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雨江南情 (第一章 之 1~3)

第一章 畢業前夕 之一

                 1、夏山如碧煙動綠波南城有佳人

  江南水鄉,南城的煙雨的確是美麗。清晨的煙霧繚繞,伴隨著清風,猶如仙

境。不管是空氣,亦或是光景,眼下盛夏的南城不愧為江南最美的地段。好比在

耀眼的陽光下,一個若隱若現的半裸少女,勾人心魄,攝人心魂。

    而南城人文景色最美,那肯定是南城大學當之無愧。不僅是那結合自然風光

建設的校園風景,亦或是盛夏穿著清涼的學妹學姐,那真是讓人流連忘返,痛快

淋漓。

  校園北面的湖心亭中,一個少女默默的坐在那低頭輕聲背誦著什麼,神色上

卻顯得有點心不在焉。她叫蘇婷,文學院大四的學生。雖然不是什麼校花級美女,

但是長相清秀,氣質脫俗,也可謂是當之無愧的美女,更加出奇的是,直至大四,

這位美女卻是沒有在學校與男生又過什麼人言的交集,雖然追求的男生可能排出

校外直至市區。

  「蘇婷,又在這呀!」一個聲音過來,把正在低頭的蘇婷嚇了一顫。

    蘇婷回頭,一個長相帥氣陽光,卻帶著些紈絝氣息的少男印入眼前。蘇婷知

道他叫王陽,家裡關係很硬,父親是本市市委書記,母親也是常委,標準的官二

代。生性風流,可卻因為長相帥氣,瀟灑陽光,侵害了不少無知少女,可是仍然

有些不知所以的花癡女生自己送上前去。

    最近,在電商學員的這個王陽,偶然在食堂遇到了這個脫俗的蘇婷,立馬被

吸引住了,自己玩了那麼多學生妹,可是沒一個有這樣清新脫俗的女孩,怎能不

心動。於是,這個風流的王陽,立馬四處打聽,得知是文學院的後,詢問跟蹤以

及能動用的一切資源,摸清了蘇婷的生活習性展開了瘋狂的追求。

  「嗯……」蘇婷定了定神,看了一眼王陽,又低頭看向了自己的書本。

  「在看什麼呢?」

  蘇婷卻沒有回答,蘇婷雖然不瞭解這個男生,但是那副氣質給她的感覺並不

好,她不喜歡那種動不動就興師動眾的追求。

  「中國文學史!難怪你這麼脫俗,現在的女生,能靜心的讀讀文學史料,真

是難得呀!」

    不得不說王陽是個情場老手,一番誇讚卻沒半點獻媚,說得是那麼自然。王

陽自以為自己的談吐能惹得蘇婷動色,可不料突然合上書本,起身說了句,「這

是必修。」轉身離去……

  王陽一臉無奈,卻又定了定神,這個女孩自己一定要搞到手!

