鄉村欲愛(01~20)

 第一章 桃花姐的誘惑

  是夜,一輪明月高懸,將這小楊村籠罩在一層銀輝之下,樹林出傳來蟲子歡

快的叫聲,整個小山村顯得格外的寧靜。

  此時,村頭一間閃爍著燈光的瓦房之內,傳來陣陣男女交戰的哼吟聲響,可

以想像,裡面的戰鬥該是多麼的激烈。

  「輕點聲,要是被人聽到的話多不好。」屋內,傳來女人嬌媚的聲音。

  「放心吧,這個時候誰會在這裡?老子是村長,誰還敢在外面偷看不成?而

且就算偷看了,那又怎麼樣?看得到吃不到,憋死他。」男人壞笑道,用力一個

挺刺,女人一下子就直飛雲霄。

  「村長又能怎麼樣?我李大壯發誓,一定要把你老婆睡了。」一道輕哼的聲

響從瓦屋之外的窗戶那裡傳來,只是,這聲音極小,因此,在屋內正瘋狂的那對

男女並沒聽到。

  李大壯一邊說著,一邊看著屋內的情況,他身體的某個部位早已經被裡面激

烈的場面刺激的膨脹了數倍,口乾舌燥的,這個時候,要是來了個雌性動物,保

不准李大壯會立刻撲上前去。

  「哎,不看了,還是早點回去睡覺吧,再看下去,我的小弟弟都要爆炸了。」

輕歎一口氣,李大壯心裡憤憤不平,頂著襠前的帳篷,躡手躡腳的離開了這裡。

  離開了村長的家,李大壯一個人走在寂靜的小道之上。

  「哎,好逼都讓村長日了,這句話還真的一點都不假,那楊二麻子長成那死

樣子,娶個老婆竟然那麼好看,真是天道不公啊。」李大壯低聲呢喃道。

  那楊二麻子是小楊村的村長,真名叫做楊志,只是,那個傢伙滿臉的麻子,

因此,小楊村的村民在背後都叫這個傢伙為楊二麻子。

  這楊二麻子長相雖然不敢恭維,但是他那老婆方慧卻是方圓十裡之內公認的

第一美女,方慧標準的瓜子臉,身材十分好,前挺後翹的,用村子老人的話說,

就是腰細屁股大,適合生男娃,是做老婆的最佳人選。

  「也不知道楊二麻子祖墳是不是冒青煙了,竟然可以娶這麼好看的老婆。」

  李大壯氣氛的說道,心裡卻是在回想著剛才方慧跟楊二麻子在床上的風騷樣,

一時間,心中癢癢的。

  緩緩吐出一口氣,李小旺繼續走著,突然,看到身前不遠處一道亮光閃來,

閃得李大壯睜不看眼睛。

  正欲破口大駡,突然,一道酥媚入骨的聲音傳了過來。

  「李大壯,你小子都這麼晚了,怎麼還不去睡覺?在外面鬼混什麼?」

  楊桃花?聽到這聲音,李大壯就知道是誰來了,壯著膽子走上前去,笑眯眯

的說道,「桃花姐,你這麼晚不也沒睡覺麼?」

  「去你的,老娘是睡不著,所以出來透透氣,你小子出來幹什麼?」楊桃花

將手電筒關閉,瞪著李大壯說道。

  「桃花姐你睡不著出來逛,我當然也是睡不著啦。」李大壯笑眯眯的說道,

看著身前的楊桃花,心中冷笑道:我看你不是睡不著,是想男人了吧?

  據李大壯所知,楊桃花人如其名,是個水性楊花的女人,聽村子裡的二狗子

說,楊桃花跟村子裡不少的男人都有一腿,也不知道是真的假的。

  「你這個小混蛋在想什麼呢?還不給我回去。」楊桃花瞪著李大壯說道。

  「好,桃花姐,我先回去了,你也早點回去吧,在外面蚊子多。」李大壯目

光在楊桃花胸前狠狠看了一眼之後,轉身準備離開這裡。

  「大壯,你等等。」在李大壯轉身離去的時候,身後傳來楊桃花的聲音。

  「怎麼了?桃花姐?」李大壯轉身,一臉好奇的看著楊桃花。

  「你今年多大了?」楊桃花走到李大壯的面前,一臉媚笑的問道。

  「剛剛十歲,怎麼了?」感受到楊桃花眼神當中的魅惑之色,李大壯總感覺

待會會發生點什麼事情。

  「咯咯,沒想到,你竟然都十歲了。」楊桃花笑著說道,指了指李大壯隆起

的襠部,低聲說道:「大壯,你長這麼大,有沒有嘗過女人的滋味啊?」

  「這個……」聽到楊桃花這話,李大壯嘴角抽了抽,感情這個女人發浪了啊?

