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小青自白(7)「現任男友」的熱情(上)(中)(下)

楊小青自白(7)「現任男友」的熱情(上)

 

  我和「現任男友」方仁凱在舊金山機場偶然相遇,卻直到一年半之後才與他初度發生性關系,反映了我跟李桐的婚外情變質之後,心中的迷惑與猶豫。茫然面對生活里沒有男人陪伴、感情毫無著落的日子,幾乎不知如何自處。在極度低迷的情緒下,我充滿了無助的失落感。(這段日子中發生的幾樁事,以後有機會再寫成自白。)

  與方仁凱認識之後,我們開始通信、電話來往。大多是他寫信來,我再打電話給他。方仁凱的信,寫得非常誠懇;令我十分鼓舞、安慰,也使我感觸很深。加上當時,我極需一個可交談的朋友、和傾訴的對象。自然就熱衷與他連絡了。

  通過兩次話、收到三封信後,我發現方仁凱由東岸寄信來,總要花三、五天才能收到,會等得好心焦;而信上他講的,又常是我們電話上已聊過的話題。於是就乾脆把長途電話卡的密碼告訴他,請他在方便、或想跟我講話時,直接撥過來。可是方仁凱說由他打電話,卻讓我出錢,實在不好意思。

  我解釋∶其實是我希望常跟他講話,但怕打的時間不巧,所以才想到由他打來;而且,我家的帳都是我負責的,丈夫不可能知道;比起電話費出現在他家帳單上,安全得多。我又想到,可能他覺得電話費太貴、不好意思接受,才顯得猶豫。便附加了一句∶

  「別擔心啦!反正我們家有的是錢,就是每天都打,電話費也不算什麽。再說,只要能跟你講到話,就是再高的代價我也願意付,何況每個月才區區幾百、頂多上千塊的錢呢!┅你說對嗎?┅┅」

  方仁凱聽我這麽說,道聲謝,就答應了。

  從此,我們在頻繁的書信和電話連絡中,感情急速發展。幾乎每天如果不通一次電話、或三四天沒接到信,我都會覺得日子過得不對勁兒、十分難受。但只要在第二天電話上聽到熟悉的聲音,跟他一聊,就又笑逐顔開了。

  ����......����.......����......�

  我倆隔著美洲大陸、無話不談的交往,使我覺得在思想上、和心靈上,與方仁凱已經接近到非常親密的地步;也發現自己情感上不由自主産生了依賴。我的心緒隨著每天交談的感受起伏、波動。念他的信,更是句句深思、鑽牛角尖似的探究他對我的情意。讀到中聽的話,就好開心、快樂;否則,就會莫名地多疑、感到擔憂、愁怅。

  我仆仆不安地告訴方仁凱,說我很害怕,怕自己把感情投注下去,會像陷入泥淖似的收不回來;怕我已經身不由己愛上他,更需要、也更不能沒有他了!

  方仁凱立刻回應我,叫我別害怕。他說他相信我們都是已成熟的人,應有足夠的智慧處理感情問題。他像滿了解我的疑懼,將男女間的友誼、和所謂浪漫的愛情,都作了一番分析。強調人與人的交往,要自然發展,勉強不得。無論交朋友、或作情人,最好都放掉得失心,以泰然的態度處之。

  他說他相信我知道他喜歡我,所以要告訴我∶他就是懷著隨緣的心,來發展這個「特殊關系」。而且絕不勉強我一定要喜歡他、或愛上他;即使我只想維持目前的「純友誼」、不願再進一步,他也會欣然接受、並永遠珍惜它、呵護它。

  僅管方仁凱是爲了化解我疑懼才這麽說的;而且講得極有道理,使我不得不信服;但聽到他最後那兩句時,還是令我全身趐麻麻的,像整顆心都要被溶掉了!

  「你對我真好,真的好好喔!┅┅」我由衷感激地說。

  ����......����.......����......�

  說來也真怪。起先我一直感到不安的心情,被他這一席話吹得煙消云散之後,我立刻就變得大膽了起來。電話上跟他談得更深、也更沒忌諱。常把藏在心底的話,甚至有關身體的秘密,都告訴他;還問他的感覺、或好奇地打探他那在某方面的經驗。

  方仁凱也不以爲杵,都一五一十、很直爽地回答所有的問題,直到我完全明白。還問我滿不滿意他的解答。

  「當然滿意啊!講得那麽詳細,好像你對女人好有經驗呢!」我笑著說。

  「沒什麽啦,我婚前交過一個女友,是婦科醫師,從她那兒聽來的不少┅┅」

  「哦!┅┅」

  我更好奇了。抓著機會又問這問那;直到他笑著反問∶爲什麽要打破砂鍋問到底,留點神秘不更好嗎?其實,我甯可他主動講些過去的性經驗;也更希望他因爲對我有興趣,而仔細探詢我一些不足爲外人道的秘密。免得我自己想講卻講不出口,想問又覺得尴尬;只得找個藉口,把話題引到那方面,然後不好意思地說∶

  「你知道嗎?我┅我┅┅」

  吞吞吐吐的,我只說個起頭,又半途打住。逗得他好奇,非要我講出來不可。

  我才半推半就,告訴他自己在性生活中,對丈夫的不滿;講我已年屆三四十了,對性的需求比以前旺盛得多,但身邊偏偏就缺男人;講我晚上常睡不著覺,只好用自慰的方式解決;而且在許多性幻想里,也總是發現自己覓覓不斷地尋找一個心靈、和肉體兩方面都能滿足我的人┅┅

  方仁凱問我在這種幻想中,是否曾把他當過對象呢?

  電話上,我點頭輕輕「嗯∼!」了好小聲、好小聲的回答。可是我不敢提那天在飛機場才剛認識他,就已經在酒巴的沙發椅上,以他爲對象作過一場曆曆在目的「白日夢」了!

  我故意模糊地說我記得不很清楚,只是夢見自己在某個不知名的地方,找尋那位約我見面的男人;同時心里十分恐惶,生怕丈夫追來抓我回去。┅那個要見的人說他會等我,但因爲還有別的事,也不能等太久;害得我緊張死了,一邊趕路、一邊焦慮地想∶等下見到面,就要馬上跟他上床作愛。作完愛,他只要能說一句「我愛你」,我就心滿意足、感到不虛此行了。

  「結果呢?┅┅結果有沒找到我、跟我作愛?」

  方仁凱急著問下文,把我逗笑了。反問他∶「┅你猜呢?」

  「我猜一定有。不但作愛,而且還玩了很久很久,玩到你都樂不思蜀!」

  「少往臉上貼金了!┅┅你┅真有那麽厲害?┅┅」我故意激將他。

  「厲不厲害?┅就得看啦!或許有一天你會知道,也或許永遠是個謎。┅┅」

  “天哪!竟吊起我胃口來了!”