                       2、心有故情難忘怎奈何

  「嗖」的一聲,籃球準確的入網,空心球。

  「帥!」李明感歎道,「老秦呀,你的球技可是越來越好了!」

  「呵呵,運氣而已!」

  秦風也是文學院中文系的大四學生,都說文學系運動不行,可是這個秦風卻

帶領文學系籃球隊,拿了連續兩年的全校籃球冠軍。

    雖不能說是他一個人的功勞,但是卻是公認的核心,也是精神領袖。雖然身

系巨大榮耀,卻是一副謙虛的性格,沒人說他虛偽,畢竟秦風是真的低調謙遜。

  「今天就到這吧!李明,走吃飯去了。」

    秦風看了看天色,正午烈日,不用看表也知道十二點左右了。大四的日子雖

忙也閑,沒課的日子就打打球,秦風可不怕畢業論文之類的,他的成績還是中文

系挺突出的。

  「好呀!三食堂,我來了!」李明大喊道。

  這個瘋子,為了那女孩吃飯積極成什麼樣子了!秦風無奈的想。

    這李明整一個悶騷男,沒有一點北方男子的憨厚氣質。不過那食堂打工的妹

子也的確長相清秀,據說是電商學員的學生,成績優異可家裡條件不怎麼好,於

是在食堂勤工儉學,在三食堂的視窗幫食堂阿姨打飯。

    自從李明發現了這個女孩,這就天天拉著秦風去三食堂吃飯了,一餐這貨要

打兩次飯,據李明的話來說,就是撐著也幸福。這個女孩也是發現了李明,見到

裡面也會露出清甜的微笑,更是讓李明激動不已。

  「喜歡就去追嘛,何必每天撐的跟豬一樣,還整天吃三食堂,都膩成狗了

……」秦風邊走邊抱怨。

  「你知道什麼,直接去追必定唐突佳人,我這叫混熟臉,讓她心裡有我!」

李明不屑道。

  「得了吧你,要下手就趕快。佳人打飯,那條隊伍排成什麼樣子了。別你還

沒混熟,就被別人本壘了!哈哈!」

    秦風雖說是打趣,倒也是事實,得知這麼清純的打飯妹,也是真多人爭相去

相識,盼望相知。

  「你妹,你這不詛咒兄弟麼?給你找個漂亮大嫂,還不好呀!你要為了哥的

幸福而祝福!」李明罵道。

  「那就趕緊的,呆會我去幫你問號碼,晚上就約出來辦了!哈哈!」

  說著說著,兩人就到了三食堂。兩人來得早,食堂還沒多少人,遙看那打飯

妹已經在視窗嫋嫋站立著了。李明這貨看著美女,飄飄悠悠就徑直的走了過去。

這個白癡,這形象人家能看上你不?秦風看著李明六神無主的走過去,心裡無奈

的想著,自己卻先去了飲料視窗買了瓶飲料止渴。

  「就打好了?」秦風看到李明端著飯盆走了過來,「你先找地坐吧。」李明

也不回答,掛著一臉癡呆的傻笑仍然飄悠著走向了桌位。

  「嘿,美女,給我打八毛。」秦風走過去,微笑著對打飯妹道。

    第一次仔細去看,這妹子的確是清秀,齊耳短髮,前劉海巧妙的卷了一絲。

平心而論,雖和「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的形象有距離,但膚色白皙,身材姚嫋,

五官端正而顯得秀氣,恰是清水偶出芙蓉。

    女孩一擡頭,秦風感到她身上散發出一種妙不可言的溫柔氣息,心神也是一

抖。「你們打球的才吃八毛呀?」

  「你怎麼知道我打球?我中午吃得不多,一般晚上吃得多。」」風疑問的回

答。

  「那可不好,你沒聽俗話說『早上吃好,中午吃飽,晚上吃少』嗎?你這樣

對身體可不好。」女孩把打好飯的飯盆遞給秦風邊說。

  「額,謝謝!對了,美女你叫什麼名字呀?」秦風端著飯盆,微笑著問。

  「我叫林慕佳,愛慕的慕,佳人的佳。我知道你叫秦風!我看過你們球隊的

比賽!」林幕佳婉約的笑道,不會顯得撫媚,好似周圍有一股清新的空氣。

  「我有個朋友想認識你,方便留個手機號之類的給我嗎?」秦風問。

  「手機就不給了,給你我的QQ,你記下:2323232323。你的呢?」

林幕佳拿出了手機,問道。秦風邊說,她也記下了。

  「那我走了哦,你忙。」秦風招手。

  「再見。」

  秦風走過李明那坐了下來。

  「還發傻呀,趕緊吃飯。」秦風罵道。

  「你剛跟她說什麼呢?該不會是你也看上她了吧,你可別跟兄弟搶女人啊!」

李明有些著急。

  「給,你女神的QQ號,她叫林幕佳。我才沒心情跟你搶女人,雖然長得不

錯,離我的標準還是有些距離的。」

    秦風不是沒談過戀愛,只是大二跟前女友分手後,覺得女人都是虛榮的動物,

因為得知秦風家是一個工薪家庭後,毅然跟秦風分手,選擇了校外的一個富二代,

書也不讀了。以至於秦風覺得漂亮的女人都虛弱,都貪財,也就兩年沒談女朋友,

雖然他的名頭經常收到情書。

  「切,你是性冷淡,當然不喜歡女神了。我可是個正常男人,想女人也是正

常的,反正你別跟我搶。」李明打趣道。

  「懶得理你。」秦風不想多解釋什麼,兩年前的傷太重了,他不敢去觸碰。

  飯後,兩人回到宿舍。李明這小子就迫不及待的坐在電腦邊,想在網路跟女

孩來一次親密的邂逅。秦風可不管那麼多,自己爬上鋪位,準備午覺了。

                     3、淫聲細語盡繪夏日春情

  話分兩頭說,王陽鬱悶的吃完飯,心情越是不爽,跑來蘇婷經常吃飯的食堂

也是沒有碰見。

    王陽想到那脫俗的蘇婷,不知道裸體在自己身下到底是什麼樣子,心裡一陣

幻想,小腹一陣烈火。光是想想就不得了,要是真的搞上,自己會不會精盡人亡?