  「我來摸摸你那傢伙就知道你是不是真正的男人了。」見到李大壯不開口,

楊桃花微微一笑,走上前去,趁李大壯不注意,一把將李大壯褲子裡面的那玩意

抓在了手心處。

  被楊桃花這麼一抓,李大壯渾身一個機靈,他那玩意除了自己碰過之外,還

沒有什麼人碰過,現在被楊桃花這麼一抓,不知怎的,李大壯感到渾身燥熱,褲

子裡面那玩意就好像是快要爆炸似的。

  「不錯,十歲了還是個小男孩。」楊桃花見到李大壯滿臉的古怪之色,不由

得笑出聲來,小手輕輕按摩著李大壯褲子裡面的那玩意,李大壯漸漸發出聲來。

  「桃花姐,現在很晚了,我該回去了。」李大壯嘴角抽了抽,身子往後倒退

了幾步,掙脫了楊桃花小手的「折磨」。

  「咯咯,大壯,桃花姐知道你沒有嘗過女人的滋味,怎麼樣,想不想跟桃花

姐試試呢?」楊桃花看了看四周,知道現在這個時候沒有人會出現在這裡,於是

走上前去,湊到李大壯耳旁輕柔地說道。

  「桃花姐,我……」李大壯頭腦有些發蒙,看著面前的楊桃花,心裡有些躁

動不安,小心臟就好像快要跳出嗓子眼似的。

  「你什麼你?難道你覺得桃花姐我不夠漂亮,不配做你的第一個女人?」見

到李大壯臉上的猶豫之色,楊桃花不滿的說道。

  「不是。」李大壯茫然的點了點頭,說實在的,這楊桃花長得還真不錯,而

且胸前的那兩隻大白兔十分的吸引人,曾幾何時李大壯做夢的時候還跟楊桃花那

啥了呢。

  只是,當夢中的一幕真實出現的時候,李大壯卻是有些猶豫。

  「不是的話,那桃花姐今晚就讓你成為真正的男人。」說話間,楊桃花抓起

李大壯的手,往自己的胸前貼去。

  入手處,一陣柔軟的感覺傳來,李大壯感覺到渾身的血液開始沸騰了起來,

渾身有一種說不出來的奇妙感覺。

  「怎麼樣,桃花姐的胸軟吧?」楊桃花笑眯眯的說道。

  「桃花姐,我有點想睡覺了,我就先回去了。」突然,李大壯清醒了過來,

掙脫了楊桃花的手,一溜煙的離開了這裡。

  「哼,李大壯,老娘一定要把你睡了。」見到落荒而逃的李大壯,楊桃花輕

哼一聲,回想到剛才觸摸李大壯**的情景,身上的某處,也是有些濕漉漉的。

             第二章 噴血的一幕

  躡手躡腳的回到家中,此時的李大壯,回想到剛才的那一幕,心中依舊砰砰

直跳。

  「沒想到,那楊桃花真的那麼風騷,要是老子半推半就的話,還真的把自己

的第一次給交代出去了。」李大壯低罵了一句,躺在床上,閉上雙眼,腦海當中

卻是自己摸楊桃花那兩隻大白兔的場景。

  「嘖嘖,還別說,那女人的胸摸起來還真軟啊。」嘴角勾起一抹壞笑,李大

壯頂著褲子裡面的那只燒火棍,甜甜的進入到了夢鄉。

  第二天一大清早,一道甜甜的聲音將正在熟睡的李大壯叫了起來。

  「大壯,太陽都曬到屁股了,該起床了。」

  睜開朦朧睡眼,李大壯看著床邊的美麗女人,嘴角掀起一抹淡然的弧度,緩

緩起身,嘿嘿笑道:「嫂子,你怎麼這麼早就起來了啊?」

  面前的女人,是李大壯的嫂子林燕,今年二十七歲,而李大壯的大哥楊飛,

幾年前因為一場意外身亡,從此李大壯便是跟這位嫂子相依為命。

  至於李大壯,並不是楊飛的親生弟弟,而是楊飛的父母在路邊撿來的,撿到

李大壯的時候,他的胸前佩戴了一塊刻著「李」字的玉佩,因此,才給取了「李」