  心中想著,但嘴上沒吭氣,只輕歎了聲∶「或許吧!但我可不敢希望。」

  然後,我把話題轉回,告訴他在夢里,雖然明知跟我作愛的是他,但我卻看不清那人的臉。只記得自己被強壯的手臂環抱,偎在男人懷中接納他時,心里好感動;身子也變得興奮極了,不斷主動往他的那邊迎送、磨。

  「嗯!┅┅」

  方仁凱的回應聲中,帶著一絲沈濁的喘息。我猜想他那根東西大概挺硬起來了,便禁不住微笑、問他∶「怎麽?你┅硬了啊!?」

  他沒回答,沈默了一下,說∶「後來呢?」

  「後來就沒啦,只記得跟你┅不,跟他一直接吻、一直親、一直親┅夢就完了!那┅因爲親嘴時,眼睛是閉的,所以也搞不清那個男人是不是你耶!」

  「哦!┅┅」方仁凱沒話說了。

  ����......����.......����......�

  講完那通電話的第三天,收到了方的來信,厚厚的好一大疊;我急忙拆開來念∶

  ���-----------------------------

  ����������������(1)

  ����� 一九九x年x月x日

  ������親愛的小青∶

  ������電話上聽你說在夢中尋找的男人,可能是我,也可能不是;惹得我心癢癢的,本想再問個清楚,可惜就挂了電話、沒再講下去,真是吊足胃口。

  ������只好在這封信上對你說∶你的性幻想、常作的「春夢」,我都十分感興趣,也更想聽你親口細細道來。如果有朝一日,彙集出版,說不定還會成一本暢銷書哩!好啦,不跟你講笑話,言歸正傳,告訴你我也曾有的一段「绮麗的夢」吧!

  ���������在加州認識了你,五天後,我搭乘夜班飛機返回紐澤西。腦中一直想著你,上了飛機,發現鄰座那位看來三十四、五歲的東方女仕,長得跟你滿像;我對她笑笑、打招呼時,心里還砰砰跳呢!

  ������起飛前,我和那女仕都保持沈默,沒講什麽話。半小時後,空服員來分送飲料、花生,問我們想喝些什麽?她點了杯雞尾酒,我自己�也要杯同樣的,還一並付了兩杯酒錢。

  ������她客氣舉杯道謝時,我才打開話匣,用中文問∶“常搭飛機嗎?”

  ���  她小口沾杯啜飲、點頭應著∶“嗯!”;然後舌頭舔舔嘴唇,對我展顔笑著說∶“每次上飛機,要了杯烈酒,我才能迷迷糊糊、一覺睡到目的地。不過,待會兒我打盹,如果頭栽到你的肩膀上,就得請您多包涵了!”

  ������我微笑看著她一對烏黑明亮的大眼,心想∶怎麽也跟你像會說話的大眼睛長得一模一樣呢?可我沒講什麽;只點頭輕輕告訴她沒關系,如果真有需要,就是趴在我懷里睡都無妨。

  ������=============================

  ����������������(2)

  ������“真的?┅┅你都不在意?”女仕笑得更開了。問我的時候,身子輕盈側傾,我的臂膀幾乎可以感覺她的體熱;我保持微笑搖搖頭。

  ������“你對我好好喔!真希望我丈夫也跟你一樣。可惜,他┅就是那種毫無情調的男人┅┅”

  ������“哦?那┅太太,你就是爲了想遇到有情調的人,才搭飛機嗎?”

  ������“別這麽講嘛!情調是可遇不可求的呀!┅┅還有,別叫我太太,行嗎?聽起來怪怪的耶┅┅”

  ������女仕輕輕搖頭時,細發帶著清香、拂過我的臉側;我微感搔癢;便以手爲她撥開。在機艙里昏暗的燈光下,我似乎看見她眼中的蒙,像等待著什麽┅┅

  ������“那┅你的名字是┅┅?”

  ������“如果你喜歡我,名字有什麽重要呢?”

  ������這位太太神秘兮兮地應著時,我聞到她頸邊散發的醇香,分不出是酒味還是香水。我只記得那天在機場酒巴,你抹的香水也很類似。

  ��� 她擡起手、輕拂我撫摸她秀發的手背;薄唇微顫著,勾挑起誘人的嘴角。我心動不已,想也沒想,就吻住了她。

  ������這時,除了放映電影的螢幕閃爍光茫,整個機艙暗暗的。其他座上稀少的旅客,大多已閉目盹睡;連機尾的空服員,也打烊休息了。

  ��  我們摟抱在一起,像沈醉在沒有別人的世界里,熱吻、愛撫;直到兩人都氣喘沈濁,才分開滾燙的唇,四目相視。感覺彼此像被磁鐵吸了住,就立刻更激烈地吻著、狂熱摸索對方在座椅上不斷蠕動的身軀┅┅

  ������=============================

  ����������������(3)

  ������這位太太穿著一襲不知什麽質料、兩截式的黑衫裙。裙緣只及膝頭,經不住她在椅上挪,很快就露出緊裹在同樣是黑色的褲襪下、一雙曲線優美的大腿。起先,她兩腿還緊緊夾住,膝頭交互搓磨,引得身體跟著扭動;但後來我伸手到她兩膝當中、才輕輕一撥,她腿子就微分開來,讓手探入熱烘烘的兩股間愛撫。她的臀部也開始像篩子般、在座椅上旋磨不停了。

  ������“噢∼嗚,你┅好會摸喔!┅┅”她附在我耳邊輕聲呓著。

  ������“喜歡嗎?┅┅”

  ������“喜歡死了!┅可你再摸下去,人家的┅褲子就要濕透了!”

  ������我把手移到她胸前,隔著上衫搓揉她的乳房時,感覺她薄薄的胸罩下凸硬挺立的奶頭,足夠我用手指輕輕掐弄;就毫不客氣地輪流捏完這顆、又捏另一顆;直到她全身顫抖、巴著我的肩、連連嘶聲倒吸氣息;斷斷續續嬌喘著∶“噢∼!捏得┅人家好受不了喔!”

  ������可是她捂著我胯間的小手,已隔著褲子抓住了肉棍,激烈地搓揉、套弄;惹得我更加興奮,顧不了飛機上別人會不會看見,就將拉煉拉下,讓她小手伸進去,把挺硬的陽具撈出來。

  ������這位太太一見到手里硬梆梆的陽具,就擡頭笑了。同時在座上迅速挪動屁股、伏下身把我的家夥含入口中;火熱的唇,緊緊匝住肉棍兒,吮吸起來┅┅

  ������我沒想到她竟然如此主動,但也高興得不去想;只顧捧住她的頭,隨著她一上、一下吸食陽具的動作,撫摸她的秀發、臉頰,指尖輕拂她的鼻梁、嘴唇;閉著眼睛,以觸覺感受她美麗的面龐、和溫暖、美妙的口腔。

  ������=============================����������������

  (4)

  ������爲我口交的時候,這美少婦還把手伸進我襯衫底下,不斷搓揉我的上身;她充滿激情的舉動,令我更想看見她吮吸陽具時,臉上熱切的表情。便將她拉起,舌頭插進她飽含津液的口中,熱烈地吻著;然後贊美道∶“你吸得┅太美妙了,我都快忍不住噴掉了呢!”

  ������烏黑的秀發下,她兩眼深深注視我,裂嘴一笑,問我∶

  ������“愛嗎?想不想再多享受一陣我吃你的滋味?┅┅”

  ������說著她巴到我耳邊,嗲嗲地說∶“想的話,就先到後邊的廁所里,別扣上門,等兩分鍾┅我就來。┅我會讓你更舒服的,喔!?”

  ������往機艙後頭一看,寥寥無幾的乘客好像都睡著了;兩位女空服員也正打著盹兒。我摸黑走進一間廁所,掩了門沒扣上,焦急地等著。同時心中想∶這女人如此大膽,絕對不可能是我認識的楊小青吧!待會兒在亮一點的燈光下,如果看出她臉孔真要是你的話,相信我必定會大吃一驚、從夢中醒過來哩!