雖然自己是想上她,但是真的很喜歡這個高冷的仙女。

  不知不覺中,回到了自己在校外租的公寓。因為經常帶女生出去過夜,經常

開房,所以自己租了個公寓劃得來。

  「王陽,你回來了呀!我等你半天了!」

    當王陽低著頭沈思著走到自己公寓門口的時候,一個女聲叫響了。王陽,擡

頭一看,原來是上個月搞定的文旅學員的一個大一學妹,叫劉洋,也倒是挺清純

的,當時也是讓自己在她身上射了不少自己的精華。而這個女孩對自己是死心塌

地,到底是個大一學妹,心思單純,自己多幾句甜言蜜語,送幾束鮮花,就把自

己交出來了,關鍵還是個處女。

  「你怎麼來了,為什麼不打電話給我!」王陽還是挺喜歡她的,走過去揉住

劉洋,親切的問,「想我了?吃了飯沒?」

  「吃過了,兩天沒見你,你也不來找我,是不是不喜歡我了,有其他人了?」

劉洋靠著王陽的肩膀,像個小女人捶打著王陽,撒嬌道。

  「不是的,這兩天班裡有點事,課又多,沒時間找你,別生氣哦!」王陽撫

摸著她的頭髮,解釋道。

  「嗯,我猜就是你忙,也沒敢打電話打擾你。」

  「嗯,我的洋洋最懂事了。」王陽低頭親了親劉洋,「我們進去吧,站在門

口幹什麼?」

  王陽打開門,兩人進去,「要不要喝點什麼?」王陽問道。

  「不用,我不渴。」

  「嗯,我想睡會,要不要一起?」王陽摸了摸自己小腹,心裡憋著一團火,

看來可以燒完它了。

  「討厭……」嘴裡雖然說討厭,身體卻貼上了王陽,用行動告訴王陽自己想。

  王陽一把抱起瘦弱的劉洋,走進了臥室。

  「想不想?」王陽把劉洋丟在了床上,貼著她的耳朵邊咬邊問。

    劉洋這時臉已經紅得不得了了,雖然跟王陽有多次關係,還是放不太開,畢

竟還是個剛成女人的女孩。

    王陽看到劉洋已經開始難為情的嬌哼,起身把自己衣服脫去,剩了條內褲俯

身吻上劉洋的櫻桃小嘴,手不停歇,伸手進入她的T恤,找到劉洋小胸罩的扣子,

單手熟練的一撥,再抽出手伸到前面,伸入她嬌小卻不失肉感的右乳上,立馬就

聽到劉洋悶哼一聲。

  王陽知道她經驗不多,破處還沒到一個月,反應挺快,自己稍微挑逗下她就

開始嬌聲連連受不了,立馬伸手出來,掀起劉洋的齊膝短裙,伸手進了去。

  王陽靈活的手指剛碰到劉洋的大腿內側,「嗯」的一聲,劉洋就緊緊地抱住

他,臀部開始扭動起來。王陽的手發指頗有經驗的一點一點的爬到內褲的邊緣,

這一摸,發現內褲已經有些濕了,於是把食指頂住劉洋內褲中間,一下一下的勾

動。

  「陽……哥……不……不要……」這時,劉洋的反應已經開始強烈起來,嘴

角流出些許唾液,眼睛緊閉,口中輕吟的叫著。

  王陽聽到這嬌吟,小腹的火越發猛烈,左手一把掀起劉洋衣服,連同胸罩一

起掀了起來,這時劉洋那對可愛嬌嫩的乳房立馬暴露在空氣中,胸部不大卻不失

飽滿,堅挺挺的尖尖角那顆粉色的小頭驕傲的擡起來頭,惹得王陽低頭一口含住

右邊,而左手不留空閒的抓上左邊的肉團,用食指和拇指輕輕的揉捏著那可愛的

乳頭。

  「別……我……我難……難受……」

    劉洋被王陽挑逗得不要不要的,身體不斷扭動,卻是把自己腰部的曲線性感

的動作起來,這下磨蹭得王陽早已堅挺的下身更加膨脹。

    王陽這時也沒什麼心情挑逗下去,還是直奔主題為妙,於是抽出手托起劉洋

的小巧嬌臀,把下身最後的屏障一把扒了下來,順手也把自己的內褲除去,把劉

洋的裙子掀到肚皮上,讓劉洋整個下身暴露在自己眼前。王陽伸手從那萋萋芳草

摸了過去,中指從芳草下的陰蒂上點將過去。

    劉洋身體一顫,陰道口緊緊的一縮,些許淫水隨即慢慢的流出了一些。王陽

中指繼續下去,濕潤的觸感隨即而來,迎合著這濕潤,王陽的中指順勢滑進了兩

片細小粉嫩且微微張開的陰唇中,然後稍稍用力,頂入了那緊湊的穴裡。

  「啊……」這時,劉洋一直禁閉嬌聲輕哼的小嘴大張開來,終於大聲的嬌吟

一聲。王陽得到指令,手指更是深入進去探索,陰道內壁緊緊的擠壓著手指,卻

又不失濕滑。

  「親親,要不要哥哥來愛你?」王陽的嘴巴離開了劉洋嬌豔的乳頭,輕聲的

問道,這聲音,不明王陽的人絕對以為他是個溫柔的男人。

  「嗯……嗯……哥……哥哥……愛我……愛我……」

    劉洋在情迷意亂中,身軀早已開始配合著王陽的動作而動作,嬌臀輕擡而去

貼住王陽下身的火熱。

  王陽也已經饑渴難耐,用手扶住下身堅硬的陽具,向那濕潤的幽徑頂過去。

一頂,卻是沒有進去,又是惹得劉洋嗯的一聲淫叫。下身如此緊湊,王陽很是滿

意,他用手撥開劉洋的陰唇,繼續用手扶住雞巴,對準細小的入口,這次更加用

力,一下子進去一半。

  「啊……哥……我要……慢……慢點……」

  王陽聽著劉洋更加放開了點的淫聲,憋了一上午的火逾燒逾旺,完全不再憐

香惜玉,丟棄了剛才裝模作樣的溫柔,雙手用力一抓一對嬌乳,屁股一挺一挺不

控制自己而開始快速抽動。

  「哥……老公……慢……我痛……」劉洋被這一頓抽插,屁股往後稍微後縮

了些,看起來真的被王陽的快速弄痛了些。

    王陽當然也感覺到了,可他這時哪管得了那麼多,一手抓住她一半屁股用力

的跟著抽動往自己這邊推擠。快速的抽插,帶出的液體越來越多,帶來的舒適感

也越來越強,劉洋也開始沒有疼痛,代之而來的是一波一波的酥麻感覺,直叫劉

洋接近痙攣。

  一會功夫,王陽就因為快速的抽插有些控制不住了。於是,伸手拉起劉洋轉

了個身,讓劉洋趴在床上,屁股高高的擡起顯得更加翹挺,於是一下盡根沒入。

  「啊……」的一聲,劉洋繼而一陣酥麻,屁股很配合的迎合著王陽彎彎的雞

巴。最原始的姿勢,帶給兩人最大的快感,王陽長期淫靡的生活帶來的後果就是

不再持久,沒幾分鐘功夫,就再也把持不住,雙手離開劉洋的嬌臀,從後面握住

吊在空中搖曳著的雙乳,身體一壓,把劉洋壓倒在床上,快速的進行射精前的馳

騁。

  「……哥……給……給我……嗯……」劉洋側著頭喘息著,雙手抓著床上的

空調被,開始求饒,她感覺到前所未有的猛烈,也知道可能自己的男朋友快要來

了,盡自己的可能把屁股翹起來,讓王陽的陰莖盡可能的觸碰到自己花莖的最深

處。

  「哼……」王陽一聲悶哼,終於爆發出來,劉洋立刻感覺到自己陰道內一陣

滾燙迎來,酥麻的感覺被一陣暖流侵襲,立馬欲仙欲死,差點昏厥過去。

    王陽射完後,身體也軟綿綿的焉在了劉洋身上。

  「舒服嗎?」王陽在劉洋耳邊問道。

  「嗯……今天你怎麼那麼厲害,都弄痛人家了。」劉洋還有些喘息。

  「嗯……」話沒說完,王陽就開始輕聲的呼嚕起來。

    劉洋轉頭一看,也閉上雙眼,任由王陽已經軟了的雞巴以及精液停留在自己

的身體,感受著自己的幸福進入夢中。

     第一章 畢業前夕 之二

  