姓。

  雖然李大壯不是親生的,但是父母對他十分疼愛,而且還供他上學讀書,只

是,父母以及大哥去世之後,這個重擔就落到了嫂子林燕的肩膀上。

  「大壯啊,趕快起床吧,再不起來的話,飯菜都冷了。」林燕見到李大壯賴

在床上不肯起床,連忙掀開蓋在他身上的被子。

  這不掀還好,一掀被子,就看到小李大壯一柱擎天。

  林燕「啊」的一聲叫了出來,連忙捂住雙眼,漂亮的臉蛋一下子就紅了起來。

  「嫂子,你怎麼了?」見到林燕這個模樣,李大壯低下了頭,看到自己短褲

前面撐起的小帳篷,臉上有些滾燙起來。

  「沒事,你快起來吧,我先出去了。」林燕緩緩吐出一口氣,一臉認真地打

量著李大壯。

  李大壯人如其名,長得人高馬大,上身沒有穿衣服,露出那一塊塊虯結在一

起的肌肉,見到李大壯如此壯碩的身材,不知怎的,林燕感到呼吸有些急促,整

個人身上就好像是有千萬隻螞蟻在攀爬一般,感覺十分奇妙。

  「哦。」李大壯沒有發現林燕的異樣,連忙起身,穿好衣服,走了出去。

  見到李大壯的背影,林燕臉上一紅,低聲呢喃道:「我這是怎麼了?為什麼

看到大壯的身體,我的身子會有反應呢?」

  輕歎一口氣,也沒再多想,林燕走了出去。

  一番洗漱完畢,李大壯跟林燕面對面坐著,李大壯埋頭苦吃,不經意間抬起

頭,卻是看到林燕胸前露出的雪白,一時間有些心猿意馬。

  「大壯,昨晚你去哪裡了?」林燕一邊吃著東西,一邊看著面前的李大壯問

道。

  聽到這個,李大壯臉唰的一下就紅了,支支吾吾的回答道:「嫂子,我,我

昨晚沒去哪裡啊。」

  「沒去哪裡,那我怎麼昨晚看到你從外面回來呢?」林燕笑著說道,並沒有

責怪李大壯的意思。

  「我……」見到林燕這個模樣,李大壯不知道怎麼說才好了。

  「沒事了,快吃飯吧,吃完飯後,你去山上砍柴,而我,繼續去鄰村找點活

幹,你現在快要上高中了,我必須要把你的學費以及生活費湊齊啊。」林燕給李

大壯添了一碗飯,起身,對著屋內走去。

  看著林燕消瘦的背影,李大壯有些心疼,這個嫂子跟自己並沒有任何的血緣

關係,但是,卻對自己無比關懷,別看林燕現在才二十七歲,但是因為過度操勞,

她的身體已經有些支撐不住了。

  「嫂子,我一定好好念書,將來讓你過上好日子。」李大壯在心中暗暗發誓

道。

  李大壯吃完碗中的飯菜,將碗筷洗乾淨,便是背上砍柴的裝備,對著山中走

去。

  小楊村附近有一座小山,因為李大壯剛剛中考完畢,現在沒什麼事情做,因

此,每天早上都會上山砍柴,一部分留下來燒火做飯用,剩下來的一部分就賣給

專門來收購柴火的人,換一點生活費。

  從小就在山中生活著,因此,李大壯對於山中的環境十分熟悉,花了將近一

個小時的時間將柴砍好之後,便是一個人在山中瞎晃悠著。

  突然,在李大壯經過一片玉米地的時候,突然響起陣陣悉悉索索的聲音,李

大壯眉頭一皺,輕輕放下背簍,就地撿起一根木棍,走上前去。

  本來以為是哪家的小孩子在偷玉米,但是,當李大壯走近的時候,看到了讓

人噴鼻血的一幕。

  此時,透過玉米林,可以清楚地看到一男一女正糾纏在一起,兩個人都沒有

穿衣服,低吟的聲音從男女口中傳出,惹得李大壯血脈噴張。