  ������幸好,沒等多久,聽見兩下輕輕的敲門聲。像作小偷似的,我稍稍開了門縫,見到女郎的一身黑衣,就讓她進入。她迅速鎖住廁所的門,擠在我懷里轉身;我這才驚訝地發現她個子也長得跟你一樣、不算挺高。因爲低著頭,我托起她下巴,想在近矩離下看清她的臉。但她卻害羞似的、一手遮住眼睛不讓我瞧;同時嬌滴滴的、輕聲呓道∶“太亮了,刺眼┅┅”

  ������這時我既緊張、又情急;心想∶明明是你要我到廁所、讓你吸雞巴的。怎麽人都來了,卻裝個什麽勁兒呢!?┅┅於是不管她抗議不抗議,就將她的臉托仰起來。見她兩眼緊閉、搖頭輕哼表示抗拒時,微微蹙起眉頭,居然跟那天在機場酒巴里,我偶然瞥見你的表情一模一樣!

  ������=============================

  ����������������(5)

  ������刹那間,我沖動地緊摟住她,吻在像極了你的唇上。不管三七二十一,雙手由她背脊滑到臀部,捧住那兩片豐腴、渾圓的肉瓣,忽輕忽重地捏將起來。女郎經不住挑逗,立刻張開了嘴、含住我伸進她口里的舌頭、狠命吮吸;喉中斷斷續續迸出嗯哼聲。

  ������在狹小的機艙廁所里,我將她抱著、兩人一同轉身,讓她坐上馬桶座;自己靠住廁所的門,面向她站立。美少婦這才仰起頭來、上身微微前傾、有點吃力的把窄裙往腰上拉高,直到黑色褲襪下的兩條大腿都暴露了出來。然後,她一面伸手解開我的褲帶、拉下拉煉、撈出陽具、握在溫暖的小手中套弄;一面睜著黑亮的大眼,朝我深深望著問∶

  ������“喜不喜歡我?┅┅”她呶嘴問的時候,我才看見她兩片原是薄薄的唇都已經被我吻得又紅又腫、惹人心疼的樣子;便微笑點頭說∶

  ������“喜歡!┅┅尤其你這幅想吃雞巴的模樣,還真是特別淫媚呢!”

  ������“啊,是嗎?┅┅我┅最愛在廁所里,吸男人雞巴了!”

  ������美少婦雙手捧著我挺舉的肉棍,浪蕩無比地歎著說完,就引頸張口、以兩片紅唇含住龜頭;閉上眼睛,唧吱、唧吱地吮吸起來。每吸一口,她還更張大嘴,吞下更多一截肉莖;用薄唇緊緊匝住,狠命地吸、吸到兩頰都凹陷了下去。那銷魂的滋味,真難以形容!�

  �����我興奮地一手攬在她頸後,身體朝她臉上挺送、沖刺。而往下瞧著時,只見這女郎一頭烏黑的秀發,都被振得飄舞起來;從她喉嚨里哼出陣陣嬌美的聲浪,也不絕於耳、動聽極了!

  ������“吸得好,好舒服!┅┅你真會吸雞巴啊,張太太!┅┅”

  ������=============================

  ����������������(6)

  ������啊∼!小青,我┅┅怎麽竟把她當成你了?┅┅被自己樂昏了頭、信口喊出的話嚇了一跳,驚呼不已;連忙托起她的臉,仔細看著。而口中含著一根肉棒的女郎,仰頭睜開水汪汪的眸子,極其哀怨地瞧了我一眼,立刻又緊閉上;否認般地猛搖了一陣頭,才急忙吐出雞巴問我∶

  ������“你┅怎麽知道┅人家先生姓張?┅”

  ������“啊∼?!┅你先生也姓張?┅對不起!┅我┅弄錯了!”

  ������女郎的兩頰本來羞得通紅,一見我慌得結結巴巴,反而笑出聲來∶“好啦,不怪你。反正姓張的人太多了,你弄錯┅卻倒也猜對了!那┅你還要不要人家┅┅張太太┅吸你這只大雞巴呢?┅┅”

  ������被這也叫「張太太」的女郎搞得昏頭轉向;聽她這麽一講,我原先嚇著自己、幾乎要軟掉的肉棒,經她小手一搓,立刻又硬了起來。她笑咪咪地伸出丁香小舌,舔吮了一陣我的龜頭、將濕濕的薄唇,貼在肉莖上“唧、唧、唧!”的來回啄吻;然後才仰起頭、甩了甩被搞亂的秀發,淫蕩兮兮的瞄了一眼肉棒,瞟著我說∶

  ������“啊喲∼!你又長大了耶!┅雞巴挺得好威風、好好看喔!”

  ������“謝謝誇獎,真不敢當!┅┅那∼,張太太,你都是在廁所里┅吸不同男人的雞巴嗎?”

  ������“嗯!但我都是只吃雞巴,卻從來不跟他們接吻、或性交的喔!┅

  ���不過,既然你已成了唯一的例外,看來我┅只有暫時破戒了!”

  ������“啊∼!你┅真的願爲我破戒?”我驚訝不止地問。

  ������=============================

  (7)

  ������“嗯∼!┅想┅想 我的┅ 嗎?”問著時,她又舔了一下龜頭;

  ���把屁股在馬桶上扭呀扭的、兩條腿子向外劈分,一直分到她黑色的窄裙全都擠到腰肚上,暴露出整個下體誘人的曲線。

  ������「張太太」如此恬不知恥的問話和動作,令我難以置信。可是她那幅迫切、渴望的表情,卻又性感到了極點;便連忙猛烈點頭應道∶“還用問?當然是┅┅”同時拉她從馬桶上站起來、一把摟住。

  ������“非常想┅ 你啊!”急呼呼的答應時,兩手已掀起「張太太」的套頭上裝,看見她黑色胸罩下,耀眼、潔白如雪的腰肚肌膚;環抱過去,解了奶罩的搭扣,它就垮兮兮的、半落半挂在那兒。我扶她轉身背對我、面朝馬桶和牆;她立刻會意地彎下腰、兩手撐在馬桶蓋上,把窄裙掩不住的圓臀向後拱舉、翹了起來。

  ������“你┅可要溫柔點哦!┅你的雞巴┅好大,人家會怕怕的耶!”

  ������我不禁宛爾笑了,找到她窄裙腰扣松開、拉下臀後的裙子拉煉,再連褲襪、三角褲、都一並剝了,讓它全都挂在她分開的兩條腿上。刹時,「張太太」整個赤裸而誘人的下體,就這麽亮光光的、清清楚楚地呈在我眼前了!

  ������“啊∼!真美,真漂亮極了!┅┅張太太,你屁股好可愛呀!來,把它再翹高些,讓我瞧瞧你底下、更迷人的┅騷 吧!┅┅”

  ������如我想像,「張太太」的整個陰戶都飽含淫水、晶瑩得發亮。兩片又白、又肥的大陰唇,像蜜汁火腿般、夾著浸透漿液的嫩肉瓣兒;而夾在那曲折的肉瓣當中,一條細細的肉縫,更是令人暇思、引人垂涎。禁不住誘惑,我吻到她豐臀上,又親又舔;同時將手指探進她的私處,在紅得發紫、卻柔軟無比的小陰唇瓣上,來回掃撥。

  ������=============================

  ����������������(8)

  ������“啊喲喲∼!你┅太會玩了!玩得人家好受不了喔!┅啊∼∼!”