                          1、夜裡無端窺春情

  盛夏的深夜有人喜歡,有人討厭。喜歡的是那炎熱了一天後的絲絲清涼,厭

的是那煩人的蚊蟲,不斷的打擾在幽暗處膩著的情侶。

    可對於秦風這樣的人,也就談不上喜不喜歡,自己沒女朋友,晚上活動也是

無聊,要麼在圖書館看看書,或是在宿舍跟李明這些混蛋擼LOL。

  「喂,老李呀,什麼事?」原來是李明打來了電話,「剛吃完飯,溜達溜達

消化下就回來,你們先擼。」

    秦風掛了電話,晚上拜託了李明,換了個食堂換了口味,倒是吃多了,準備

去學校後山溜達溜達性吧首發。

  南城師範的後山鮮有人去,夜晚那片沒有路燈,情侶幽會也不會選擇那,畢

竟比較陰森。

    而後山樹林邊還有一棟廢棄的爛尾樓,據說原來是準備蓋一座實驗樓,沒蓋

多高就發生了事故,壓死了七八個人,後來投資商連同學校賠了好多錢,停工後

就不了了之,廢棄在那有四五年了。

    因為死過人的傳聞,南城師範歷屆都會傳聞出那爛尾樓的鬼故事等等,所以

一般都叫那裡為鬼樓。秦風膽子算大,可也就白天走近過,晚上他也不敢去那裡

搞個探險什麼的,畢竟世上科學解釋不了的東西還是有挺多的。

  秦風晚上如果散步,一般都是往後山去,人少安靜,也避免碰到一些偷偷摸

摸的情侶,雖然自己一度有想法去破壞人家好事鬧著玩,可想想還是算了。

    秦風哼著小曲,慢慢悠悠的走進了後山,因為小樹林在,傳來陳陳幽幽的涼

風,讓秦風心情格外輕鬆。

  悠悠達達漫步著,掏出手機一看,都八點多了,想想李明那群人估計要被虐

死了,自己該去拯救這群坑貨了,於是便轉向宿舍過去。而經過鬼樓的話,會宿

舍的路程會縮短不少,於是也不多想,向著鬼樓的方向走去。

  不一會,秦風已經走近了鬼樓。忽地,秦風看到二樓一道白光一閃而過,尼

瑪被嚇了一跳。這鬼樓歷來沒人敢來,那裡面那光是怎麼回事?秦風雖然不相信

這個世界有鬼,但是這愣是差點相信了。

    定了定神,秦風還是不信有什麼鬼怪,想了想要麼去看看?秦風膽子大是大,

但是這麼黑的傳說鬼樓,心裡還是慎得慌。

    不過,秦風還是一步一步慢慢的往鬼樓走過去,小心翼翼怕發出什麼聲響。

秦風借著月光,慢慢的挪到樓梯口,耳朵就傳來窸窸窣窣的一些聲音,秦風停下

來仔細聽了聽,沒辨認出這是什麼聲音,於是摸著牆一步一步輕輕的往上爬去。

  「把燈關了吧,等下把人招過來了……」一個女聲輕輕的說道。

  「沒事親愛的,這地方我都調查過了,沒人敢來的。」一個男聲清晰的傳出

來。

  「要麼我們還是去開房吧?這裡我慎得慌……」

    女生顫顫的說道,女孩子對黑暗應該有天生的恐懼。秦風終於慢慢的挪到二

樓,隨著二樓的些許燈光看過去,看到了那一男一女模糊的身影,他們靠著一根

房柱,男生把女孩壓靠在柱子上,正親吻這女孩的脖子。

  「怕什麼呀,在外面不是很刺激嗎?」男生的手伸進了女生的衣服。

  「強哥……」女孩還想說些什麼,卻被叫強哥的傢伙吻住了嘴巴。

    這時,秦風已經漸漸適應了黑暗的環境,隨著在地上手機的燈光看清了點,

那女孩一頭長髮靠在珠子上,面容倒是看不太清,強哥背對著秦風抱著女人正在

動作著,秦風看到他的手伸進了女孩的熱褲。

    秦風雖然不是處男,但是分手之後一直沒碰過女人,在宿舍舍友看騎兵步兵

的時候他也不湊熱鬧,更別說現在的實戰場面了。

  「小琪,舒服嗎?」強哥應該是用手正在扣動著這個叫小琪女孩的陰部,秦

風只聽小琪用臀部的扭動與口中的悶聲淫叫回復著強哥。

    強哥另一手在小琪的胸部活動著,不知道是隔著胸罩還是玩著葡萄,反正這

上下其手是把小琪弄得是嬌聲連連,動情中也是沒有剛才那恐懼的感覺了。

    秦風這時看到小琪這女孩的手主動的在強哥下身動作,應該是解皮帶,褲子

應該很鬆嗖的就掉下來一半,女孩把強哥的短褲單手扯了下來,手從下往上摸了

過去,強哥嘶了一聲,蛋蛋被摸,的確是很爽。

  「小琪,能不能用嘴……」強哥在小琪耳邊說道。

  「不要,好髒的……」看起來小琪有些排斥。

  「不會的,我中午打完球才洗完澡的。」

    說著,強哥一手摸上小琪的頭,一手扶住小琪的肩膀把小琪壓了下去,小琪

沒說話了,低頭下去不知道有沒有含住強哥的雞巴。這角度秦風是看不到,秦風

沒見過口交自己也沒試過,這時心裡的偷窺欲望被激發出來,貼著牆一步一步的

往邊上挪動,想找一個好點的角度,不過兩人在激情中,絲毫沒有發覺邊上有其

他人的存在。

    也沒費什麼力氣,秦風就挪到了合適的位置,剛好手機的燈光線路照著強哥

的下身,秦風看到小琪一首抱著強哥的屁股,一手握捏著強哥垂釣的蛋蛋,口中

的確含住了強哥的陰莖,不太熟練的動著。

  秦風哪裡見過這個場景呀,感覺自己襠下也隨之挺拔起來,於是自然的伸手

壓住了自己支起的帳篷。秦風目不轉睛的看著當前場景,看著強哥昂起了頭,看

起來真的很享受。

  「別用牙齒,用舌頭就好。」強哥估計被牙齒擱到了下,跟小琪解釋道。

    小琪倒也是很聽話,吐出雞巴,舌頭一下一下的輕輕觸碰強哥的龜頭。

  沒過幾分鐘,強哥估計是被挑得不行了,把小琪扶起來翻了一面,從背後半

脫下小琪的熱褲與內褲。

    秦風想,正戲該來了,果不其然,秦風看到強哥扶住雞巴捅入了小琪的下身。

小琪扶住牆,屁股用力的翹起,迎合著強哥的入侵。

  「嗯……啊……」小琪估計也相信了這鬼樓沒有人的存在,表現出了自己淫

蕩的一面。

  「小琪,舒服嗎。」強哥扶住小琪的屁股,一下一下慢速的抽插。

  「嗯……快……快點……」小琪咬住嘴唇,回頭對強哥淫叫。

    強哥,還是一下一下,不過看樣子加大了力度,秦風清晰的能聽到兩人交娘

處發出的水聲,看樣子小琪的確是個淫蕩的女人。雖然看不太清楚,但是秦風還

是被如此春情看呆了,手不由自主的伸入了自己的褲子裡,握住自己硬硬且熱得

出火的陽具,仿佛這樣就能壓住自己小腹的火。

  「強……強哥……快……快點……我……我要……」

    小琪屁股不斷的扭動一翹一翹的貼近強哥,想讓那根雞巴能頂到自己更深處

吧,口中也是胡亂的淫叫。強哥也不再慢動作,速度加快,半插半進,伸手進沒

脫去的上衣裡握住了秦風看不見的乳房,屁股繃緊。

  「啊……」的一聲大叫,秦風看到強哥一捅過去,不再動作,估計射了進去。

  「強哥,你怎麼射進去了。人家今天不是安全期呀!」

    小琪推開了強哥,蹲在了地下,在褲子口袋找出紙巾開始清理下身。

  「額,剛忍不住了嘛,親愛的。」強哥邊穿褲子,邊說。

  秦風本來想離去,但想到兩人剛休戰,沒那麼好糊弄了,於是靜靜的靠著牆,

不敢動作。這時,地下的電話響了起來。

  「喂?阿華呀,什麼事?」強哥撿起地下的電話,接起來,「啊,有這種事?