  仔細一看,李大壯認出了那個女人,嘴角抽了抽,一臉的鄙夷之色。

  而此時,正在跟男人不斷衝撞在一起的方慧卻是緊閉著雙眼,並不知道外面

正有一雙眼睛在盯著自己。

  「嗯,再猛點吧,要我。」方慧低聲哼吟道,兩隻手纏繞在男人的虎腰之上,

身子不住的蠕動。

  「這個女人原來也是個浪貨。」李大壯低罵了一聲,嘴角掀起一抹壞笑,往

後倒退幾步,突然大聲咳嗽起來。

  聽到外面的情況,那個男人嚇了一大跳,也不顧自己還沒有完事,連忙把那

髒玩意從方慧的桃源洞之中拔出來,拿起自己的衣服來不及穿就對著玉米地深處

竄去。

  知道男人離開了這裡,李大壯這才走上前去,看到方慧正在那匆忙的穿衣服,

笑眯眯的說道:「嬸,你這是在幹什麼呢?」

  「原來是你小子啊?」見到出現的是李大壯,方慧這才松了一口氣,原本以

為是家中那死鬼捉姦來了,慌忙之下,都沒有盡興。

  「是我啊,呵呵,嬸,你以為是誰來了呢?」李大壯笑眯眯的說道,目光肆

無忌憚的在方慧身上露出來的大片風光上掃來掃去,褲子裡面那玩意早已經變得

驕傲起來。

  「沒什麼,大壯,你過來。」方慧突然停止了穿衣服,勾了勾手指,示意讓

李大壯過去。

             第三章 親密的接觸

  看到方慧對自己勾手指,而且滿臉的魅惑之色,李大壯的臉色有些變化,回

想到剛才方慧跟那個陌生男人瘋狂的纏綿在一起,心裡砰砰直跳,走上前去,傻

乎乎的看著面前故意露出大片風光的方慧。

  「大壯,你怎麼來到這裡了?」方慧站起身來,走到李大壯的身前,手上拿

著一件衣服,只是裹住了胸前的兩點蓓蕾,那剩餘雪白的半球被李大壯看了個精

光。

  要不是李大壯強忍著的話,估計忍不住就要撲上去了。

  看到李大壯不回答自己,而是將目光直勾勾的盯著自己胸前,方慧故作嗔怒

的看著李大壯,說道:「李大壯,你再這樣看著老娘,老娘非要挖了你的眼珠子

不可。」

  「這個……」聽到方慧的怒吼,李大壯這才清醒過來,看著身前方慧臉上的

怒色,尷尬的說道:「嬸,你剛才說什麼?我沒聽到。」

  聽到李大壯這話,方慧白了她一眼,心想:你當然沒聽見了,剛才只知道看

老娘的那裡,你能聽到什麼?

  「沒什麼,大壯,我只是想問你,你怎麼來這裡了?」方慧迅速轉換話題問

道。

  「我來山上砍柴,賣掉換點錢。」李大壯老實回答道,看著面前的方慧沒有

穿衣服的意思,心裡卻是在不斷猜測著什麼。

  這女人,不會打算在這裡把我就地正法了吧?要是在這裡把我就地正法的話,

那我是從還是不從呢?

  在李大壯這樣想著的時候,方慧卻是突然湊上前來,對著李大壯的耳朵吹著

熱氣,一臉曖昧地說道:「大壯,你剛才看到了什麼沒有?」

  「沒有啊,嬸,我來這裡的時候,就看到你一個人在這裡,沒看到其他的什

麼人。」李大壯眼珠子轉了轉,十分機靈地回答道。

  「哦?你既然什麼都沒看到的話,那為什麼你的老二會那麼威武呢?」方慧

低下了頭,指了指李大壯隆起的襠部,冷笑道。

  「這個……」李大壯嘴角抽了抽,指了指方慧,說道:「那是因為嬸你的身

體太好看了,看著看著,我就有反應了。」

  「噗嗤。」聽到李大壯這似是而非的回答,方慧噗嗤一聲笑了出來,說道:

「好了,你這個小鬼頭還挺聰明的,不過,剛才不管你看到了什麼,可千萬不要

跟任何人說哦,知道麼?」

  「我知道,嬸,您也知道,我不是個喜歡嚼舌頭根的人,而且,我剛才真的

什麼都沒看到啊。」李大壯笑眯眯的說道,目光卻是肆無忌憚的看著方慧胸前露

出的大片雪白。

  「大壯,以後你就別叫我嬸了,都把我叫老了,我今年才二十五歲呢。」方

慧上下打量了一番李大壯,健碩的身子,再加上那昂起頭的小李大壯,不知怎的,

剛才那種渾身燥熱的感覺再次傳遍全身,一時間,方慧感到渾身酥癢難忍。

  「我不叫你嬸,那叫你什麼呢?」李大壯問道,看到方慧滿臉的羞紅,心裡

有一種奇妙的感覺。

  「我只比你大幾歲,你還是叫我方姐吧。」方慧喘著粗氣說道,心裡卻是有

些怨念。

  當時,因為自己家裡太窮,沒辦法,父母把她嫁給了比她大快二十歲的楊二

麻子,當洞房那晚,見到楊二麻子那挫樣,當時差點都吐了。

  雖然為此事哭了好幾天,但是,方慧只得認命,只是,從此之後,為了尋求

男人的刺激,她也是在閒暇時候,跟不少的漢子有那麼一腿。

  今天,本來是自己跟鄰村的張老六在玉米地裡做好事,但是被李大壯撞見了,

好事沒做成,還擔心李大壯會跟楊二麻子打小報告。

  「好,那我就叫你方姐吧,我也感覺叫你嬸會把你叫老。」李大壯笑眯眯的

說道,看著面前擁有漂亮臉蛋的方慧,暗自為她感到惋惜。

  在李大壯看來,方慧嫁給楊二麻子,那真的是一朵鮮花插在了牛糞上。

  「咯咯,那我也叫你大壯弟弟吧,我感覺你跟我弟弟差不多大。」方慧點了

點頭,雙眼直勾勾的看著李大壯,就好像要把他吃了一般。

  「好啊,有方姐你這麼好看的姐,也算是我的造化啊。」心裡十分得意,李

大壯知道,通過這次的事情,自己跟方慧的關係進了一步,以後如果有機會的話,

倒是能夠把這個女人給辦了。

  在李大壯這樣想的時候,突然,方慧走上前來,也不知道是有意無意,胸前

的半球跟李大壯的胳膊來了個親密的接觸。

  李大壯心中一個機靈,心跳砰砰直跳,盯著方慧那露出來的半球,眼睛就再

也離不開了。

  「媽的,這個女人真是太有誘惑力了,我快忍不住了。」李大壯深吸一口氣,

腦海當中有著瞬間的短路。

  「大壯,你怎麼了?不舒服麼?」見到李大壯那模樣,方慧好奇地問道,伸

出一截雪藕般的皓腕,攤在了李大壯的額頭上。

  「大壯,你臉上怎麼這麼燙?是不舒服麼?」方慧睜大眼睛問道,胸前的嬌

挺時不時的觸碰著李大壯的手臂。

  不舒服,當然不舒服了,面前出現個漂亮女人,自己不敢動,怎麼會舒服呢?

李大壯心中嘀咕道。

  「大壯,你要是不舒服的話,還是在玉米地裡休息會吧。」方慧睜大了眼睛,

看著身前的李大壯,心裡卻是有種恨鐵不成剛的感覺,自己的意圖這麼明顯了,

你這個小子怎麼就不知道開竅呢?