  ������在我挑逗之下,趴在馬桶蓋上的「張太太」,挺高了屁股,一會兒顫抖、一會兒旋搖,同時如莺啼般、嬌浪地陣陣尖呼。那香豔無比的模樣兒,真是教任何人見了都難以忍受!我停下舔吻她的豐臀,改成在她嬌軀後面弓著身子的姿勢;手繞到她的胸前,捏揉乳房、輕掐奶頭;而陽具也嵌在她股溝當中,一前、一後的挺、拱。

  ������“就愛玩你這個┅性感小妖精啊!┅來,再扭!扭你的騷屁股!”

  ������“怎麽叫人家┅妖精嘛?啊∼∼管不了了!真的┅受不了了!”

  ������我貼到「張太太」背上,親她的肩、吻她的頸;聽見她夾在急喘和尖細的嬌啼中嘶喊∶“哥哥!戳進去┅ 我的嘛,求求你!”

  ������當我的硬棒才剛插進她的桃源洞、還沒穩穩塞住陰道時,她就大呼一聲∶“啊呀∼!太好了!”隨即迫切地向後挺送屁股;我沒準備好,雞巴滑了出來。她尖聲叫著∶“不∼!!┅”我也急喊∶

  ������“別亂動,先讓我插進去呀!”

  ������“┅快!求你┅快點!人家┅急死了啦!”�突然┅┅

  ������廁所外有人敲門∶“喂!里面的,安靜點好嗎?別人還要睡哪!”

  ������我一慌,就從這夢里醒了過來。身旁坐著熟睡中的「張太太」,她上身歪倒、倚著我的臂膀、頭也靠在我肩上。┅┅我想看看她究竟是不是你,但不敢弄醒她;只見落在玲珑卻豐腴的胴體上,她因爲讀著而睡著的那本小說,正是李昂的「暗夜」┅┅

  ���������������������������������仁凱

  ���-----------------------------

  ����......����.......����......�

  天哪!方仁凱寫給我堂堂八頁的「信」,竟是篇教我簡直受不了的┅黃色小說!而且,而且他還壞死了、不把故事寫完;正到最緊張的關口、就那麽突然結束。害得我像被挑逗到都快要高潮了,才發現那男人的雞巴跟本是個虛幻、抓不著、也看不見的東西!┅┅讓人家急得要命死了!

  算了,什麽都別去想吧!反正明天、明天電話上,再跟他講清楚∶以後寫情書,一定要把情節寫完整些,千萬別再這樣折磨人啊!

  我濕淋淋的手指,再度插進燙得火辣辣的肉穴里,瘋了似的,抽、插、抽、插┅腦中浮現方仁凱在後面、扒開我屁股的景像。當他終於把大熱棒塞入空虛無比的陰道、不顧我要求他對我溫柔;勇猛、有力地捅進、抽出時,我也忘了身處何時何地;以爲自己就在飛機上的廁所里、「恬不知恥」的趴在馬桶蓋上、放浪形骸了!

  轉身俯在床上,我把臀部朝天跪撐起來、振著腰、旋搖、扭甩屁股。一面將手由底下伸到洞口,不斷揉搓那顆早就突硬的肉豆豆;一面感覺巨大的肉棒塞滿陰道、全身都脹得要爆炸的滋味。

  “啊∼,寶貝! 我, 我吧!┅┅”我喊出了口。

  “過瘾吧!張太太?┅┅”

  “過瘾┅┅舒服死了!┅寶貝,┅哥∼∼!┅你┅你好會、好會玩喔!”

  就像方仁凱信上寫的「女郎」、「美少婦」、「張太太」一樣,喊的時候,我都覺得自己好浪蕩、好淫賤;可是又忍不住那強烈的快感,一遍又一遍地呼喚∶

  “我愛死了!┅愛死你┅也愛死┅大雞巴了!┅┅”

  “嗯,這才是我的好女人,性感的┅小妖精啊!”方仁凱誇贊著。

  “喔∼∼!Yes!喔∼!┅我┅是你的女人!你的小妖精!┅┅好哥哥!你要我作什麽┅我都肯!┅┅只要你┅ 我! 死我!”

  我自慰的手指愈搓愈快,那顆肉豆豆被揉得愈挺愈硬;身子里他那根劇烈抽插的巨棒,也在想像中脹得更粗、更大了┅┅

  “真浪,張太太!┅你┅就作我的┅騷 妹妹吧!”方仁凱一面戳一面低吼著。

  “啊∼!好┅好!好哥哥啊!那你就 死┅妹妹的騷 !┅干死┅騷 妹妹吧!喔∼∼!┅┅喔∼!┅天哪,我┅我快來了┅┅寶貝┅哥∼!!我┅┅哎呀我的天哪!┅┅我┅Baby,Fuckme!┅┅Fuck┅Me∼!!┅┅Imgonnacome┅now┅┅Aaaahhhhaaaa!┅┅Oh,God,Im┅Comminnnggg!┅┅Aaaahhhhaaaa!!”

  喊出高潮的當兒,我生怕女管家在臥室門外偷聽到,急忙緊咬住唇,禁不住拚命嗚咽、身子在床上翻騰、滾動┅┅“死了!┅死了!┅真要死了!”

  ����......����.......����......�

  第二天,我還在昏沈沈的睡夢中,被方仁凱打來的電話吵醒,問我收到信了嗎?我嗔著罵他「好壞!」、說信里的「性幻想」太侮辱人了!叫他以後別再寫這種讓我覺得好那個、好不是滋味的東西。方仁凱趕忙爲他「冒犯」我而道歉,答應以後絕不再寫。

  但我一聽到他說不寫,反而立刻又後悔了,急忙糾正自己的意思,說我不認爲他「冒犯」了我。只是不習慣自己被寫成這種樣子;像┅好那個、好性饑渴似的。┅┅再說,我也不願意他因我不習慣,就不再把心里的話寫出來呀!

  方仁凱彷佛聽出我的口氣、和心中的矛盾;就問我是不是他寫得太離譜、跟真正的我相差太遠了?其實,我心里很害怕∶害怕他看錯了我、或認爲我是放蕩不羁的女人;可是也更怕他一眼看對、看穿了我,識破我總是在緊要關頭裝模作樣、掩飾自己的心虛,而盡講些口是心非的話。┅┅

  我無法回答他,但又不曉得該如何解釋,只好咬住唇、沈默以對。方仁凱看打不出迥響,便改了口氣∶

  「或許因爲我們只見過一面,對彼此印象有限;所以幻想的情景才不夠真實吧!如果見過幾次之後,可能幻想就比較逼真了,對不?┅┅」

  「就是嘛,唉!」我感歎了一聲,也爲自己找到下台階松一口氣。

  仗著不知那兒來的勇氣,接著又問∶「那┅我們┅要到什麽時候才能見面呢?」

  「別焦急,我們很快就能再見的!」方仁凱肯定地說。

  「真的嗎?┅┅」

  「嗯,一定,一定的!只要我們這段時間里,繼續密切連絡、增強信心┅┅」

  「哎喲∼!講得像口號似的┅┅知道了啦!┅┅不過,那┅你,你一定還會寫信給我、告訴我心里的話?┅┅」我感覺到自己心中強烈的期盼。

  「當然啦!會告訴你所有心里的話,只要你肯聽,也能習慣。」

  「我肯,我肯!也會┅習慣┅┅」我好急、好急地猛點著頭。

  從這封信、這通電話開始,我不但感情上更貼近方仁凱;而且在尚未真正看見、摸到他身體之前,只憑更多的電話傳情、和類似的「情書」性交,我的心也就像已經跟他上過床、作了愛似的;纏綿在绮麗的幻想中,和他如膠似漆、再也分不開了。

  毫無疑問,我是真的愛上「現任男友」方仁凱火般的熱情了!

