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說我和小姐們的事兒( 第1-2部)

開妓院,要開得好,長盛不衰。真的是一門很大的學問。最近道上有香港14k的同行經營了20多年,被一網打盡。其中很多經驗教訓,實在令人反思。我在國內連開了3家,連續經營4年,總體來講風平浪靜。到現在我當時旗下的小姐還能繼續我的事業,辦得有聲有色。相比之下,真的很感欣慰。這其中有很多奧秘和經營訣竅,已經在我2年前連載的心得裡有詳細的闡述。相信很多園子裡很多老的網友一定還記得。這裡我也不想再重複了。我這裡主要談我和小姐之間的事情。我想這也是廣大網友最為關注的話題。

開妓院對我來說並不是賺錢的手段,我一直有正職。在國內的一家外資公司裡做業務。這起頭是我們這個公司裡的人都是喜歡嫖的。從總經理到部門經理一直到小職員都是身經百戰的。而且我們這一行的交際談業務一般也在這花街柳巷中進行。每個月公司還撥很多用於交際的經費。當然是招待客戶用的。人在這種環境下是根本無法免疫的。我當時每個月也有一筆費用。用於招待客戶。大概1萬多塊。對於一般客戶,最多擺個飯局,每個月最多2,3千塊的開支。如果把節餘還回去,公司也並不在乎這點小錢,要知道我們這行在當時利潤是很大的。每個月幾萬塊的交際費對公司來講根本算不了什麼。如果把節餘太多,反而讓老闆覺得你辦事不力。所以每個月我都要找朋友很多飯館的發票,把節餘報掉。除了交際費,個人收入也很不錯。一直到我出國,每個月都在2萬以上。 而我的工作很大一部分就是要出差,找客戶。那時生意都很好做,只要一報公司的名字,都會肅然起敬。有些客戶也不用招待,他反而來招待你。我每個月只要寫個報告,做個賬目匯總,就算萬事了結。吃這口飯要不變壞是很難的。我說這些就是要讓大家知道,這嫖字一定要有強大的經濟基礎的。不但要自己的收入到位,還要你的上司和環境都支持你。所以大家一定要量力而行。有大錢就大嫖,有小錢就小嫖。不要鬧得收支不平衡,引起很多麻煩。《待續》

先謝謝藍顏同學幫我把2年前的帖子重新整理出版。真不知道他是怎麼找到的,還是早就收藏了。我平時比較忙碌,而我的回憶錄基本都是意識流,全靠有心的朋友支持幫忙收集整理。今天週末休息特別為大家騰出時間,繼續上次的話題。

說到和小姐的故事,真的讓我寫幾本長篇小說都未必能盡言。我覺得每個小姐都是一部小說,都要細細品味。我所接觸的小姐都來自社會不同的層面,每個人都是一個謎。要解開每一個謎,都要花很長的人力和物力。不是每個人都有這個能力的。所幸的是這些條件我都基本滿足了。一份穩定高薪的工作,天天紙醉金迷的工作環境。人的慾望真的是無限的。而我的慾望在這種環境的滋潤下無限膨脹!閱女無數,真的很適合形容我。先說說我碰到的第一個小姐。她是我在上海的貴都飯店認識的。那時候貴都是我們招待客戶的重要據點之一。老上海都知道90年代初的貴都是個什麼樣的地方。那裡艷歌鶯舞,什麼樣的美麗女人都玩得到。我那時剛出校門不久,還有些免疫力。每次去都不怎麼碰女人,最多和小姐們說說話,吃吃飯。直到我碰到了她。

她是上海華亭賓館早期的大堂領班。那時的華亭的領班都是從上海美女中精挑細選出來的,比挑空姐的要求還高。英文很好,說話得體,但是收入在當時不是很高,後來辭了職自費留學去了一趟新加坡。回來就在貴都做了小姐。雖然做了小姐但是還是很得體。至於她為何會從新加坡回來,她一直沒詳細告訴我。我也不方便去深究,據我觀察一定是給人騙了。她一直對我很好。我每次去她都陪我。還帶我去她家裡玩。她總是落落大方。又不失親切。那時貴都陪酒的價格一個晚上也就3百塊。有的小姐要走好幾個台。而我去了,她就不換台。我們在一起能聊很多事情。她很少跟客人出台,但如果價格特別高,才會出台。她出台的底價都是3千塊以上的。但是和我在一起,卻出了3次台。每次都很盡心。而且每次都是象徵性收一點。有一次是在她家裡,我去接她上班。她還沒起床。那時天氣很熱,她穿得很少,她身材很勻稱,沒有一點綴肉,陰毛很茂盛。我馬上上了她,那次是最盡興的。她在床上很溫柔的,嬌喘連連。隔壁睡者她的外婆也顧不上了。我和她的關係有點像進入戀愛的角色。但也不全是。有一次我去找她,她找了另外一個男的。可能比我更有錢,陪了很久才過來。雖然她還是陪了我,但是我很不爽。從此就沒再找她玩了。後來聽說她去了日本了,我還是聯繫上了她。我在美國的時候和她打過一次電話。但是她已經結婚了。是個日本老頭,很有錢。這件事我有點後悔,畢竟當初她是做小姐的,她需要賺錢的。我那時條件好,很有優越感。對女人不忠看得很重。這件事之後我對女人要寬容很多。

在貴都的日子裡,我真正下了海。偷嘗了禁果。享受到了真正的魚水之樂。但是和這位領班小姐的關係是我的心頭之痛。這麼多年了,我也是第一次說出來。但是人在痛苦中成長成熟。好在貴都裡一直不缺乏麗人。我們公司在貴都有一個長包房。主要用來招待來自香港的代理商。那時我剛出道,主要跟著我的部門經理走南闖北。但也有不少時候我要獨擋一面。那時貴都的小姐主要有上海本地的女人構成的。很多都是在各名校的女大學生。都是在那裡吊老外,想出國的。成功率應該說還算高的。最壞的也能掙到很多錢的。那時的貴都就像後來北京的天上人間。集中了上海所有的美麗的小姐。有很多從貴都出去的小姐,很多繼續在淫業施展才華。很多都晉級成各地方上的媽咪桑。也有不少小姐在這裡成功地淘到金子,轉變自己的人生。這裡有復旦的,也有音樂學院的。我的部門經理就有一個相好的音樂學院的女生,在貴都做小姐,泡到了香港的演藝界的人物。後來做了歌星。老在電視台演出。還有一個電視台的主持人。也有從貴都出來的。我認識的一個小姐,是音樂學院鋼琴系的。能談一手好琴,歌聲和長相也很美。身材修長。是典型的男人的夢中情人。她在貴都大堂又彈琴,又陪酒。但是很少出台。因為我經常去,總能看到她彈琴唱歌。漸漸就熟了起來。她的出台費沒有5千石下不來的。雖然我也消費得起。但畢竟成本太大。後來我經理上了她。我經理每個月有近4萬塊的交際費。那次他花了2萬多塊才得手。一般演藝圈的女人都要求很高。她們是最貴的。因為她們有很多場面上的應酬。化妝品,服裝首飾,都是頂級的。但是我認為如果讓我花那麼多錢去玩,真的不值得。雖然我經理操過那個小姐之後一直喊值,但我知道他也很心疼那2萬塊錢的。對我來說男人花那麼多錢在女人身上,真的是很丟面子的一件事。我更喜歡能倒貼的女人。說明自己有魅力。很有成就感。而我找小姐都是本著這個原則來做的。