  這樣想著,方慧拉著李大壯的往玉米地深處走去,突然,不知道絆到了什麼

東西,身子一歪,連同李大壯一起倒在了玉米地上。

  然後,二人以一種十分曖昧的姿勢倒在地上,李大壯壓在方慧的身上,入手

處,是兩隻軟綿綿的東西,李大壯抓了抓,手感還十分的舒服。

  在李大壯細細品味這種感覺的時候,突然抬起頭,就看到方慧臉色緋紅的被

自己壓在身下,氣息有些粗重。

  「方姐,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李大壯似乎意識到了什麼,準備爬起身

來。

  但,就在此時,兩條手臂纏住了李大壯的脖子,一股柔力將李大壯的腦袋按

在了那兩隻雪白而粉嫩的嬌乳之上。

  「大壯弟弟,方姐想試試你那大玩意有多麼厲害。」方慧嬌吟的聲響傳來,

刺激著李大壯的神經。

  咕咚,李大壯咽了一口口水,雙眼通紅,沉吟了片刻,便是對著那兩隻大白

兔咬了上去。

第四章 叔嫂之情

  一番瘋狂之後,李大壯暈暈乎乎就把自己的第一次交代了出去,雖然還沒有

仔細體會到女人的滋味就把體內的精華釋放出來了,但是,李大壯卻是覺得值了。

  至少自己將夢寐以求的楊二麻子的漂亮老婆給上了。

  有些沾沾自喜,看著身下滿臉滿足之色的方慧,李大壯笑眯眯的說道:「惠

姐,進入你的身體感覺真舒服,以前從來沒有這樣的感覺。」

  「是麼?大壯弟弟,那以後你可要多找方姐我哦,沒想到你人小鬼大,那玩

意比楊二麻子那倒楣玩意大上一倍不止,我剛才都快飛上天了。」方慧舔舔嘴唇,

一臉回味的說道。

  「方姐,我們還是離開這裡吧,不然的話,被人看到了的話,多不好啊。」

  李大壯看了看四周,雖然這裡很少有人經過,但保不准會有第二個李大壯不

小心經過這裡,要是被看到的話,那就完蛋了。

  「好,我們走吧。」方慧起身,在李大壯褲襠前面抓了一把之後,這才滿足

的離開了這裡。

  見到方慧遠去的身影,李大壯嘿嘿直笑,將倒下的大片玉米扶了起來,等看

不見方慧的身影了,李大壯這才背著柴火離開了這裡。

  往山下走去的李大壯,雖然剛才跟方慧的大戰耗費了不少的體力,但他整個

人精神抖擻,渾身有一種說不出來的舒爽感覺。

  「原來進入女人的身體是那種感覺,嘿嘿,現在我也成為了男人。」李大壯

滿心歡喜的回到了家中。

  今天的李大壯,比以往要早一些回家,本來以為嫂子林燕這個時候沒有回來,

李大壯打算回家的時候先把飯做好,好讓忙完一天的嫂子吃上一口熱飯,然後好

好休息一番。

  但是,當李大壯出現在門口的時候,聽力極好的他,突然聽到屋內傳來一陣

女人的哼吟聲響,如今的李大壯,對女人這種聲音已經是見怪不怪了,但是,在

自己家裡聽到這種聲音還是第一次。

  「怎麼回事?」李大壯輕輕放下柴火,走進屋內,順著聲音了過去。

  「嫂子?」當出現在嫂子林燕房門前的時候,李大壯臉色有些變化,但是,

那裡面的聲音實在是太銷魂了,在一種無形的趨勢之下,李大壯邁開了腳步,湊

到了嫂子林燕的房門前。

  此時的房門是半掩著的,因此,李大壯嫂子房內的情況看的一清二楚,此時,

林燕身上一絲不掛,一隻手在胸前的兩隻雪峰上輕輕揉捏著,而另外一隻手,伸

進了那黑色的三角地帶,兩隻手不斷地遊走。

  林燕仰起頭,嘴巴微張著,陣陣哼吟聲響不住的傳來,看那臉上的表情,十

分的滿足。

  咕咚一聲,李大壯咽了一口口水,此時的他雖然很想移開步子,但是無論如

何,就是邁不開來,心跳加速,李大壯感覺自己的心都快要跳出嗓子眼了。

  在李大壯眼睛盯著那在自行解決的林燕之時,林燕手上的動作也是越來越快,

聲音也是越來越大,李大壯感覺腦袋一陣嗡然聲響,手不知怎麼回事,碰到了房

門,房門嘎吱一下就被打開了。

  頓時,林燕猛地驚醒過來,看到門外的李大壯,臉色一下子就紅了起來。

  「大壯,我……」看著面無表情的李大壯,林燕猛地拿起一件衣服,把自己

身上的私密之處遮掩了起來。

  咬咬牙,李大壯沒有說什麼,輕輕關上房門,離開了這裡,對著他自己的房

間走去。

  此時,房間之內,只剩下林燕一個人站在那裡,臉上的淚水不斷地留下。

  離開了林燕的房間,李大壯直接對著自己的房間走去,一個人漫無心思的躺

在床上,回想著剛才的一幕,小李大壯也是不爭氣的昂起了頭。

  初中的時候,李大壯上過生理課,知道男人女人到一定的年齡,都有那方面

的需要。

  對於嫂子之前的舉動,李大壯倒覺得沒什麼,畢竟自己的哥哥已經離開了好

幾年,沒有男人的滋潤,嫂子這樣的舉動也很正常。

  只是,自己看到了嫂子一個人在房子裡面做那事,以後自己哪有臉面對嫂子

呢?