好,我馬上!」

  「小琪,我得馬上走,你快點!」強哥快速的整理好衣服,跟小琪說。

  「怎麼了強哥,這麼急?」小琪還蹲在地下。

  「別問了,快點!」

  「那你先去吧,我今天危險期,你還射進去,我得等它流乾淨。」小琪嬌嗔

道。強哥聽到小琪這麼說,轉身就走了。

  「喂,喂,你還真走呀!!!」小琪大聲叫到,可是強哥好像真是有急事,

也不理她快速的跑掉了。

  秦風等了一會,看到小琪的黑影站了起來正在拉褲子。秦風正猶豫著要不要

先走,等這女人磨蹭得等到什麼時候呀,忽然音樂響起,秦風口袋的手機適時響

起,秦風立馬隔著褲帶按了靜音,可這哪裡能掩飾什麼,早就驚嚇到了小琪。

  「誰?誰在那裡!」

    小琪這也是被嚇到了,手哆嗦著摸進屁股袋掏出手機把燈打亮。秦風也是不

知所措,站在那是一動不動。

  「你是秦風?」女孩燈光照亮秦風,認出了是個人,還是自己認識的。

  「啊……嗯……」秦風哪裡知道這女孩認識他,一臉驚訝。

  「你是我們院籃球隊的秦風?我是劉曉琪呀!你不認識我了?」小琪這時換

做了一副花癡的樣子。

  「額,我是秦風……」秦風這時恢復過來,倒是怪不好意思的。

  「你不會真不記得我了吧?我是你們啦啦隊的隊長,劉曉琪!」小琪跺了跺

腳。

  「哦!我想起來了。」秦風撓了撓頭道。

  「我還給你寫過情書呢!你倒不記得人家了!」小琪早已經不害怕,一臉嫵

媚的嬌嗔。

  「額,嗯……」女孩那麼直接,秦風的嘴巴倒是不知道怎麼說話了。

  「你剛才一直在這?」女孩想到剛才的情景可能被秦風看到了,本來冷卻下

來的臉又熱了起來。

  「額……剛才……我在下面看到有燈,就悄悄上來看看……」秦風解釋道。

  「你!你都看到了?」

  「額。我沒看清。」秦風撇開頭,也只能這樣回答。

  忽然,小琪抱了過來,口中說著,「都是你不接受我,把我扔給別人去了。」

  「這……這也不能怪我呀!」秦風這下可被嚇到了,手都不知道往哪擱。

  「還不是你,把我丟給比別人,還要看人家那個……」

  「這,我不是故意的……」

  「剛才好不好看?」小琪也不再追問,邊問邊伸手下去摸住了秦風的褲襠,

秦風一抖擻,屁股往後一縮,被不太熟悉的女孩摸下身還是頭一回,剛才才軟下

去的雞巴又開始慢慢勃起,直到被小琪的手阻礙住挺不起來。

    小琪感受到秦風的勃起,於是鬆了鬆手,隔著褲子讓秦風的雞巴豎起來,秦

風立馬覺得舒適了不少。

  「你覺得我漂亮嗎?」小琪看到秦風的反應,邊說邊解開了秦風的褲頭跟拉

鍊,伸手就是把秦風挺拔處撥了出來一把握在手中。

    秦風只覺得一陣溫熱,嘴裡差點叫了出來。

    「舒服嗎?」小琪媚笑了一聲問道。

    秦風不回答,手想伸過去摸住小琪的頭,卻又是感覺不好,懸在空中。

    小琪看他不回答,蹲了下去,跟剛才跟強哥一樣,張口把秦風露在外面的雞

巴一口含了進去。秦風被一陣柔軟包裹,一陣沒有感覺過的舒適感侵襲過來。不

過,雞巴被這樣一含,他猛然想起小琪剛才跟那強哥口交過。

    秦風是個處女座,哪裡受的了才跟別的男人口過的嘴巴來含自己的雞巴,立

馬推開小琪的頭,後退了幾步,用手摸了自己的雞巴上還粘著口水,繼而整理褲

子。

  「你不喜歡?」小琪哪裡被這樣拒絕過,一臉的不快。

  「額,對不起,我還有事,我先走了。」

    秦風雖然不願意跟她發生點什麼,但是還是害怕這樣的場景自己控制不住,

立馬跟她道別,說完轉身用手機照明階梯,快速的下樓而去。

  「哎!!!你別走呀!!!」

    小琪第一次對自己的魅力產生了懷疑,跺了跺腳,忽然發現這裡黑暗的場景,

心中又開始害怕,自己也拿起手機,趕快離開這個慎人之地。

                        2、相思情愫作何表

  「戰績怎麼樣?」秦風回到宿舍,大聲的問。

  「你不來我們贏一晚上了。」鄭治立馬反駁。

  「就是。贏得都不好意思了,我都不想打了,沒對手!」李明還真的起身關

了電腦。

  「你們就吹吧,一群坑貨。」秦風打開電腦,正坐下看到李明真關了電腦,

「誒,你還真不打了?」

  「嗯,得出去下。我約了林慕佳出來,哈哈!」李明動作前所未有的迅速,

低頭在秦風耳邊小聲的說。

  「你小子速度挺快嘛,早去早回回復戰果。」秦風倒是驚訝了一下,轉而打

開遊戲。

  秦風剛從剛才在鬼樓的情景緩過神來,轉而跟舍友一起投入到遊戲中轉移注

意力。

  不知不覺,時間悄悄的過去了。秦風一看時間,都十點了,李明這小子今晚

是不是得破處了?秦風剛想著,李明就推門而入。