貴都的小姐雖好,但是一般出台的都很貴。而且在裡面也就是陪陪酒,唱唱歌。沒什麼實際內容。而我和我們公司裡的人都喜歡這實際的內容。對我來說,我並不喜歡喝酒唱歌。就是喜歡上床。有什麼話先到床上再說。這樣的環境往往折騰老半天都成不了事兒。所以我們開始慢慢從貴都這個主戰場撤下來。後來轉到了揚子江大酒店。那裡的小姐也很多。而且很雜,不全都是上海小姐。要知道當時上海人對外地人是很排斥的。我想所有中國其他的地方的人都有這種感覺。那時候我基本都不會找非上海的。但是到了揚子江,我這個觀念,開始慢慢有了改變。最早讓我改變看法的是一次在餐廳吃飯碰到了幾個四川的小姐。那時候我們已經把長包房轉移到了那裡。那時候我和經理中午在餐廳吃中飯。幾個小姐突然也進來吃飯。我頓時覺得眼鏡一亮。那頓飯下半截愣是沒吃進去。和我以前見過的上海小姐完全不同的氣質。自然,有豐韻,該凸的凸該凹的凹。透著一股水靈的勁兒。最好看的是她們的膚色是乳白色的。一點瑕疵都沒有。就是水乳交融的一種尤物。一問之下才知道是四川的。出來做了不久。一共5個四川小姐,那時揚子江的小姐出台費在800塊。我們在揚子江有長包房,開銷並不太大。一下子把5個小姐全包了。四川小姐比上海的小姐更放得開,而且非常主動。這和她們異地求生,錢來之不易有關。愣是在那裡玩了整整一宿。那時我們就真正開始多P混戰了。後來我經理和另外一個同事帶了2個小姐下班夜走了。我那時正值全盛時期,剩下3個小姐哪裡困得住我。左擁右抱。顛鸞倒鳳。最妙的是四川小姐的花招真的很多,我的床上基本功,就是從那個時期培養出來的。四川小姐的威名真的不是吹出來的,的確是中國第一。而且她們非常團結,不吃獨食,常常帶來新的姐妹過來玩。互相介紹生意。做這行如果不團結,沒有互相介紹更本很難發展的。這和上海小姐的生意經完全不一樣。上海小姐更喜歡單兵作戰。吃獨食。喜歡霸著客人。我家裡附近有個髮廊,裡面有10幾個小姐,就1個小姐是上海的。我上了她2次。然後她就不讓我上其他小姐了。非得每次上了她,才可以上別人。弄得別的小姐也不高興。雖然這個小姐挺騷的,但是我玩了5次之後,就不去了。那家店開了大約2年就關了。

那次邂遇那5個四川美女之後,我就對外地小姐產生濃厚的興趣。可以這麼說,從那以後,我基本都不找上海的小姐了。除非她人好相處。當然那5個四川小姐也成了我的好朋友。她們都是藝術學校的學生,都是來上海學跳舞的。家境都還可以。都是成都,重慶這些一線的四川城市出來的。來揚子江也只是客串一下,賺點外快。沒想到全讓我們給上了。

貴都,揚子江在90年代初,中期是中國高素質小姐最集中的地區。也是中國高端淫業的發源地。後來也有一些更高端的小姐走入私人俱樂部。基本上都是模特,日本留學生,和高素質的大學生。其中有不少都是從這2個地方出來的。但是在私人俱樂部出現之後,貴都和揚子江的生意就受到很大的影響。留下來的小姐也都是級別略次的。但是價格卻一直沒下來過。直到90年代末期。這一行競爭十分激烈的。那時候貴都都成了價高質次的代名詞。生意也一落千丈。而揚子江,成了真正的雞窩。雖然價格下來不少,但是價格也不菲。由於我們和雞頭很熟,往往能拿到500元的價格。一般都是外地一,二線城市小姐為主。質量也有所下降。對客人不是很耐心。所以漸漸地我們也去少了。

在這一階段,我們主要和公司簽約的服務公司聯繫密切。因為他們常常給我們很多回扣,也介紹我們很多小姐。這裡面有幾家特別密切的運輸公司,都是做長途貨運的。長年在外奔波,哪個城市的小姐好,他們是最清楚的。他們手裡有很多雞頭的關係。工作不忙的時候,他們會幫我們安排一些節目。他們自己在一些賓館裡也有長包房。不是很高檔,但是還可以,都有2,3星級的。裡面的雞頭,經理和服務員都是互相有照應的。我們只要一到賓館,就會過來一大隊小姐。通常一些大型的招待我方有7,8個人到10多個不等。而小姐一來就是20幾個。一起喝酒一起賭錢,也有直接開炮。場面十分香艷壯觀。而我是不喜歡喝酒和賭錢的。直接奔主題。玩得開心的時候,就會給小姐一些小費。但最多每人也就100元。因為她們的報酬都是那幾家服務公司全包的。那裡的小姐多數是下崗女工,和文化差一些的小姐。但是人都不錯。都是常在外面做的。很放得開。玩多P非常配合。我往往能一口氣輪著操10幾個。在這種場合玩女人,感覺就像畜牲一樣。非常刺激好玩。而且互相看來看去的。就是光看看都能解饞。從他們那裡,我開始喜歡上玩熟女。就是30,40歲的已婚女人。很多都是下崗女工,或者老公進監獄,或者長期在國外打工的。家裡都有孩子。30如狼,40似虎。這些女人經驗豐富,性慾又極強,很多出來做,並不是全為了錢,只是身邊沒有男人也是來排泄寂寞的女人。她們一般給人包夜只要300到500元就夠了。像我經理這樣40多歲的中年男子,往往幾個回合就會敗下陣來。而像我這樣正值鼎盛時期的輕狂少年,是她們的最愛。正好棋逢對手。在這些大型節目結束之後,我往往會留下幾個中意的女人,一起宵夜,一起睡覺。後來有幾個特別相好的,還約我去家裡玩。

有一個住在浦東,家裡經濟情況不是很好。是個下崗女工。老公做了牢,要關9年。帶著一個5歲的孩子。我去她家裡看她,她很感動。把孩子叫出去後,我們拉上窗簾就在房裡做。我每次都給她800元。後來她實在過意不去,好幾次免費給我做。還給我做飯吃。剛開始她在床上完全能拿住我,有一陣子我不怎麼出去找小姐。就在她那裡睡。同居了有3個多月。後來她在床上應付不了我了。就叫來另外一個姐妹,3個人一起做。我和她姐妹做的時候,她還在旁邊幫我們拍照留念。她那個姐妹也是40多歲,老公去了新加坡勞務輸出做工人。每個月給她寄點錢。也是空虛得很。她們都喜歡手淫。長期沒男人在身邊的原因。有時我們在一起就手淫,不做,就互相看來看去的。默契的時候能一起達到高潮。我這個人比較喜歡看女人手淫。我在美國找小姐的時候會要求她們手淫給我看。這個源頭就是從她們那裡來的。這段關係讓我很有家的感覺。但是保持得不算長,從我開始搞妓院開始,就沒有發展下去了。後來我出國之前和她聯繫,她說老公已經放出來了,不能和我再保持關係了。看來她們夫妻的感情還是比我們的露水夫妻的感情要好。我對此有點懊惱。