  在李大壯胡思亂想的時候,房門嘎吱一聲,被打開了,林燕一臉平靜的走了

進來。

  「大壯,柴砍完了麼?」林燕呡著唇說道。

  「砍完了,都在外面。」李大壯深吸一口氣,瞥了一眼林燕,就把腦袋別過

去了。

  「大壯,剛才你都看到了吧?是不是覺得嫂子是個不要臉的女人?」林燕眼

含淚水,看著不理會自己的李大壯,心中一時間有些委屈了起來。

  「嫂子,別這樣說。」李大壯起身,看著滿臉委屈的嫂子,十分心疼,溫柔

的拭去林燕臉頰的淚水,看著嫂子漂亮的臉蛋,一時間,有種心動的感覺。

  聽到李大壯這話,林燕眼淚如斷線的珍珠,滴落了下來。

  將林燕攬在懷中,李大壯湊在她的耳旁,吹著熱氣,說道:「嫂子,你真美,

你要不是我的嫂子多好。」

  聽出了李大壯話中的個人意味,林燕先是一愣,迅速睜開李大壯的懷抱,說

道:「大壯,我是你的嫂子。」

  「不要,我不要你做我的嫂子,我要你做我的女人。」李大壯大聲吼道,突

然就像是瘋了一眼將林燕攬在懷中,兩隻手肆意的在林燕身上不斷地遊動著。

  對於李大壯突如其來的變化,林燕有些措手不及,只是,對方的力氣太大,

無論如何都掙脫不開。

  其實,林燕不知道的是,很早之前,李大壯就對她有了那種超越叔叔與嫂子

之間的感情,只是,之前一直都在壓抑著,直到剛才,才表露出了真情。

  「大壯,不要這樣,我是你的嫂子。」林燕低聲吼道,但此時的李大壯,已

經被欲望沖昏了頭腦,他不想嫂子再飽受孤獨了,他想好好撫慰一下嫂子孤獨的

心靈。

  對於李大壯的瘋狂,林燕有些措手不及,不斷地掙扎著,突然,一隻手甩去,

在李大壯的臉上留下了一道清晰的巴掌印。

  在這一巴掌之下,李大壯猛地清醒,鬆開林燕,看著身前在自己的暴力之下

衣衫襤褸的林燕,一時間,有些懵了。

  「大壯,你累了,休息一會吧,我去給你做飯。」林燕看了一眼已經清醒的

李大壯,轉身,離開了這裡。

              第五章 楊柳兒

  李大壯不是個喜歡亂來的人,雖然自己很喜歡嫂子,但是,卻一直把這份情

放在心中,直到自己見到房間之內的那一幕。

  知道嫂子心中的苦,知道嫂子內心的煎熬,知道嫂子為了自己才一直陪在自

己的身邊,想到這些,李大壯感到心中一疼,眼睛當中蒙上了一層不爭氣的霧水。

  良久,李大壯才從自責當中清醒過來,他暗自決定,自己一定要好好學習,

將來找到一份好工作,然後給嫂子美好的生活。

  想到這裡,李大壯心裡才舒服一些,心中考慮著待會要不要跟嫂子道歉。

  咚咚!