楊小青自白(7)「現任男友」的熱情(中)

 

  爲了寫好這篇自白,我特地花時間到銀行保險箱,取回方仁凱前前後後寫給我的上百封「情書」,挑出最有代表「性」的[一語雙關吧?嘻嘻!]抄錄下來;以百分之百的真實,來對映、說明我跟他婚外情「關系」的發展。

  僅管我根本不是什麽「政治、公衆人物」或「電影明星」;我的遭遇和故事,與「世界上很多人都會犯的錯」八杆子打不著船;無意、也更無必要開什麽記者會「誠實、交待」自己不可告人的過去;不過,既然我已經公開坦白,不如就乾脆豁出去算了!而且,我相信這樣更能符合當前人們對「說清楚、講明白」的強烈要求;及滿足大家對某種「外遇」、「老情人」關系的好奇。

  尤其某些人「在外面玩女人」一不小心、或不得已,留下白紙黑字的證據;結果引起千萬人極大興趣∶想知道究竟有什麽神秘、或幕後陰謀;不但搞得烏煙瘴氣,還成了茶馀飯後的笑話。而事實真相呢?或許追根究底也沒啥大不了的,不過是男女真情流露,「摸摸小手」、「準備點中餐」、「陪睡個午覺」嘛;或性趣上來,彼此享受一下溫馨、親熱親熱時,滴了些液體、沾到旅館床單而已。如果沒人知道就沒事;可是若被掀了出來,面子上挂不住、一火大,就非得要犯錯的一方受懲罰、付出代價不可。

  說穿了∶這完全是咱們中國人┅不,新、老台灣人社會,充斥的虛僞、和假道學作祟;強迫人家不得不說謊掩飾、冒充清白,還要他(她〕說自己早已一五一十、澈底澄清了所有的疑點。┅┅真的,如果看透了,自然會覺得∶這種事,何值大驚小怪?真是無聊極了嘛!┅┅

  瞧人家老美克林頓總統,跟見習生柳文斯基小姐,摸摸她的奶;一邊打電話商量國家大事,還一邊喂她在公事桌下吃「點心」。雖然鬧出大笑話,但好多人照樣同情他;說他小時候,自尊心被壓抑太深,得到的不夠;雖當上了總統,還是跟凡人一樣,想發泄發泄、舒服一下;根本算不上什麽大錯特錯┅┅

  而他的老婆又很識大體,花了好多工夫,一面爲丈夫辯解,一面暗示∶她與全國成千上萬作太太的一樣,基於女性主義的「自主」意識,雖願忍辱負重,卻不見得就會再和老公同床。最後,老美整個社會都理解到∶總統的一家,跟普通人民(頭家)沒什麽不同;反而在鬧翻天的彈劾案上放了他們一馬。

  (僅管希拉蕊故意不說清楚她跟那位自殺故世的白宮男同事--福斯特究竟有何暧昧關系;而且,人們猜測她早就跟那男的有泄,只可惜提不出證據、藉此笑話、或打壓「第一家庭」;僅管我也不欣賞希拉蕊那幅假兮兮的樣子,但還是打從心底非常佩服她!)

  咦∼,老娘今天吃錯藥啦!?怎麽寫自白寫著寫著、扯到這題外話,便喋喋不休講個沒完沒了?把什麽有的、沒有的、全都攪和進來;浪費網路資源不算,又占了元元寶貴的篇幅、叫愛好色情的網友們聽我胡說八道?┅┅另外,我上面寫的「一派胡言」,可能還會讓不知最近台灣消息的朋友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覺得好「霧煞煞」、「蒙喳喳」哩!

  抱歉,抱歉!還是言歸正傳,繼續寫我這篇不打自招的「楊小青自白」,好滿足一下┅人家(我)的發表欲吧!

  ����......����.......����......

  對了,對了!開頭提到「抄錄」方仁凱寄的情書時,其實我心里真正要講的是∶

  當你愛上一個人後,就會不知不覺、各方面都受他影響。輕的,在思維、想法、和觀念上被他洗腦、樣樣唯他是從,毫不懷疑。重的,就會把自己的喜好、興趣全都擺一邊;盡做些他愛的事、依他的喜好發展興趣。等到病入膏肓,就連身體的小動作、講話的口吻、談吐特徵,都會被同化掉,變得跟他一個樣兒,分不出差別。難怪人說∶男女兩人的臉會愈長愈像、像到連表情都相似的時候,就成了「夫妻臉」呢。

  這,就是我抄錄方仁凱情書時,最重要的發現∶我已被他巨大影響,漸漸失去了自己!不但講話的口氣像他,連寫自白的語法用辭、和文章的思路架構,也都被他「同化」了!┅┅

  大概這也正可解釋,爲什麽我讀朱莞葶的「小青的故事」時,會認爲文章是模仿我口氣寫的。原來跟本不足爲奇,當我告訴朱莞葶那段「故事」時,說話的口吻、和講的內容,都已經學得像方仁凱一樣了嘛!而現在,我抄錄他的情書,感覺他寫信的口氣也好像我一樣,起先頗爲納悶;後來才發現∶--是我像他嘛!

  有沒覺得?我會寫出這些,其實滿莫名其妙的?連自己也搞不清怎麽回事兒?!好啦,好啦!又是一段噜嗦的題外話,我還是就此打住,再次言歸正傳。不然,可真要挨罵了!

  ����......����.......����......

  我收到這封也是厚厚的、一大包的信,是距上封貼出的情書,一個半月後的事。

  其間,他已經寫給我四個「绮麗的夢」。描寫的幾乎全是男歡女愛、銷魂蝕骨的情景。每次我讀著讀著,就忍不住情緒蕩漾、性亢奮起來;信沒念完就開始自慰。弄到自己高潮疊起、全身乏力;連方仁凱寫的字都看不清了;只憑腦中想像他怎麽說、怎麽做,我又會如何如何反應;把美妙的幻想,溶入他的夢中,在超越時空、無比神奇的境界里,與他心靈做愛。┅┅

  接到這封情書,我也不例外先拆開、念完第一頁,就將信收好;然後等到晚上我兒子和管家都各自回房睡了,再好整以暇關上臥室的門、到浴廁間、把浴缸的水放滿;預備一面泡澡、一面慢慢讀方仁凱寫的「绮夢」。

  這夜深人靜時,我像個赴「幽會」的女人,在盛滿熱水、覆著香皂�的浴缸前,緩緩寬衣解帶。一面脫、一面想像情人就站在身旁,目不轉睛地瞧著我。開始的時候,我嘟著嘴、嬌嗔似的說∶

  「寶貝┅你,怎麽老是愛寫那種┅教人家看不懂的東西嘛?!」

  「什麽東西?我的情書你怎會不懂呢?」我脫光了衣服,還聽見他不解地反問。

  「你瞧、你瞧!這整頁講的都是┅」我拿起方仁凱情書的第一頁,對他揮著。

  ���-----------------------------

  ����������������(1)

  ���親愛的小青∶

  ��������������一九XX年X月X日

  ������「愛情」,確是一件難以捉摸的東西。它有時令人覺得真實、美麗,即使沈醉在它的浪漫中,仍然會對未來充滿希望。但下一刻,又教人莫名其妙地惶恐,害怕虛幻的憧景只是海市蜃樓,飄渺如煙、稍縱即逝。