我覺得上海像這個下崗女工的這個年齡段的小姐都是很不錯的。她們溫柔體貼,觀念還是很傳統。如果不是太寂寞太貧窮不會願意出來給人亂做。她們就是出來做,往往喜歡找一個固定的男人。只要給足她們的基本生活費,是很專一的。這也是我為什麼能和這個小姐能廝守好幾個月。而她在很長一段日子裡都沒有出去再做生意。不像現在的80,90後的女生非常開放。能和各種男人亂做。完全沒有倫理道德。這個小姐年齡比我大14歲。但是我們相處的非常好。這就是我從此以後開始喜歡找熟女上床的原因。她們雖然觀念保守,但在床上還是能夠充分表現出女性對性的渴求。這個小姐還有一個特殊的癖好就是喜歡男人在床上罵她。邊罵她,邊手淫。她經常要我罵她不要臉,出來做婊子這類的話。而她就會說:「老公,我實在沒辦法,我逼癢死了。」一付十分淫賤的樣子。可見她對出來做小姐,是很在意的。也是迫不得已的。但我不太喜歡這樣罵她,覺得很作賤她。她的老公據她說人很老實,但很傻。對她確實很好。上了人家的當,觸犯了法律。所以她願意等他出來。她出來做小姐,真的不得已。家裡要用錢,親戚也不幫忙。都看不起她。我在她家裡待了整整3,4個月。因為後來要出差,就去不成了。臨走的時候她哭得很傷心。我就又給了她3千多塊錢。

我從那之後,公司的業務都比較熟悉。公司開始讓我獨立去建立客戶關係。最常去的地方就是南方沿海地區。可我老忘不了那2個小姐,經常打電話給她們。也常說我很快會回去找她們玩的話。其實我公司要我經常出差,真的不知道什麼時候再去看她們。我去得最多的是廣州,深圳這一帶。在那裡我接觸到五湖四海的姐妹們。那裡的小姐比上海的還要開放!由於我經常去那些地方。認識很多小姐。那時我出差,公司給我600元一天的住宿費。照這個價格,我可以住4星級的酒店。但是我想出一個省錢又可以天天玩到小姐的好主意。那時候南方的髮廊蓬勃發展。如雨後春筍。競爭激烈。我有一些相好的小姐都在裡面做。有的跟我關係特別好。我每次去,都偷偷帶我到她們的居住的地方玩。我乾脆和她們擠在一起。那時的髮廊小姐過夜費也就3,4百元。我這6百元本來就是要付出去的。我就給她們5百元,在她們那裡留宿。一般我都是這樣玩到中意的小姐。小姐都喜歡長期穩定的客源。正好互利。

=====良家篇=====

在很多回帖裡,有些網友對我上過多少女人很有興趣。對我來說這是很困難的事情。就像我以前說過的。閱女無數是最適合形容我的。真的很難統計。因為我每個階段都有不同的心理和生理特點還有環境因素。有的會找一兩個同居好幾個月。有時會玩多P,像搞輪姦派隊一樣。都是一撥一撥的。完全要看我的狀態。有的網友拍磚說我完全不尊重女性,沒有倫理道德。也有的說性和金錢不能聯繫在一起,這些說法我都同意,也不生氣。大家要知道不管中國還是外國這都是個商品社會,人和人的關係主要建立在金錢之上的。園子裡的朋友,也許很多都是留學生個過來的,有的還未必走出校園。你可以說,我有一些女朋友,從來不跟我談錢。人清純地跟白紙一樣。這樣的女生我也上過。其實我告訴你,每個人都有兩面性。有陽光的一面,也有陰暗的一面。在小姐身上我們更多看到的是她們陰暗面,而良家我們更多看到的是她們的陽光面。其實我也找過很多良家的。

自從我來美國定居以後,找小姐相對來說比較少了。一來,美國的生活費比較貴,二來身邊有父母在,三來小姐質量和數量都不如中國。我只是偶爾為之,有很多時間我都通過網絡認識很多良家。各種層面的都有。有在世界各國的,也有本地的,也有在中國的。我不經常上那些色情聊天的網站。儘管我有不少朋友在上。好像還不亦樂乎。但我覺得那太意淫了。我更喜歡實在一些的。找那些能出來做的良家。而這些良家我都是在普通的聊天室認識的。什麼樣的女人都有。有學生,人民教師,博士,公司職員,律師,做小生意的,家庭主婦,新移民,還有富家婆。我上這些女人喜歡站在社會學和心理學的角度去玩。只要你能拿住她的心理,你就能在她身上為所欲為。這幾次回國去,每次回去不光玩小姐,也找了不少良家。比如,我02年回去就上了4個良家。有一個是工程師。博士學位。老公經常在外面出差。是個名校的系主任。和老公鬧矛盾。好幾個月都沒房事。我在網上和她聊了有1年多。這個女人是個才女,長得也很不錯。開始都是聊些文學,工作上的事。後來聊到深入,就聊到私房事。她後來主動邀請我去她家玩。一個校園裡的新建小區,4個臥室的房子。我去她把孩子交給父母之後,和我睡了3個晚上。我覺得她做愛的時候就像在報復她老公,讓我在她家的客廳裡和她做,叫床的時候完全像個娼妓,叫得很響。喜歡裝婊子的樣子。還幫我吹簫。她說她從來就沒給老公吹過。我那時在美國沒有穩定工作,她說要給我錢,我說我在從不拿女人錢,不過讓我很感動。我後來回美國之後她還經常來電話問候我。又一次我在downtown地鐵站門口等車,她突然打電話來,哭著說要和老公離婚,想和我在一起過。我當時也很喜歡她,也有一點這樣的想法。但是我總覺得拆散別人家庭很不道德。何況她有個很可愛的孩子。就勸她和老公和好。後來還真的和好了。和我分了手,就把電話全改掉了。這個女人和我在性格上很和得來,失去她我也很懊惱。但是我也不願拆散她的家庭。

還有一個良家,是在深圳的。是個碩士。學英語的。英語非常好。還很會做生意理財。和她在一起說話,真的覺得生活很陽光。但是她的性生活質量不好。她對性有很濃厚的興趣。可惜老公不解風情,是個開工廠的。經常在外面工作。她有一陣子和老公不和,老公有出去找小姐。她忍不住就去找情人。據她說從來沒給幹得那麼爽過。可惜那個情人喜歡問她要錢。她前後給了好幾萬塊錢給那個男的。後來我告訴她,這樣你還不如出去找鴨子。但她怕給人抓住。和那個男的就斷了,就和我好上了。她不介意我的性史。有時還很願意聽我講那些我和女人之間的事。聽得津津有味。她在床上有點像個小動物,敏感度非常高。是我見到過騷水最多的女人之一。她那時候很害羞,說她做愛的時候會忍不住尿尿,讓我不要看不起她。我笑著告訴她那是好事,很多女人都這樣,興奮的時候會有潮水湧出。她一付恍然大悟的樣子。後來她和老公和好了,連個人還是很恩愛,她說他老公很有正義感。是個仗義的人。頂天立地的男子漢。說她心裡還是很愛她老公。惟一不足之處,就是性生活太平淡。3,5分鐘就了事。所以我每次去深圳都能去幹她。傳授她很多性知識。