  「怎麼樣?」秦風拉住李明問。

  「哎,秦風,趕快去小龍團,尼瑪,你這中單幹什麼的!」邊上鄭治大喊,

秦風沒辦法,只得先玩完遊戲。

  「你先搞,呆會跟你講。」

  半個小時後,兩人走到宿舍外面的窗臺。

  「什麼情況?」秦風接過李明遞過來的煙,問道。

  「呃,也就是陪著她在湖邊走了一會,問了問她的情況。」李明給秦風點上,

又自己點上。

  「你沒跟她表白什麼的?」秦風問。

  「靠,我們要多接觸幾次,一來就表白,太唐突了吧。」李明帶著點疑問,

畢竟這貨沒有談過戀愛,沒有經驗。

  「你懂什麼,那叫開門見山,單刀直入!你還要多接觸幾次,呆會就成別人

對象了。」秦風傳授道。

  「真的假的,那我怎麼表白?」李明有些被打動了。

  「女孩不都喜歡花什麼的嘛,買束玫瑰什麼的去人多的地方,比如她宿舍樓

下當眾表白,女孩在那種場面,肯定不忍心拒絕你!就算不喜歡你,那也可以給

你相處的機會呀!」秦風給李明出了主意。

  「真的?聽起來好像不錯。」李明低頭抽著煙,邊想,「可我心裡還是有點

怕呀!」

  「怕什麼呀!愛就勇敢點,畏畏縮縮的人家就跑了,別說哥沒教你。」秦風

一拍李明的肩膀,丟了煙頭,往宿舍方向走去。

  李明抬起頭看著秦風的背影,歎了口氣,又點上一支煙,看著外面的夜,若

有所思。

第一章畢業前夕 之三

  

                    1、雷動江南下雨湖亭初邂逅

  

    夏季的雷雨來的是毫無徵兆,猶如一個嬰兒突如其來的哭泣,豆大的雨點伴

隨著雷電灑落人間。

    校園上的人被這雷雨也都驚嚇到了,紛紛的往該去的地方跑去。秦風吃完午

飯,剛走到湖邊就下起了大雨。

    大中午的天已經像是傍晚的黑,這閃電也是夠嚇人,在天空長長的一條,伴

隨著一聲炸雷,秦風身上一顫。身上已經濕了一半,宿舍太遠了,邊上還真沒哪

裡去。秦風倒不是怕雨淋,是那閃電打雷實在是有點恐怖。

  秦風轉頭一看,倒是忘記湖心那個亭子了。於是,秦風就快速的往那亭子跑

去。

  而此時亭子裡,正發生著驚心動魄的一幕。

    蘇婷一如既往的來到湖心亭讀書,看到那該死的王陽又來了,於是合上書要

去吃飯。王陽也跟了出去,哪裡知道天有不測風雲,雷雨降臨。王陽看到滿校園

沒人,於是強行把蘇婷拖回亭子。

  「外面那麼大的雨,還打著雷,先避一避吧。」王陽讓蘇婷坐在凳子上,說

道。

  「哼……」蘇婷不想跟他糾纏,也是對這打雷怕怕的,雙腿緊閉坐著不說話。

  「小婷呀,其實我是真的很喜歡你,你就跟我交往下吧,我會對你好的。」

王陽挨著蘇婷坐了下來,邊說手邊伸去蘇婷肩膀,想要揉住她。

  「走開你,我不喜歡你……」蘇婷發覺王陽的手伸了過來,一手擋開坐邊了

些。

  「你相信我呀,你還不瞭解我,我真的會對你好的!」王陽無奈,只得繼續

苦口婆心的說。

  「哼……」蘇婷撇開臉,乾脆不理王陽。

  王陽哪裡受過這樣的冷落,對於女生,他想要的,大多都追到手,更別說還

有倒貼的,就算沒追到的,但是也不會像現在這樣被無端的冷落。心裡的火氣立

馬起來,心裡想軟的不行來硬的,想著就迅速的過去一把握住蘇婷的雙肩,嘴巴

就親了過去。

    蘇婷哪裡遭到過這種待遇,頭撇在一邊,不讓王陽親到。

  「你幹什麼呀!你走開呀!」

    蘇婷大喊,可外面的雷雨那麼大,也只有亭子裡才聽得到。

  「別叫了,外面根本沒有人,你就從了我吧!」

    王陽心中的火氣得到發洩,繼而一臉淫笑。

  「別!你別這樣!你走開!」

    蘇婷拼命的掙扎,從小她在家裡就是寵兒,在班級在學校也是從來沒有人欺

負,今天受到這樣的欺辱,心裡別提多後悔,明知道王陽這混蛋知道自己每天來

這,自己怎麼還要來這,不換一個地方呀。

  王陽見親不到嘴,繼而往蘇婷的脖子上親去,一手還抓上了蘇婷一個乳房。

    蘇婷被這一弄,眼淚馬上不由自主的流了出來,從小到大自己連個男孩子的

手都沒牽過,今天卻……

  「你就從了我吧,別做無謂的反抗了,我一定要得到你的,放心,我會對你

很好的。」

    王陽的手邊隔著衣服抓蘇婷的胸,邊淫笑道,根本不管喉嚨已經啞了抽泣著

的蘇婷。

  而正當時,秦風剛好跑進了亭子,本來遠遠的看還以為是對情侶在親熱,自

己得打擾了,沒想到跑近了亭子,看到了女孩的掙扎和眼淚,立馬明白了這是在

非禮。

  「嘿,幹嘛呢你們?」進了亭子後,秦風喘著氣問道。

  一句話把王陽嚇了一跳,怎麼跑出人來了,轉過頭,看到個淋得半濕的男生

微笑得看著他,長得倒挺帥,可為什麼笑起來那麼討厭呢!