  ������「愛人」的心,也像個怎麽抓也抓不住、握不牢的東西。你只知道它珍貴無比,想小心翼翼護呵它、守住它。可是,你愈擔心失去、愈感覺焦慮,也就會産生愈迫切的「占有欲」。結果,反而更容易失去它。因爲愛人的心,終究是屬於他自己的;即使被捕獲了,它�依然狂野、需要自由。

  ������於是,熱愛中的情侶,總要問∶“你(你)將永遠永遠愛我嗎?”而貪戀「愛情浪漫」甜蜜的男女,也大都會毫不遲疑地點頭應道∶

  ���“當然呀!真到永遠永遠┅┅直到海枯石爛┅┅”

  ������然而,身爲見證人的大海、磐石,卻總是看盡了人間的悲歡離合;(大多是背叛、逃逸的生離,而不是死別)抿嘴嘲笑人們的愚蠢。也默默無聲地告訴他們∶純粹浪漫的愛情,是無法久遠、永�的;因爲它還須要兩人的「承諾」。不過,就算承諾可以讓你稍稍安心一點,卻還是不能保證戀人不逃之夭夭、丟下你、遺棄你┅┅。

  ������我不禁懷疑∶令人迷惘的愛情、和長相厮守的應允,可能根本就是�兩件互不相干、也不見得有必然關系的事吧?!┅親愛的你,是否也覺得如此呢?

  ������或許這問題太嚴肅、也太難以回答了。我建議∶在你找到答案之前,我們暫時進入彼此的想像,享受一下兩人尚未看見、觸摸到對方時,僅憑心靈互動,就能陶醉於如幻似真的甜蜜,好嗎?

  ������-----------------------------

  「你看,除掉最後一小段,講的全是抽象的理論。人家可被你弄糊塗了!雖然我感激你花那麽多心思,爲的是使我了解愛情人生;但我真正要的,並不只是一些大道理呀!┅┅」我故意呶嘴嬌嗔。

  「你可以甭理會、直接念第二頁呀!┅┅嘿!小青,你┅屁股滿翹的嘛!」

  「是嗎?┅寶貝,你真的喜歡┅我┅翹翹的屁股啊?」

  伸手試水溫的時候,我故意彎腰、聳起臀部,像恨不得要他撫摸似的。然後一面款款扭著屁股,一面回頭問道∶

  「想看人家┅洗澡嗎?┅要不然,就來陪我洗個┅鴛鴦浴吧!」

  我 入澡缸、身子浸入熱水和香皂泡�里。滿足地歎了口氣、閉上眼睛,感覺就像等著方仁凱也脫光衣服、進來參加。我拾起信紙,開始繼續讀他的「绮夢」。

  ���-----------------------------

  ����������������(2)

  ���「紐奧良的春天」

  ���������費了番工夫,才跟楊小青商量、策劃完成,兩人在美國南方著名的曆史文化古城--紐奧良見面,共渡一個周末假期。由於這是我們第一次相約到極富浪漫的地點邀遊、兼幽會,心頭感覺格外興奮。而我一下飛機,正四處張望、尋找比我早半小時 達的她;就看見一位窈窕佻女郎,擠在人群中對我招手,臉上還挂著露齒、迷人的笑靥;就立刻奔過去,將她一把攬入懷里;像其他洋人情侶一樣,不顧衆目睽睽,熱烈擁抱、接吻┅┅

  ������搭計程車往古城的旅館途中,楊小青緊緊偎住我;兩只黑亮的大眼一眨一眨的,彷如對我笑著、說她好開心、好高興喔!我也盯著她直看,不時吻她香噴噴的面頰、耳根。車窗外,明媚的陽光正照耀著蔚藍的天空下、色彩鮮豔的沼澤景致∶朵朵白云間,枯藤、老樹,撐出水面;成群的飛鳥,也正自由自在翺翔於青綠、濃密的叢林上方┅┅

  ������但這些美景,都 不過我的心上人。只有她、她的笑顔、她的柔情、在我耳畔的親吻、切切私語,才是我所有神智的專注、整個靈魂的晌往!而紐奧良古城的優雅風情、堤外密西西比大河悠悠的浪漫、及四處迷漫古典爵士樂聲的情調,又怎能與我即將和楊小青溫存的纏綿,相較于萬一呢?!

  ������“凱,告訴我,是真的嗎?我不是┅在作夢吧?┅”她喃喃地問。

  ������“當然是真的啊,小心肝!作夢的,是我∼!”我逗著她。

  ������“你騙人∼!壞死了啦,把你掐醒喔!”

  ������楊小青真的輕掐了我一下。但立刻附到我耳邊說∶“我好愛你!”

  ������-----------------------------

  (方仁凱的信,第一頁那麽嚴肅、第二頁又如此浪漫;令我不敢相信是同一個人寫的同一封信。但它如詩的文筆,卻深深打動了我;即使現在抄錄時,仍不由得感慨萬千、回想到自己躺在浴缸里讀信時,心中的震蕩┅┅)

  「寶貝∼!我┅我也好愛你喔!┅」我停下讀信、閉上眼睛,禁不住歎出聲來。

  浴缸里,夾緊的兩腿開始交互搓磨;感覺自己滑溜溜的腿根當中,有如點燃一團熊熊的烈火。我無法想像方仁凱夢中的「楊小青」會怎樣?要是換成了我,恐怕計程車還沒開到旅館,連摸都沒摸一下、光腿子互磨,就要高潮了呢!

  「寶貝!┅┅一到旅館,你就跟我作愛!┅┅好嗎?」

  想著自己央求他時,我一手己伸進水中,探到私處,扯住濃密的陰毛叢,一拉一拉的;同時腳蹬浴缸,把屁股陣陣往上擡;惹得香皂泡�直蕩。

  「怎麽,等不及啦?!」方仁凱問我時,還笑笑的。

  「嗯∼!急┅急死了!」我喘起氣來。但立刻又忍了住,拾起方仁凱的信來念。

  ���-----------------------------

  �����������������(3)

  ������這一點也正是楊小青可愛的地方;她假作嬌嗔地擰我手臂,卻同時說她愛我,又將另一只小手移到我胯間,在褲頭上輕輕拂動;好像探測我底下家夥硬了沒有。

  ������“怎麽,等不及啦?!”我笑她猴急。

  ������“嗯∼∼!盡譏笑人┅┅人家不跟你玩了啦!”

  ������“好,好我不笑,待會兒一到旅館,咱們就上床,可以了吧?”

  ������“那∼還差不多!”楊小青握住我硬梆梆的東西,露齒笑著說。

  ������這家座落在古城法國區的豪華旅館,是個舊樓改裝而成、一邊面臨熱鬧的商店街、一邊環繞長滿芭蕉和熱帶幽叢的中庭四合院。房間雖不多,卻都精心裝璜布置得古色古香、也充滿盎然春意。

  ������我們一看房間,馬上就滿意訂住下來。賞完小厮打發他走、楊小青立刻跑到中央的大床上,試著壓壓床墊子,看扎不扎實;然後轉過頭、很暧昧地笑道∶

  ������“好好喔!寶貝,哥!這床┅該經得起我們┅┅”她笑得好媚。

  ������我由背後抱住她,雙臂環著柔順、纖巧的嬌軀,吻在微微薰散香氣的頸上。楊小青一仰起頭,我就輕輕咬著她的耳垂問∶

  ������“喜歡那種┅很用力的作愛方式嗎?┅┅”

  ������“嗯!只怕床還不夠牢┅會呱呱作響┅”楊小青在我懷里扭著答。

  ������“那你就盡量忍住,不要亂動亂扭就好啦!”我逗她。

  ������=============================

  ����������������(4)

  ������要楊小青不亂動、亂扭,是說著玩的。沒想到她卻當真,調轉身,兩手繞住我脖子,嬌媚地笑著說她會完全都依我;凡是我喜歡的,她都願意做;包括在床上不準亂動,只能強忍快感、全力壓抑身子要蠕動、屁股想扭甩的欲望┅┅。

  ������“小心肝,我怎會那麽殘忍呢!┅┅愛你都來不及,當然要你盡情享受呀!┅再說,我就最愛看你扭腰、甩屁股的┅淫蕩樣兒了!”