良家雖然不要錢,但風險很大。搞不好,會有麻煩。有幾種情況的良家,我是不上手的。第一種,朋友的馬子。我有一個哥們。出國留學去了。留下女朋友。那個女生是個護士。在華山醫院外賓病房工作。和我關係很好。一直對我有意思。其實我也挺喜歡她的。她人聰明又大方,很有幾分姿色。我朋友走了之後,她很傷心。老找我出來吃飯。吃完飯還要拖我去賓館。開了房間,就不肯讓我走。說熱,把裙子都脫了。要在別人,我早就上了。可是我硬是忍住了。然後她就哭,說想男朋友。朋友妻不可欺,這是古訓。得罪朋友,社會上也沒法混了。

第二種,處女。中國男人喜歡開苞。覺得很有成就感。其實這很危險。開苞風險很大的,關鍵是要擔責任。如果開了苞,後來處得不好,就很麻煩。我那時在貴都玩,有幾個客房服務員跟我很好。我有空就合她們聊天,請她們吃東西。有時後她們也請我吃東西。有一個特別純情。才17歲。但是外表看上很成熟。賓館裡有個經理很喜歡她,但是她不喜歡他。老躲到我房間裡來。和我聊天。聊得開心的時候,她就睡到我床上來。把腳翹到我的JJ上,我開玩笑說,我不喜歡這種姿勢。我說喜歡女人分開腿的樣子。結果她真在我面前張開腿,露出裡面淡黃色的內褲,那天她有月經,內褲都染紅了一大片。陰毛也看得很清楚。而且很認真地說,我還是處女,你信不信。當時我很緊張。一個玩笑,沒想到她認真了。我就說當然信。所以你是重點保護對象了。然後就帶她出去吃飯了。後來她又約我出來旅遊,那天下雨。她和我擠一個傘,摟著我,用豐滿的胸部蹭我。我硬是把她推開了。從此後來她就不理我了。她家裡很有錢。說她爸爸開了3家貿易公司。自己在旅遊專科學校出來,來貴都做服務員。其實是來玩的。我想要是搞了人家寶貝閨女,倒時又不要她,不是害了她。我對她就像自己的小妹妹。一點邪念都沒有。

第三種,就是你周圍所有瞭解你的人。包括同事,同學。我崇尚自由。很多個人隱私並不喜歡給人知道。而你身邊的人都是知根知底的。一旦關係破裂,張揚你的隱私,損失很慘重。我公司裡有個財務主任,雙科碩士,英文很好,很能幹,又漂亮。奶大屁股也大,但很勻稱。比我小2歲。連老闆都想上她。看她的樣子都色色的,有幾次吃她豆腐,她說老闆性騷擾她,要求辭職。但她喜歡我。和我聊她過去的情事。一聊就是好幾個小時。甚至告訴我她已經給以前公司的經理幹過了。有一次夏天下班下了雨,叫不到車。就在賓館吃飯。我們的公司所在的大樓,是個綜合大樓。辦公室,賓館,夜總會都有。但是吃完飯還沒下好,她就去開了房間。讓我進去。問我有沒有女朋友,我當時臉都紅了。就說沒有。我說跟著經理他們都學壞了。已經碰了不少小姐了。然後她就說她不在意,她喜歡壞男人。然後就來摸我。我當時沒有退路,就騙她說,我看上一個小姐。已經戀愛了。她很失望。但是也沒死心,又一次去南京出差,幹完正事,她說要去玄武湖玩。在船上她靠著我,摟我的腰。說很累,讓我抱抱她。我怕她生氣,就勉強答應了。結果她摟住我就要親嘴。我只能掙開了。那天氣氛很尷尬,後來她就不和我說話。說要去國外留學。離開這裡。忘記所有的事情。其實,我不是不想上她,但是因為是同事,老闆又喜歡她,如果給我佔了先,我工作就不保了。這層意思都不能明說的。我對她一直有種朦朧的慾望。但還是忍住了。但是那天晚上我有找小姐過夜消火,做的時候我就幻想是在搞她。後來我辭職,她還在那裡,但她過了一年也辭職了。去了另一家公司。待遇更好一些。後來找了一個很一般的男人結婚了。結婚之前,她約我出來喝茶。說還是喜歡我。我說已經不可能了,希望她幸福。後來再也沒聯繫了。

我說的都是經驗之談,希望大家如果要出去玩,想玩得開心的話就要謹記這幾條。

寫了這麼多篇了,園子裡有一些朋友對我個人的感情問題很關注。有的認為我玩了那麼多,一定沒有什麼真感情。有的對我的實際年齡也很關注。這裡我先一一作答。

第一,我對小姐們有沒有真感情。其實這個問題就像問小姐對客人有沒有真感情一樣。小姐是人,客人也是人。是人都有感情。但是感情因素是和整個環境有關的。一個客人,如果進了妓院,二話不說,就拉小姐上,出了火交錢就走人。這樣的情況彼此之間就不太可能有感情。就像你進商店買東西,關心的是商品,而不是人。但是如果你和營業員說說生意經,問問行情,開開玩笑。初步的關係就建立起來了。客人和小姐的關係也是一樣的。對我來說,每個女人都是一個謎。她那麼美,笑得那麼甜。和鄰家女孩笑起來沒什麼兩樣,為什麼要出來漂泊給很多人做。難道真的是缺錢嗎?就像我我最近回國去一家老朋友開的店。店裡20幾個小姐。我一進門,眼睛就花了。當我眼神掃到其中一個的時候,馬上就定格了。連呼吸都成困難了。一個身材嬌弱大眼睛的女孩。打扮得性感但不俗氣。連忙招手,和她進裡屋說話。先不忙著做。我誇她美,她很害羞。也很高興。她告訴我她是雲南人,家境不好,弟弟上學,她父母重男輕女,讓她出來賺錢養家。可是她的文化程度也不高,就在上海的歌廳做陪酒。和一個上海的小男生很要好。他並不嫌棄她做小姐,兩人同居了有三年,都要準備結婚了。男方的母親嫌她是個外地人,以死相逼。無奈分了手,又出來做。原來的歌廳,也回不去了,就在髮廊做小姐,給人做一次才150元人民幣。給老闆50元,自己只能拿1百。我安慰她說,困難的時期會過去,因為我也有過沒收入的日子。她笑了,笑得很陽光。那一次她很投入,全身心地奉獻我。渾身香汗淋漓。她告訴我很久都沒這麼瘋狂做愛了,後來我出門的時候給了她100美元。說第二天還找她。第二天,我有點事,去了有點晚。她們店生意不好,很多小姐都出去購物吃飯了。沒有碰到她。我當時忘了問她的手機號,其他小姐為了搶生意,也不肯告訴我她的手機。我在店裡等了她足足2個小時,實在等不下去了。第三天我就離開上海了。這樣一個可人的女孩就這樣錯過了。每次想到她那嬌弱的身子會讓別的男人騎上,任意蹂躪,我就心痛。這樣的故事其實還有很多。過了這村,就沒這店了。小姐和客人的關係就是如此。如果你不用心,就不會有真感情。能和我保持聯繫的小姐挺多的,但時間長了,老不在一起,就沒戲了。很多最後回家鄉結婚生孩子。