  「我幹什麼關你什麼事呀,你給我滾開!」王陽大罵道。

  「你放開我……你這個壞蛋!」蘇婷嘶啞著不失時機的喊了聲。

  「聽到沒,人家女孩子不願意,你這是禽獸行為哦!」

    秦風緩過氣來,還是微笑著說道。

  「你媽了個逼的!找死呀!」

    王陽終於被這該死的微笑惹得大怒,放了蘇婷就一腳踹了過來。王陽雖然一

米七八的小高個,但秦風可是有一米八五,雖然不是個肌肉男,但是身體可以是

長期運動而略是健壯,哪裡怕這種小兒科,側身避開,一拳打了過去,直接命中

王陽的眼窩。

    王陽吃痛,亂拳打了過來。秦風一看,這不瘋了嘛,退了幾步,再一腿踹了

過去,正中王陽小腹,砰的一聲悶響,倒在地上。

  「還想打麼?不想打就滾吧,最看不起你這種禽獸了。」秦風還是一臉微笑,

卻帶著幾分不屑。

  「你有種,等著!」

    王陽邊爬起身來邊說,捂著肚子走出亭子,走的時候還不忘用力瞪著秦風,

怕是想用眼神殺了秦風。

  「哎,美女,你沒事吧?」秦風走前去問道。

  「沒事了,謝謝你啊!」

    蘇婷坐直身,邊整理衣服,帶著淚痕對蘇婷說。

  「呵呵,不謝,小事兒。」

    秦風邊打量著眼前的女生,一頭亞麻色的頭髮有些淩亂的披著肩膀,瓜子臉

蛋上的烏溜溜的眼睛上,掛著些許淚痕,敲到好處的鼻子下的櫻桃小嘴微微的張

開,可能是還沒從驚嚇中緩過來,牙齒緊緊的咬著,長著是確實好看,難怪會被

非禮,這要是在亂世,可是真容易惹起戰禍。

  「你幹嘛看著人家?」

    蘇婷整理好,心神稍稍安定了些,抬頭看到秦風饒有興趣的看著他,害怕才

脫虎口,又是一狼。

  「額,沒事,對不起!」

    秦風意識到自己的失態,連忙收回眼神,看向湖面。

  「今天真是謝謝你了,要不是你真不知道怎麼辦,對了,你叫什麼名字?」

    蘇婷也意識到了秦風不是個壞人,把語氣放溫柔了些問道。

  「額,真的不用謝了,我也是湊巧過來所以就順便幫你解決了。」秦風擺了

擺手,「我叫秦風,你呢?」

  「秦風……秦風……這個名字很有古意。」蘇婷想了想說,「我叫蘇婷!」

  「啊!原來你就是蘇婷呀!」秦風驚奇起來,「中文系大名鼎鼎的蘇婷……」

  「你知道我?」蘇婷睜大了眼睛。

  「中1班出了名的才女,院裡都知道你這個高冷美女。」秦風看著蘇婷,解

釋道。

  「我也沒你說的那麼冷,我就是個正常女孩子,跟其他女孩子沒什麼兩樣。」

    蘇婷這時已經恢復到正常,輕笑著。

  「你不知道,我們班的男生都恨不得轉去你班上,一親芳澤。」秦風打趣道。

  「吹吧你!」蘇婷嘴裡雖然這樣說,但是心裡卻挺高興,雖然她真算得上是

  兩人有一搭沒一搭的聊了近半個鐘頭,雨漸漸停了。秦風感覺自己身上越來

越難受,身上貼著一身濕衣服,再不洗澡估計得感冒了,於是說送蘇婷回去。蘇

婷一看雨也停了,就答應了。

  「你住幾棟呀?」秦風問道。

  「八棟。」蘇婷的嗓子也已經恢復,輕輕的兩個字在秦風耳中是說不出來的

好聽。

  南城師範總共有十二棟宿舍,八-十二是女生宿舍,其他的是男生的,然後

其他的研究所跟博士有專門的公寓。

    女生宿舍這幾棟連在一片,周圍是圍了一圈護欄,跟社區一樣保護起來,總

共就一個出口,每日上課吃飯出口都擠滿了女生,成為學校一道獨特的風景線。

而尤其到了晚上十一點關門時間,在外約會後男生送著女孩子們會宿舍,在大門

口一對一對的吻別糾纏得,跟舉行二月十四接吻大賽似的。

    不過剛下過雷雨,女生宿舍群的大門口已經沒什麼人,估計都是躲宿舍去了。

  「那我先上去了,你電話給我,下次我請你吃飯好好感謝你。」

    兩人走到女生宿舍大門口,蘇婷面帶微笑伸手向秦風。秦風擺擺手,也笑笑

把手機遞了過去。

    蘇婷用秦風的手機撥了自己的電話,掛掉後說了聲拜拜就轉身走入大門,只

留下一縷髮香跟一個窈窕的背影。

    秦風看著離去的身影,陷入了沉思,兩年前自己幾乎每天都要送前女友回宿

舍,一晃兩年過去了,自己又一次的回到了這個路口,怎麼心裡還是有些堵著呢,

秦風一時間忽然很想抽煙。

                    2、力鬥眾狼一腿傾得美人心

  「小婷,想什麼呢!捨不得剛才那小帥哥呀!」

    蘇婷低頭走進本來就開著宿舍門的大本營,裡面就傳來了一陣銀鈴般的笑聲。

這個說話的女孩是蘇婷這個宿舍的活寶,名叫廖薇,是個蘿莉型的小姑娘,整天

唯恐天下不亂的樣子,卻讓人生不了氣,老師都經常讓她弄得哭笑不得。

  「你又胡說什麼呢!」

    蘇婷跟宿舍的關係都不錯,伸手拍了廖薇一下,罵道。

  「哈哈,大家都看到了,那帥哥送你回來的,你就別裝了,單身快四年了,

終於有男朋友了哦,得請大夥吃飯哦!」

    廖薇說完,宿舍其他四個也笑著附和著。

  

「額,我今天才認識他,沒你們說的那樣呀!」蘇婷哭笑不得的解釋。

  「剛認識就送你回宿舍,咱中文系籃球隊的明星大帥哥,果然魅力不凡呀!

四年了,都沒見過你跟男生那麼接近。」

    廖薇更是來勁了,而其他人更是一個勁的笑。

  「討厭,不理你們了。」

    蘇婷爬上自己的床鋪,翻身對著牆,臉上紅紅的不理這群瘋婆子了。不過那

男生的確擾動了自己封閉的心弦,當秦風痛打自己討厭的王陽的時候,突然理解

了帥這個字眼,而且聽她們說秦風還是籃球隊的。難道自己真的喜歡上了他嗎?