  ������我捧住楊小青的豐臀、揉將起來。直到她嬌喘出聲,我才拍了拍她屁股說∶“一塊兒先去泡個澡,再上床吧!┅┅”

  ������旅館房間連浴室都布置得像法國豪宅,描花的大瓷澡缸、綴著裝飾的銅衣架、噴過花香的「畢德」(下體洗滌盆)┅┅;在十九世紀末流行的燈飾烘托下,顯得極富異國風情。和楊小青互脫了衣衫、赤裸袒裎相視時,不禁也覺得十分浪漫;連連親吻、愛撫中,聽見她喃喃呓著“Oui!┅┅Oui!┅┅”

  ���大概真是感到迫切吧,我們的鴛鴦浴還沒洗兩下子,就在楊小青的催促下草草結束;光著身子、手牽手奔回房間;擁抱著跌進大床、在柔滑的褥上,輾轉、纏綿┅┅

  ������這回和以往都不一樣的,是彼此熱烈親吻、愛撫之後,我主動要她仰躺著,完全不做任何事;單單享受被我舔食、讓我爲她「口交」的服務。我說因爲我們做愛以來,每次都由她先吃我雞巴,頂多也只是兩人做69式的法國口交;她卻從未一人好好獨享過被男人吃的滋味。┅┅

  ������楊小青先還腼腆地搖了搖頭,但顯然毫無拒絕的意思;我才一哄著�,她就躺靠在墊高的大枕上,兩手向後伸到嵌襄了花飾的床頭銅杆上、緊緊拉住;不勝嬌羞地緩緩、微微展開兩縧玉腿┅┅

  ������-----------------------------

  讀到方仁凱夢中說他要吃我,竟使我全身浸在熱水里都禁不住顫抖起來。忙爬出浴缸、擦乾身體,抓著沒念完的信就裸身奔回臥室;也學「楊小青」一樣,背倚床頭的大枕、頭靠住床頭板的橫杆,然後閉上兩眼、緩緩展開大腿┅┅

  ���-----------------------------

  ����������������(5)

  ������這時的楊小青真是美極了!我從沒見過像她這麽風韻十足的女人。嬌羞中充滿誘惑、浪蕩中卻又散發著某種神秘;讓我刹時不敢相信∶自己雖和她有過多次深刻而激情的性愛,但仍然滿懷著探險者般的心情,企圖發現她心中、和身體里蘊藏的更多、更美妙的神奇。

  ������在她似乎還不願完全張開的腿間,我伏下了身;臉頰被她大腿內側雪白的肌膚輕擦著,如夾在兩丘當中。而觸目所見的,正是那引人無限暇思的山溪峽谷泉;複朝前探進,到臨有如蘸滿了清泉的晶瑩水珠、閃閃發光的深溝邊緣。再近窺之下,才發現它既像朵深山中豔麗的花卉、卻又如汪洋里的一尾小海蜇;玲珑、精致無比。令我贊歎自然造化的奧妙之馀,也興起強烈的欲望∶要把楊小青身體的神秘,完全看清楚、探索夠;而且更仔細地體會個透澈!

  ������“啊,哥∼!┅你┅在干嘛呀!?┅怎麽┅沒動靜哪?┅”

  ������“喔!你美麗的┅ ,讓我看呆了!”

  ������“哎唷∼!真羞┅人┅都快急死了,你┅還慢吞吞的┅光看┅”

  ������我這才伸出手指,探到楊小青的私處;先在陰戶四周細致的肌膚上輕輕遊動;從她大腿盡頭、鼠蹊凹陷處遊到肥腴的大陰唇上壓揉;然後指尖滑向中央,在觸到她小陰唇嫩肉瓣之前,又縮回去、改道沿著鼠蹊的凹陷朝屁股底下走;但也沒深入探究,只在曲線光滑得像蛋殼的臀底摸了摸,就再度移回到她鼠蹊部、停了住。┅┅

  ������“喔∼嗚!你┅┅怎麽搞的嘛?!┅盡在人家四周挑逗┅”

  ������抱怨時,楊小青整個下體不停戰栗、抖動,就好像我眼前的山丘、谷都地震了般。而她兩腳分開蹬床、雙膝並住、成爲倒V字形;我的頭被緊夾在當中,跟著陣陣左右搖晃,也幾乎透不過氣了!

  ������=============================

  ����������������(6)

  ������我向她胯間拱進、兩手把楊小青的雙膝向外一掰,叫道∶

  ������楊小青急忙解釋時;立刻將雪白的大腿向外劈分、攤了開來。我也就把臉湊到她如桃花源的肉洞口,輕輕嗅著、吻著。過近的距離下,我兩眼無法對焦,只見到模模糊糊、如水波蕩漾般晃動的黑、白、紅、紫一片色彩;得全靠鼻子的嗅覺、唇舌和手指的味覺、觸覺,猜測它美妙的形貌、品嘗它的芳香。但即使如此,我知道也絕對弄不清它奧秘。

  ������“噢哦!┅噢∼∼嗚喔!┅┅”突然,楊小青受不了似的,掙扎地挺直張開的大腿、壓在我肩頭;整個屁股擡離床面;把又濕、又滑的陰戶抵在我臉上,向上一聳、一彈的悸動、顫抖。

  ������“那┅那你就┅不要再逗人家了嘛!┅”楊小青哭喪似的求著。

  ������“不是逗,是烘啊!┅我得把你這海鮮湯鍋烘熱了,才好喝、好吃它呀!┅乖乖,暫時忍著些,待會兒我剝開你這個,蚵仔殼、舔進里面嫩肉的時候┅你就會高興都來不及了!┅┅”

  ������“可┅寶貝∼!┅人家早就┅熱得┅快死掉了啦!┅┅”

  ������楚楚憐人的楊小青難熬地喊著。但我沒再理會她,手指探到她兩片觸手溜滑的肉瓣上開始輕搓、挑撥;時而壓壓、扣扣鼓脹的陰核。心想∶女人嘛,就得要把她的情調給挑起來,才會更美呀!

  ������=============================

  ����������������(7)

  ������緊抱住膝彎的楊小青一面喘哼、一面左右搖頭;秀發散落在臉上,雖然半遮著妩媚的面龐,卻掩不住她龇開紅唇、倒抽著氣息時極度迫切的表情。我什麽也不想,雙手伸到她乳房上、不斷捏揉;然後低下頭、埋進水汪汪的肉穴、舔吻起來。┅┅

  ������“啊∼!┅┅啊!!┅┅好舒服啊!┅┅”

  ������楊小青喊出了銀鈴般滿足的呼喚,我也同時體會到她需要的強烈;便更殷勤、更細心舔她濕燙無比的肉荷包。以舌尖掃撥精致、細嫩的肉棱,或探到肉摺縫里來回刮弄;時而輕挑、時而熱烈地舔遍她整個洞穴外部。然後一手移回到她腿間,伴同舌頭的動作,搓擦、揉捏陰唇肉瓣,擠弄中央凸凸挺起的肉蒂;不時還探到屁股下面,輕輕扣刮她的臀肉。

  ������“喔∼!┅哦∼∼喔嗚!!┅好好┅好美┅舒服死了!”