其實,不光是小姐,和良家的關係也是如此。完全要看有沒有緣份。前幾年,我在成都認識一個律師。漂亮並且很有才幹,很成功,開了2家事務所。收入都在幾百萬以上。很義氣。我有一次身上錢不夠,她二話不說就給我2萬塊。還說不要還了。我這個人再窮,也不會用女人的錢。但是她執意不肯收。為這個事情我和她有點不開心。她就不再和我聯繫,後來她嫁了一個做生意的,長年再外,又不肯和她在一起住,就離婚了。她雖然事業很成功,卻是個很溫柔的女人。我們同居的時候,她還經常做飯給我吃,味道很不錯。上床很投入。喜歡說很淫蕩的下流話。比小姐還下流。性慾非常強。能流很多水,有手淫的習慣。我們搞完後床單總是一大片都濕透了。我一度很想和她結婚。她是一個比較好強的女人,事業心比較重。爭強好勝。我和她沒有成功,主要是我倆都好勝。為了還錢的事,把一段姻緣給錯過了。現在我們有時還聯繫,但都很客氣。

其實在感情問題上,小姐和良家的沒什麼區別。小姐要做生意賺錢,做幾分鐘就走的客人,是不會留情的。如果你常常伴著一個女人,和她說話,逗她樂。她是很在意你的。即使很愛錢的女人也是如此。我在武漢碰到一個小姐,長得很風騷。個子不高,但是三圍都很大。但是就是很愛錢。到了財迷的地步。還把妹妹也拉進來做。兩姐妹看上去妹妹還成熟一些。她妹妹是個大學生,有男朋友,就是不太有錢。她硬是讓妹妹和男朋友分手讓她出來一起做小姐。她妹妹看上去成熟,但是很清純,像鄰家小妹一樣。看上她的客人很多。有時客人錢多,她就拉著妹妹給客人玩姊妹花。她自己也非常風騷,從14歲就出來混,都打過6次胎了。已經不能生育了。但她因為長相美,一直有男人供她。她比較貪玩,所以不太願意包給人做二奶。所以一直在外面混。家裡父母也愛錢,慫恿她們出來賣淫。現在他們家裡都買了新房和車子了。我是通過另外一個小姐認識她們的。她們的姊妹花在當地小姐圈裡是出了名氣的。但我玩過2次,就覺得一般。姐姐很騷,我很喜歡,妹妹心裡放不開。很害羞。但許多客人喜歡這種的。後來我就不上她妹妹了。就玩姐姐。她花樣很多。毒龍鑽做得很好。姐姐年齡大了,行情下來了,後來只能賤賣了。400塊就可以搞定了。我有一陣子在武漢上班,就包了姐姐。也請她妹妹過來吃飯。和她們兩個耳鬢廝磨了很久。後來我不太去武漢了,她姐姐過來上海找我。問我能不能帶她去美國。她願意嫁給我。我那時嫌她太貪玩,怕她在家裡待不住。就沒答應。她就賴著不肯走。還說如果我娶她妹妹也可以,她給我做二奶。天天給我玩姊妹花。後來讓她磨得快答應了。但是不小心給我家裡人碰見了她,看她那個樣子,一看就知道是個小姐。就沒戲了。後來我送她回武漢,哭得很傷心。我到美國後她也不死心。一直打我電話,電話都快打爆了。老在那裡哭。有時也破口大罵我沒良心。我想她可能真的動感情了。但是我家裡人堅決反對我找小姐結婚。我也沒辦法。婚姻是涉及家庭和社會的關係。我也無能為力。其實她也真的不太壞。很率直,就是貪玩,愛錢。但我能感覺到她對我是真心實意的。我們分手的那一天,我送她去機場,都收拾好了。我和她吻別,她在房間裡提起裙子,把內褲脫下來送給我做留念,雙手扶牆,讓我幹了一次後庭花。精液也不擦掉,內褲不穿就上飛機了。那天差點誤了點。

現在談談我的實際年齡。我不能透露太多,只能說40歲上下。我的處男就是給那個貴都的華亭的領班小姐給破的。那時候我出校門不久,之前我是很純潔的。雖然我在學校有不少女生喜歡我。但我一直很害羞。最多和女生逛街吃飯。那時的女生和現在不同,學校裡是不允許談戀愛的。都是很老實的,就是很喜歡,也只能偷偷地約會。我的學生時期性意識很朦朧。但是我是那種女生一看就覺得很親切的男生。而且我功課很好,老師常把我安排在功課差的女生旁邊。有個女生功課特別差,我幫了她很多。但是她總是心不在焉。夏天的時候喜歡挨我坐得很近。用手臂有意無意的碰我。我總是給她弄得心跳不已。有一次自習她盡然大膽摸我JJ。我那時不諳性事,就站起來斥責她說,你再摸我我就告訴老師了。弄得她無地自容,小臉漲紅了有一個小時。和老同學聚會的時候,他們都拿這個開玩笑。那還是小學裡面的事情。中學裡也有女生給我穿紙條,但我家父母管束很嚴,我基本不懂男女性事。大學裡也是學習用功的好學生。我主要精力都在學習上,拒絕過不少不錯的女生。讓她們很傷心。真正讓我動心的還是那個貴都的領班小姐,她從不做作。儀態自然。面容姣好。但又不失性感。第一次做的時候,我JJ從哪個洞口進去都不會。好在她比我有經驗。引導我進入。但第一次我感覺不是很爽。我和她在一起感情因素是最主要的。那時對性事只是好奇。沒有太多花花腸子。後來幾次就不一樣。越來越覺得好玩。但她是我的啟蒙老師。我想我在床上有點讓她看不起。但她沒說出來。很給我面子。我和她只有3次。後來她找了有錢人,我就賭氣不理她了。不過現在都想通了。

男女的事情都是有階段性的。每個時期都隨著生理和心理的變化而不同。人類的性活動是和環境密切相關的。你會碰到不同的人。如果你固執地堅持一種看法,會很吃虧。也享受不到性趣。最重要是有寬容之心。男女情愛性事都是雙方互動的關係。大家不可以以自我為中心,以一種專制的態度來面對。如果你和你的相好出現了問題,不要都怪在別人身上。先想想為什麼會出錯。如果你想不通,也沒關係。千萬不要絕望。三步之內必有芳草。這些心得是告誡園子裡的悶騷的魔蠍女的。世上有很多問題不是一時半會能解決的,男女情事是其中最難的一種,要達到你心中的完美是不可能的。既然不可能,就不要去強求別人什麼。要換一種姿態來面對。沒有過不去的坎。如果因噎廢食,由此又生出一個同性戀來,對這個世界很不好的。要善待別人也要善待自己。在國外的朋友都知道民主的好處,其實民主也要體現在男女關係上,民主的核心就是要寬容。宗教的核心理念也是如此。如果碰到不寬容的人最好離得遠一點。否則你一定吃虧。己所不欲勿施於人。讓別人好過一些,你也會好過一些。換一種姿態,就能進步。人生於天地,是來享受的。不要鑽牛角尖。性愛情事都是美事。不要浪費青春年華。