  房門再一次響了起來,門外傳來林燕的聲音:「大壯,晚飯做好了,快來吃

吧。」

  「來了。」李大壯應道,從床上起身,深吸了好幾口氣,臉上露出一抹勉強

的笑容,走了出去。

  打開房門,看到林燕像個沒事人一樣站在飯桌前給自己盛著飯,李大壯心中

一暖,連忙走上前去,接過林燕手上的飯碗,說道:「嫂子,你忙了一天了,還

是我來幫你吧。」

  見到李大壯的改變,林燕坐在了椅子上,看著李大壯一臉認真的給自己盛著

飯,想到之前在李大壯房間之內的那一幕,心裡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

  飯桌上,二人默默吃著飯,誰都沒有先開口。

  「大壯,你多吃點吧,你現在正是長身體的時候。」林燕一邊給李大壯夾菜,

一邊說道。

  「嫂子,你也要多吃點,你每天那麼辛苦。」李大壯也給林燕夾菜,臉上露

出一抹溫柔的笑意。

  李大壯悶頭吃著飯,突然,抬起頭,看著林燕,沉吟片刻,突然說道:「嫂

子,你有沒有想過改嫁呢?」

  「我……」聽到這話,林燕一時間,不知道怎麼說好了。

  「嫂子,你先不要說話,聽我說完。」李大壯一邊吃著飯,一邊說道:「嫂

子,我哥哥去世這麼些年了,我知道你跟哥哥的感情好,但畢竟他現在已經不在

了,而我跟你,沒有任何的血緣關係,你大可不必因為我這個拖油瓶而葬送了你

未來的幸福。」

  見到林燕不再說話,李大壯苦笑道:「嫂子,我很喜歡你,可是,我並不能

給你幸福,反而會拖累你。我現在長大了,可以自力更生了,所以,你完全可以

尋找自己的幸福,而我,會祝福你的。」

  聽到李大壯一大串的真情流露,林燕沒有說任何話,但眼淚卻是不爭氣的掉

了下來,擦了擦眼淚,一臉認真地看著李大壯,說道:「大壯,你說錯了,嫂子

已經把你當成了家人,無論跟你有沒有血緣關係,我們都生活了那麼多年,所以,

我不會拋棄你的。」

  「嫂子,不要說了,我說錯話了還不行麼?」見到林燕梨花帶雨的模樣,李

大壯心疼的說道,走上前去,擦了擦林燕臉上的淚水,將她抱在懷中,叔嫂二人

一時間泣不成聲。

  「好了,大壯,什麼都不要說了,你現在年齡還小,讀書最重要,我是你的

嫂子,為你做的那些是應該的,至於你說喜歡我,要我,但現在還沒到時候,等

你在長大了些,我會給你的。」林燕羞澀的說道,嘴角勾起一抹幸福的微笑。

  「嫂子,我一定會讓你過上好生活的。」聽到了林燕的話,李大壯心中一暖,

心中下定決心一定要闖出一番事業來。

  晚飯過後,李大壯並沒有像往常一樣,去楊二麻子家偷看他跟方慧的好事,

而是在洗完澡之後,隻身一人對著村頭小河邊走去。

  看著波光粼粼的水面,聽著蟲鳴聲響,李大壯有些雜亂的思緒得到了片刻的

安寧。

  緩緩吐出一口氣,李大壯坐在了岸邊,閉上雙眼,安靜的享受著內心的平靜。

  噗通!

  一道石子落水的聲音打破了李大壯的沉思,水滴濺到他的臉上。

  李大壯迅速睜開雙眼,就著月光,看到不遠處一道熟悉的身影正往這邊走來。

  「大壯哥,你怎麼這麼晚了還不睡覺,一個人來這裡幹什麼呀?」空靈的聲

音自女孩口中傳來,在月光的照耀下,李大壯看清了對方的臉。

  那是一張標準的瓜子臉,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十分有神,女孩雖然穿著樸素,

但卻有一種別樣的氣質。

  這個女孩子正是村長楊二麻子的女兒,楊柳兒。

  雖然那楊二麻子長得其貌不揚,但是楊柳兒卻是個水靈的女孩,當然,楊二

麻子現在的老婆方慧並不是楊柳兒的親媽,而是楊二麻子正房妻子死後,重新找

的。

  農村就是這樣,男人喪偶,可以再娶,女人喪偶再嫁的話,就會飽受爭議。

  「柳兒,你不也沒有睡覺麼?」李大壯笑眯眯的說道,面前的楊柳兒比李大

壯小一歲,從小就喜歡跟在李大壯屁股後面玩,兩個人可以說從小就是青梅竹馬。

  只是,楊二麻子那老混蛋不喜歡讓楊柳兒跟自己玩,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

李大壯才討厭楊二麻子。

  「嘻嘻,我是剛放假,在家裡睡不著,所以出來逛逛啊,沒想到碰到了大壯

哥你。」楊柳兒笑眯眯的說道,坐在了李大壯的身旁,漂亮的眼睛彎成了月牙狀,

露出兩顆可愛的小虎牙,十分的可愛。

  「你這個小妮子,當心你爹知道我們在一起玩,回去又要說你了。」李大壯

笑著說道,看著身旁的楊柳兒。

  雖然楊柳兒現在才十七歲,但是,胸前那兩隻小白兔發育的堪稱完美,李大

壯覺得自己一隻手都很難握住。

  今晚的楊柳兒穿的是一件簡單的v領衣服,那兩隻可愛的小白兔以及中間深

深的溝壑展露無遺。

  李大壯看著那裡,一時間有些心猿意馬。

  「大壯哥,你再看什麼呢?」感受到李大壯的目光,楊柳兒有些不好意思的

說道,臉頰滾燙。

  「沒什麼,我看到柳兒你這麼好看,有些想入非非了。」李大壯嘿嘿笑道。

  「哼,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