  ������聽見楊小青歌頌般的贊美,我興奮了起來,用嘴唇銜住她那顆陰核肉粒,一面吮吸、一面往上輕扯,直到她唱出高昂而嬌美的呼聲;又一手繼續捏奶、將另一只手指插進濕滑的洞中,扣扣挖挖、迅速抽送;同時刺激她全身上下的里里外外,使她叫得更大聲。

  ������“夠享受吧,小乖乖?┅┅”我故意問她。

  ������“享受!┅哥∼!我┅好享受喔∼!┅┅”

  ������顯然沈醉在我予她的快感中,楊小青無比淫蕩地搖起屁股;也不再握住自己的膝彎,雙手伸下來摸我的頭發。但當她逐漸亢奮、兩腿�落下、蹬著我的肩膀、開始猛烈挺聳陰阜,把整個濕淋淋的肉穴,湊到我臉上磨輾的時候,她已瘋狂得幾乎把我頭發都扯掉了!我吼出聲,兩手抓住她豐圓的屁股肉瓣、狠狠用力捏下去┅┅

  ������=============================

  ����������������(8)

  ������“啊喲啊∼!┅啊┅啊∼∼!!┅┅”楊小青迸出尖聲的呼喚。

  ������她屁股肉緊的同時,我迅速側轉、橫臥身子,將她兩縧大腿一掀、以手臂壓住;使整個下體擡高起來、像張餐桌似的,而端放在雪白的桌上、楊小青錦簇花團的陰戶,就纖毫畢呈地暴露在眼前了。

  ������我興奮地、大聲宣示∶“┅要吃你的┅海鮮湯鍋了!┅┅”

  ������一叫完,我就立刻埋頭到楊小青沸騰的蜜穴上,稀里呼噜地舔著、啜著;一下輕噬、一下又用力吮吸。把不斷溢出、鮮美可口的淫液、漿汁全都舔進口中;更縮尖舌頭,插入她陰道里一抽一戳的急速進出。引得她小肚子都失控了般、陣陣痙攣、起伏┅┅

  ������“啊!美死了!┅要┅成仙了!┅”楊小青樂得放聲直唱。

  ������我一面舔吻、愛撫,一面捧住她因爲這姿勢而擡離床面、肌膚緊繃得又光滑、又圓潤的豐臀,不斷搓揉;手掌蘸滿了她肉穴底下潺潺溢出、流下的淫水,抹在她屁股上。不知爲什麽,楊小青突然咬住自己的手,喉中迸出異樣的嗚咽。怎麽,不叫床了?┅難道屁股被摸得不舒服?┅”我擡頭問她。

  ������“不∼!┅舒服!舒服嘛,哥∼!┅摸我┅弄我屁股!┅我愛死┅愛死你┅摸屁股了!┅啊∼!!快┅快點┅舔我、摸我的屁股嘛!哎呀∼∼!┅┅人家┅都快要┅來了啦!┅┅”

  ������知道楊小青馬上要高潮了,我把指頭滑到她肛門上,在微微凹陷的肉坑里轉呀轉的;感覺她屁股眼肉圈的菊瓣肌一收、一縮,像告訴我什麽似的。便手指稍稍用力、緩緩插進她緊窄、狹小、卻又十分潤滑的洞中,輕輕抽送;同時再度舔著陰戶,直到她狂喊起來┅┅�

  �����-----------------------------

  「天∼哪!!」我在臥室床上,讀方仁凱寫的「绮夢」;一口氣念下來,興奮得幾乎都喘不過氣了。我一手翻信紙、另一只手伸到胯間、指頭插進陰道,急促的自慰,也令我達到高潮邊緣;就丟下了還沒讀完的最後一頁、閉上眼睛,讓自己全心投入方仁凱蕩漾的夢境;如他所說,把兩人的想像結合起來。

  「天哪,寶貝!┅被你摸得、舔得簡直┅太舒服、太舒服了!┅」

  「那就快叫哥哥啊!讓哥哥聽了┅心里也舒服!」

  「哥∼!┅好┅哥哥∼!┅┅你好好、好會玩喔!」我嗲聲嗲氣的喚著。

  方仁凱尖尖、滑滑的舌頭又戳進我的洞里,像小蛇般蠕動、抽插;嘴唇在我一定好紅、好腫的肉瓣上磨來磨去,發出唧唧喳喳的聲音;惹得我瘋狂地把屁股不停往上擡,好讓他舌頭插得更深、嘴唇磨得更用力。

  「Ohhhhh,Baby!┅┅Stickit┅inme!Plea∼se,Oh┅please!┅┅Pleasedontteaseme┅anymore!┅┅」我神智不清地哀求他戳我、別再整我了!

  「Youlikethat,heh?┅Liketogetfingeredintheass,dontyou?」

  可是方仁凱舌頭又突然抽出我的陰道,還滿臉濕漉漉的、問我喜不喜歡被手指戳屁眼?我刹時空虛到了極點,只知強烈需要一根東西插在身子里,不管那個洞洞都行。就立刻急迫不堪、好大聲、好大聲地喊著、求著∶

  「Yes!Ohhhh∼Yes!┅Iloveit,Ineedit!┅Pleasedontmakemewaitnow!Please┅┅fingermyass!┅Plea∼se!!┅┅啊┅啊┅啊∼∼!!┅Yeeessss!」

  他的(我的?)手指終於插了進去,被肛門肉圈圈緊緊匝住。剛一開始,我感覺的不是痛,而是那種非常受不了、非常難熬、好酸好酸的味道。可我同時想到∶這正是方仁凱愛我、所以連最「肮髒」的地方都不嫌,願意跟我好親密好親密的表現呀!不管怎樣,我也得忍著、接受他啊!

  「Aaaahhh!┅Yes,Yes!┅Stickitin┅In,In∼!!┅Insidemyaaaassssss!┅Yes!┅Ooooohhhhh∼∼Yessss!!┅┅Wwwooo∼aaaa∼aaaa∼Auooohhhoooo!」

  我失魂般地叫著、嗚咽著。承受指頭推進腸子,在里面緩緩彎曲、攪動;從自己手指的感覺,連想到方仁凱手指的感覺;從我另一只手掌捂在陰戶上猛烈直揉,想到他濕答答的臉、鼻、唇、舌,在我像幾乎被輾爛的花朵上吮舔、噬咬┅┅

  「小乖乖!你可愛的┅ 、可愛的屁股,都是我的!對不對?」

  方仁凱糊噜噜地問我,我也立刻語無倫次地回喊著∶

  「Aaaahhh∼Yes,Yes!┅┅Imyours!┅Mycunt、myass┅areallyours!Oh,myba∼by!┅┅Fuckme∼!┅Fingerfuckmyassnow!!┅┅」

  他的(我的?)手指插得更深、嘴巴舔得(手掌揉得?)更熱情了。我感覺洶湧而上的高潮就要來了。可是,不!我還不要那麽快就高潮,我還要念那只剩一頁沒念完的情書、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