很多男生都對良家和小姐很在意。覺得小姐是人可盡夫的,而良家是守身如玉的。可我可以告訴你,這兩者沒有本質區別。有很多良家都是想出來做小姐的。而小姐也想再做回良家。這個就是圍城的理念。在髮廊業裡有很多店是不做大活的。有飛機有吹簫,但就是沒有大活。任你說破嘴皮子小姐也不會跟你做。為什麼,這些小姐都認為自己是良家。我在上海的時候,有幾家按摩店,經常去的。其中有一家是福建人開的。都是福建的小姐。大約有8個。裡面只有按摩,最多幫你打飛機,連摸都不讓摸。客人出再多錢,說破嘴皮子都沒用。難道她們不想多掙錢嗎?這顯然不是錢的問題。裡面的小姐,在家鄉都有老公孩子,或者有男朋友。她們瞞著他們來做按摩小姐。已經下了很大的決心了。賣淫她們是絕對不做的。可是,我去了!全都上過了!而且花費非常少。前後只花了2千塊。而且不是給老闆的錢,都是一起吃吃喝喝買點小東西的花銷。大家都會說我吹牛。這裡我無法證明給你看。但是這是真事。那家店的店長是個福安的小姐,拉了一群老鄉過來做。其中有她的嫂子和她的表妹。長得都不錯。挺水靈的。我第一天去的時候,她們就告訴我店裡沒有大活,要大活去別的店裡。最多幫我洗頭按摩。但是那個店長很爽快,和她說了很多話。她告訴我她們一家以前做過茶葉的大生意,在廣州北京都有很多分店和批發市場。都是上百萬的買賣。後來虧了錢。才瞞著家裡人出來做這個。她悄悄告訴我,不是不肯做。主要是安全問題。她們都不想出事。其實她們漂泊在外,身邊沒有男人,是很寂寞的。我說我願意過來陪你們。請她們玩。她們很高興。我說我現在就很急,很想要她們做。結果她真的同意了。拉了她表妹過來一起去附近她們的出租屋做。這個出租屋睡三個人,另外一個是她的嫂子。其餘的小姐都睡在店裡。姐姐先躺下做,妹妹在旁邊看。做完之後我有點累就讓妹妹做女上位。姐姐在旁邊幫忙。做了有1個多小時。然後說要去做生意。兩個恩稍微收拾一下就去店裡了。讓我一個人在她們屋裡休息。過了一會兒吃中飯了,她們過來問我吃不吃,我說去買點外賣去店裡吃。我出錢。她們很高興。買了一大堆東西回來吃。幫我一個個介紹裡面的小姐。她們都知道我和她們兩姐妹的事情了。都笑瞇瞇地看著我,和我開玩笑。然後我和她們說了一些茶葉的事情,她們說浦東還有她們親戚的茶葉市場。要不要去看看。我說行,還要請她們玩。正好下午有點事,我先告辭了。她們讓我經常過去玩。留了手機號碼。晚上我打電話過去,問能不能過去。她們說沒問題。我到了她們店裡,買晚飯給她們吃,和她們說笑話。她們告訴我晚上客人稍微多一點。到後半夜就不多了。可以輪流過來陪我。後來下半夜就和姐妹倆睡一個大床,她嫂子在旁邊一個小床睡。晚上我和兩姐妹又做了一回。她嫂子考慮了一下,也過來了。在一個房間裡,大家都脫得赤條條的,玩得很開心。摟在一起睡。同吃同住,連尿尿也在一個尿盆裡。沒有一點避諱。那時候我很喜歡看她們在我面前小便的樣子。她們也很配合,做各種尿尿的姿勢給我看。後面幾天其餘的小姐也都過來做。有一個特別害羞,不希望別人在旁邊看,幾個女孩也很知趣,就讓出屋子去吃飯了。這些女孩都是真正的良家,沒有太多的性經驗。但是都和我做了。我教了她們很多招數。很多招數她們都沒有和老公和男朋友做過的。這兩姐妹後來被我拉入旗下做了我第三家連鎖髮廊的店長。

這些良家小姐,她們在自己的家鄉都不會那麼做。可是到了外面,時間長了都會變的。有的良家知道我碰過不少小姐,喜歡在床上問,我和小姐哪個好玩。我就會說你和小姐一樣騷。她們對此都很興奮。其中不乏是學歷很高的。

很多男生都喜歡玩素質高的,有文化的,色藝俱佳的。最好是演員模特之類的。其實這都是外表, 女人脫光之後,赤條條的,那個騷樣沒太多區別。都是心理作用。我後來不是很喜歡找搞文藝的,因為她們都是場面上的人物,需要太多的金錢去支持。而且她們很多都是想做明星,心不太會固定在男人身上,很快會變心。娼優,娼在我的心目中要高於優。

我最喜歡的還是實實在在的娼妓。她們如果業務好,總是能滿足你。這讓我想到小琴。我認為她是真正的婊子。她是我南下深圳的時候碰到的第一個小姐,也是最讓我神魂顛倒的。她是從四川出來的,但是在湖南出生。集中川湘兩地美女的所有優點。皮膚潤滑,身材嬌小但很豐滿。天然的風騷樣。那時我在賓館剛安頓下來,那是一個部隊開的賓館,後台硬,不怕查房。8層摟的房子有兩層都是小姐。裡面全是各地來的炮友。夜總會,歌廳,桑拿都有。如果不想玩這些,躺在床上都會有小姐找你。小琴是第三個打進電話來得。前面2個是東北的,也還不錯。但是自從有了小琴,我就離不開她了。她很早出來做小姐,在雲南,廣西,江西,海南島都做過很多年。最長的是海南島。那裡有很多玩法。可惜我一直沒有機會去過海南。很多玩法都是她告訴我的。她14歲就開苞。我想原因就是她的長相。天然的婊子相。她任何時候都有男人。我後來把她收歸旗下。她找男人,男人都要排隊等候。最多的時候一天能接23個客人。但她碰到了我。居然3個月都沒去找男人。在床上我的體力比她好,但是她花樣多。總是能刺激我。我後來回上海交差,就把她帶回去了。那時她已經27歲了。但是還有很多客人。每月都有2萬塊的進帳,但是捨不得我,就和我一起去了上海。