自己想到他怎麼心跳有點加快啊?哎呀,不要胡思亂想了。

  秦風在女生宿舍對面的超市買了包香煙抽出一隻,走出超市門口剛點上,就

圍上了四五個人。

    秦風一看,原來是王陽為首帶了幾個人過來,想必是來報仇的吧。秦風苦笑

了下,看來自己今天是惹上麻煩了,把剛抽了兩口的煙往地上一丟,「怎麼,你

個畜生還沒被打夠?」

  「你個臭小子,敢動我!今天我會讓你死得好慘的!」

    王陽回到宿舍換了濕衣服,立馬打了電話喊了幾個跟自己混的哥們去找秦風

報仇。那幾個哥們也就因為王陽家裡的關係而已,當然有些自己家裡的關係也不

弱,一群人在校園可謂是橫行霸道,連老師也不敢惹。

    王陽先帶著人去亭子找人,結果沒找到,就一路往女生宿舍找過來,果不其

然在超市門口看到了秦天。

  「就憑你們這幾個,好像人少了點吧。」

    秦風嘴裡雖然這樣說,但是看了看這五個人,自己還是搞不贏的,不過氣勢

是不能低下去。 

 

    「哼哼,走著瞧,兄弟們上!」

    王陽冷笑了聲,立馬就動手,身後那幾個兄弟也跟著沖上去了。

  秦風反應不慢,看到當先的王陽掄著的拳頭,看來真是個不會打架的主,一

腳就先踹了過去,又一次準確的踹中王陽小腹,第一個沖上去的也是第一個倒下

的。

  「兄弟們給我揍他,狠狠的揍!打殘了,我負責!」

    王陽坐在地上,捂著生疼的肚子大聲的叫喊。幾個人得到王陽的指示,哪裡

敢不從,一群人揮舞著拳頭沖了上去。

    秦風靠著打籃球的身份,不斷的閃避著,時不時還一兩手,但是身上還是被打

中了好多下。

  「哎,蘇婷,下面打起來了,好像是你那相好秦風!」

    蘇婷宿舍的王娜正晾著衣服,看到樓下人影閃動,五樓的距離剛好看清是秦風。

  「什麼?」蘇婷都差不多要睡著了,被王娜這一喊嚇了一跳,立馬翻身爬下床

跑向陽臺。宿舍其他女孩子也往陽臺跑過去,看個究竟。

    蘇婷過去往下一看,還真是秦風,再仔細一看原來是王陽一夥人,肯定是被秦

風打了後不服氣,找人過來報仇的。蘇婷看過去,秦風不斷的閃避在幾人中間,已

經非常吃力。秦風如果單挑哪個他怕,可這麼多人圍著,怎麼都動作不起來。忽地

被一人掃了一腳,跌倒在地上,其他人立馬腳踢過去,秦風爬起身來,跑了開來先,

再回頭一腳又是踹中一個,可這時身上受了好多傷了,力氣不如從前,雖踹中了,

但是那人卻沒倒,仍然提著腿踢過來。

  蘇婷一看不好,跑回床上拿出手機,手指快速的撥了個號碼。

  「鄭叔叔,快來下我宿舍下面,我男朋友被一群人打了,快來幫忙呀!」

    接通電話,蘇婷著急的跟電話裡人說了一通。這個鄭叔叔是學校體育老師,

也是學校跆拳道社的教練,黑帶五段,非常能打。年輕的時候也是社會上的混混,

而被自己父親教育點化後改邪歸正,而也通過自己父親省公安廳廳長的權力幫忙

來了南城師範當了個體育老師,當然也形式的考核過的。

    電話裡面聲音答應了聲就掛斷了電話,蘇婷知道這鄭叔叔是個雷厲風行的漢

子,做事情動作從來都是非常快速的。

  「橫呀,怎麼不橫了?很能打是不是?」

    王陽爬起來,走到現在性吧首發跌在地上的秦風,一臉的囂張。

    秦風哪裡受的了這小人得勢的模樣,猛的起身又是一飛腿又是中了王陽的小

腹。今天王陽算是栽了在秦風這腿上了,一天三次中了小腹,王陽是感覺自己的

腸子都要斷了。

  「媽了個逼的的,給我打,打斷他那條狗腿。」

    王陽此時根本就不管什麼了,今天一定要弄死這小子。

  幾個人正抬腳要踢過去,「嗚」的一陣拉風的聲音,一輛機車唰的甩在了幾

個人面前。車上一個穿著黑色緊身背心的男人,頂著小寸頭,雙臂強健的肌肉,

怪嚇人的。

    秦風以為這也是王陽的人,心想今天算了完了,剛才那一腳,自己跑的力氣

都用完了。

  「你們幾個活膩了?校園打架是要受處分的,趕快走把,我當沒看見。」

    鄭龍下了車,他當然認識學校橫著的幾個人,於是忍著怒氣說。

  「你算老幾,管我們?滾開。」

    王陽滿腔怒氣哪裡出,這時有跑來個管閒事的,一腳飛了過去。鄭龍眼中這

連小兒科都不如,一個截腿命中王陽膝蓋,緊接著一腳又是踹在王陽小腹。

    這第四腳可不是開玩笑的,一個五段教練的腳力,還算是鄭龍沒出全力,王

陽這一受哪裡扛得住,直接就飛了出去。其他人可是嚇傻了,連忙跑過去扶地上

的王陽。

    王陽嘴角掛下了些血,差點就痛得暈厥過去,伸手指著鄭龍,「你敢打我,

我他媽一定滅了你!」

  「就你個屁孩兒?」鄭龍懶得跟王陽說話,轉頭看向秦風道,「小子,沒事

吧?」

  「額,沒事,就是有點脫力,謝謝你呀!」

    秦風擺了擺手,僵硬的笑了笑。

    這時,蘇婷也從樓上跑了下來,蹲下身扶秦風坐了起來。

  「秦風,你沒事吧?」

    蘇婷關切的問道,絲毫沒有注意自己齊膝短裙這樣一蹲,已經露出了大半白

腿,差點就露出了雙腿中的秘密。秦風一眼看過去,立馬挑開眉毛,對蘇婷說沒

事。

  「陽哥,我們先撤了吧。那鄭龍是跆拳道教練,我們打不過,改天我們叫點

狠角色來解決了他。」

    一個長髮男低頭跟王陽說。王陽想想也是,不敢再吃眼前虧,自己的小腹火

辣的痛更是讓他有退卻的心了,「你們等著!」說完,幾個人扶著王陽轉身走了。

  「哼,一群不學無術的紈絝,跟我橫。」鄭龍習慣性的摸了下頭髮,「小婷

呀,人我給你解決了,先走了,我還得去上課!你帶你男朋友去校醫室看看,別

落下什麼傷了。」

  「鄭叔叔,麻煩你了,改天上我家吃飯哦!你都好久沒來了!」

    蘇婷聽到鄭龍稱秦風為自己男朋友,臉一下子紅了,連忙轉移話題。

  「好哦,我先走了!」帥氣的飛身上車,嗚的一聲就走了。

  「秦風,你還好吧。我扶你起來。」

    蘇婷轉頭關切的問道。秦風這時恢復了些體力,也慢慢的爬將起來。

  一場爭鬥就此結束,欲知後事如何,下回吾來分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