她還介紹了很多四川的姐妹給我。其中有兩個年齡大的。一個34歲,一個36歲。我偏愛那個36歲的。她很風騷,但是人很好,很溫柔。說話輕輕的。她老公坐牢了。離了婚。有一個小孩,交給婆婆帶。自己出來賺錢養家。在四川的時候給公安抓住,審問的科長有性虐傾向。狠狠打她,用香煙頭在她光滑豐滿的乳房上燙出手指長的疤。所以她對公安有莫名的恐懼。但她人善良樂觀,從來不怨天尤人,儘管命運很差,但是很少抱怨,對我總是笑瞇瞇的樣子。她年齡大了,生意很差,連50塊錢都肯幹。這個價格都是她們賓館裡的一半價格。口活非常好。儘管年齡大,眼角還略有皺紋,但是皮膚白皙光滑。陰毛也使十分茂盛。我後來長期養著她,每月總保證她的收入在2千塊以上。不管她有沒有生意。那個34歲的有點胖,但皮膚很好,但她有點貪錢,我後來沒要她去上海。三個騷女人在一起和客人經常玩4P在她們身上能深深體會到四川女人的風騷勁。

大家都說和小姐做完之後會很空虛。可是我告訴你這不一定。小姐和小姐完全不一樣。至少在小琴和她的姐妹身上絕對不會發生。小琴從14歲開苞之後,就在各種場合做過。剛開始做歌廳。後來做了夜總會。然後去海南做桑那,按摩,賓館。只要是和「黃」字沾邊的,她都幹過。她去深圳做賓館,並不是身價掉了,而是她賺錢太多,回了家鄉,好多同鄉姐妹求她帶她們出道。未婚已婚的都有。她做的那家賓館,經理和雞頭都會敬她三分。客人找她都要預約,她做的時候總有客人打電話進來。我對這點不太介意。喜歡看她邊做邊和客人談生意。我有時打她電話都能聽到淫聲浪語的。我覺得她就是為做愛而生的尤物。她和這個行業是息息相存的關係。反正我都不知道怎麼去形容她的淫賤了。如果你提早射了,你精疲力盡的時候,她會幫你按摩,她有很好的踩背功夫。讓你重振雄威,狂射不已。她會鶯歌燕舞,又會和你調情。讓你樂不思蜀,魂縈夢牽。絕對不會讓你有絲毫空虛。小琴以此為業,客人的快樂就是她的快樂。而且她職業道德極好,不會討小費。讓你乖乖交錢。來了還向再來。絕對是超值享受。我認識她的時候,她給我看她的銀行存款,有三十多萬之多。其實她遠不止這些。她有一陣子被人騙了去賭錢,結果虧了50萬。

小琴帶出來的姐妹,也各得她的真傳。就拿那兩個年齡大的來說。36歲的叫阿萍。我叫她萍姐。拿手絕活就是口活和觀音坐蓮。如果你的雀兒無精打采,她用嘴絕對讓他能活奔亂跳。她的觀音坐蓮,是殺手級別的。是我迄今為止玩過最好的。完全不用你用力。你躺著就能進入極樂世界。我在美國玩過一個日本妞,據老闆娘說是在日本就是職業的。一付淫賤的俏樣。她的觀音坐蓮也是一流,但我覺得不如萍姐的。那個34歲的小姐叫阿鳳。舌功不錯。在你身上遊走的時候,會讓你全身的細胞活過來。但是她人有點胖,又喜歡跟客人講價錢。再加上我那時預算不夠3人在上海的開銷,就只能忍痛割愛了。

在後來的3個月裡,她們2個一直陪著我。我還陪小琴回過一次家。她有個奶奶,還有個哥哥。她哥哥喜歡賭。她回去沒辦法給她哥哥太多的錢。怕他賭光了。所以家裡比較簡陋。她哥哥對她很凶,對我也不理不睬。不過小琴很聽她哥哥的話。除了錢,什麼都答應他。小琴的爸爸,小琴還沒生就不知道去哪裡了,她的媽媽後來也改嫁了。反正小琴從來沒見過她父母。就是跟哥哥和奶奶長大。小琴對我很真誠,銀行存款,身份證她都給我看。還讓我看她小時候的照片。是個小美人。長相很出眾。她還有很多藝術照,比明星還好看。

其餘的日子裡我都陪著她們兩個玩上海灘。讓她們領略這所東方不夜城的魅力,拍了很多照片。我要讓上海這座不夜城和川女的美麗完全融合在一起。她們以前都沒來過上海。她們也完全留戀忘返。以後的日子裡就一直定居在那裡,到現在還在。當夜幕降臨的時候,我擁著這2位多情的美女溶化在這溫柔鄉里。

自從有了小琴和萍姐,我的開銷增加了很多。我和她一合計,決定要開一家髮廊,維持自己在上海的生計。其實我早有這個意思。我的哥們幾個也蠢蠢欲動。因為各自都有自己的相好。我經理早跟我說過這個意思。他是想讓自己有一個固定又便宜的場所享受小姐的樂趣。他常常晚回家,他的老婆盯得他很緊,有時來公司查崗。他又一次賓館開房給抓住過,但公司下面的幾個附屬服務公司的經理把事情處理了。沒有案底。他急切需要一個安全的避風港。我和他一說,他就掏出3萬塊。讓我去辦這件事。還有一個兄弟也出了1萬塊。我自己出了10萬。小琴也要出,但是我不喜歡用女人的錢。她就沒堅持。但是就當我們紅紅火火快開始籌辦的時候,出了漏子。

我有一家常去的夜總會,裡面有個男歌手,長得很像周華建。歌路也是一模一樣。組織了一批演員和模特在那裡表演。比較熟。我就帶著小琴姐妹倆去玩。裡面有個模特很嫵媚,我玩過2次。後來她給別人包了。但我和她還是好朋友。我進去之後,就和那個模特聊天。也介紹小琴和萍姐給那個男歌手。讓他給她們唱歌。那個男歌手,是音樂學院畢業的,很多富婆玩他的。在上海灘也有點名氣。他完全是吃軟飯紅出來的。很多女人成為他的犧牲品。我很討厭吃軟飯的人。但是場面上都是朋友。何況他有時給我介紹新的模特兒。小琴以前也做過歌廳和夜總會,和那個歌手談得很投緣。那個歌手給她唱好幾首歌。她很開心。後來我們就走了。

後面幾天我去公司上班,萍姐突然打電話來。說小琴不見了。手機都打不通。我也不知道出了什麼事。後來終於找到她了。原來她又去了那家夜總會,和那個歌手好上了。小琴說她想在他那裡住一陣子。說那個歌手很喜歡她。我說什麼都聽不進去。她認為我吃醋。我無話可說。萍姐讓我找兄弟揍他。我說不用了,是她自己的選擇。就告訴她兩句話,看好她自己的錢包,如果過不好,隨時回來找我。

結果過了2個月,她果然回來了。說後悔沒聽我的話。那個男歌手騙她要灌唱片,問她要了25萬。她相信了。後來那個男歌手又和另外一個富婆好上了。這件事我一點都沒責備她。只要她回心轉意就好。她後來說演藝圈的人都不能信。戲子無情,這是古訓。他們在乎的是舞台和掌聲還有場面。這些都是用無數的錢堆起來的。後來只要是演員和模特,我都不碰了。

小琴是個柔弱的女子,吃了虧,錢也不敢去要。整天傻傻地想心事。這次我聽了萍姐的話,帶上兄弟。就找到了那個歌手。他倒也識趣,把錢退回來了。因為都在道上混,就沒揍他。畢竟是小琴先鐵了心要跟他的。不過那個歌手後來真的出了唱片,成為一個知名的歌星了。在各大活動裡都有他的身影。後來我在淮海路逛街的時候碰到他,看見和一個小女生在一起。可能他紅了,就不需要去泡富婆了,應該有不少小女生受騙上當。他有個姐姐,也是在夜總會裡唱歌的,但紅不起來。就和客人亂搞,幾乎人人可以上她。在演藝圈裡口碑很差。

小琴去那歌手住的日子裡,我很鬱悶。身邊只有萍姐可以安慰我。萍姐的觀音坐蓮做得好,得益於她有個碩大無比的陰道。任何時候都是水汪汪的。散發出成熟婦人的騷味。外陰翻在外面,很大一片。密密麻麻的陰毛。內陰卻很緊密,夾住我話兒的時候,能感覺到陰道裡的皺褶蠕動。她的外陰大,可能和她生過孩子有關係。而她的內陰卻緊密性很好,而且有四川女人特有的水蛇腰,和豐乳肥臀。她在上面的時候,姿勢也掌握地很好。她的腰能很自然地搖擺,而你只需要看她兩個碩大的奶子在你面前搖晃起伏。讓我想起我10幾歲首次夢遺時候的夢境。兩個巨大的乳房在我面前劇烈搖晃,精水如泉湧傾巢而出。沒想到我成年後,這個夢境會變成現實。

萍姐雖然有絕活,但是卻應付不了我的體力。小琴在的時候,兩個人能輪替著做。現在她有些體力不支。畢竟觀音坐蓮對女人體力消耗很大的。常常給我操得說我快給給你操干了。而且原來我們還打算籌辦髮廊的事。原指望小琴做老闆娘壓陣的。所以萍姐給我介紹了一個重慶的姑娘,叫小春。她那時不在萍姐原來做小姐的那個賓館,和她的表姐住在東莞有名的二奶村。她表姐包給了一個香港的生意人。一個月來一次,小春和他們住在一起,但去一個四川的髮廊做小姐。那個香港人來的時候,小春偶爾也會去和他一起睡。東莞的二奶村真的不是瞎吹的,真的是溫柔鄉。小春那時也25歲了。已經做過7年小姐。雖然沒小琴閱歷豐富,但萍姐說她有開髮廊的經驗。她從來沒來過上海,萍姐和她一說開髮廊能做老闆娘,她就答應了。她怕受騙上當,就讓我們先匯1千塊錢過去,辭了那裡的活,買了機票就過來了。

那天她來的時候,我和萍姐去接她。小春張得像吳倩蓮,我很欣賞的一個香港女明星。但比她高。身材卻像小琴,典型的四川水蛇腰。一擺一擺的。穿戴得像個學生,牛仔褲和露肚皮的體恤衫。一點不像個做小姐得,挺清新的感覺。她對我冷冷的,一路上就和萍姐說話。對我愛理不理的樣子。可是她後來跟我說,其實當時她心裡很喜歡我。那都是裝出來得,典型的悶騷型的女人。

女人天生都比較害羞,即使做過多年小姐的女人,有時也會如此。特別是碰到自己中意的男生。做男生的如果不知道這個道理,就不要出去玩了,好好在家琢磨一下其中的道理。其實男生也一樣,如果碰到特別中意的,也會覺得不知道如何去表達。其結果往往就是故作鎮靜,裝腔作勢,其實心裡特別著急。不知道如何去應對。如果你決定要上的話,就要細心觀察。如果一個女生不特別討厭你,比如說讓你滾開的話,那事情就很有希望了。但是也不能著急。對付悶騷女人最好的辦法就是用慢工。慢慢挑逗她。這其中分寸很難掌握。特別對急性子的人來說,可以說是Mission Impossible。最好的辦法就是請她吃飯,出去玩。然後相機行事。自己身段要放得低一點。不能再冒充坐懷不亂的君子了。如果你用了這個方法,請了客,卻沒辦成事,那那個女生一定是在騙你吃喝。你最好離她遠一點。這樣的女生就是上手,也沒多大意思。

對付小春,就是要用這樣的方法。大家說她是個小姐,只要給錢就行了。其實很多小姐都不喜歡這樣。如果你要得到她的芳心,要她全身心托付給你,那最好不要這樣。她剛到上海的第一天,我就請她吃飯,逛街,買東西吃。晚上還逛了外灘。剛開始她還有點扭扭捏捏,後來就不怎麼拒絕我的攻勢了。萍姐晚上幫我們佈置了一下洞房,她去隔壁房間暫時將就一個晚上。回去的時候,我和小春就已經說說笑笑的,如膠似漆了。小春其實是個單純的姑娘。只要她喜歡你,什麼都跟你說。你對她稍微好一點,她就會對你很好。她為此吃了很多虧。她17歲的時候被人灌醉輪姦了。她也不敢聲張。後來找過一個男朋友,一直同居,那個男生對她挺好的,要娶她,但是家裡就反對。後來又懷孕了,她想把孩子生下來,可是那個男生就溜掉了。只能去打胎,都有4個月了。所以她身上有點妊娠紋,仔細看就能看出來。沒有了生活著落,就跟著萍姐她們一起漂泊,後來她表姐在東莞做了二奶,有了安身之處,就去那裡做小姐。她其實很老實,又不太會和客人講價錢。那時我認識她的時候,她只有1萬多塊的存款。

小春是真心喜歡我,這從床上就能看出來和她做愛感覺完全是在和女朋友做愛而且她體力非常好,幾乎能和我打個平手我那時的頻率是大約一天3到4次可是和她第一天竟然做了8次這也是我一生中的最高紀錄她在床上很能粘人要下她的床,非常捨不得她和萍姐非常好,和小琴小鳳她們也不錯都在一起外出漂泊過第二天,我體力恢復得比較快,可她睡了一整天我要下床,都被她拖著萍姐很體貼,幫我們買來吃的還幫我們收拾房間她被我們的淫聲浪語折磨了整整一個晚上,也熬不住了小春自己還起不來就讓萍姐和我睡第二天晚上也是很熱鬧,萍姐和我做的香艷場面刺激了她她就過來親萍姐的大奶子萍姐晃奶子的時候是十分淫蕩的,不管男女都受不了她們兩個還摸來摸去的小春在床上的叫床功夫非常好能說很多淫蕩的話,兩個人都喜歡叫我老公小春還說讓萍姐做我的大老婆,她自己願意做我的二奶說得我和萍姐都很快活

當然除了在一起玩3P,還要辦很多正事比如籌辦髮廊的事情資金都有了現在還缺個門面這個也不太難 關於選場地的事情我2年前的文章裡已經提到過了這裡再簡再說一下如果要知道詳細的,就去溫習我開店的心得五那個地方我早已看中的,位置房型都不錯周圍也有10幾家髮廊每一家都玩過走過路過的客人很多小春和萍姐後來也去看了都說好就盤下了那家店然後就找人按照我們的設計重新裝修了一下這些瑣事也操辦了有2個月後來小琴回來了就再好不過因為小春雖然做過髮廊,但是她比較內向,不善於交際很難留住客人這個本事只有小琴有她哪裡都做過,對外的事情她完全能應付小春較適合管內務內部的雜物都有他們管理還有一個溫州的小姐,是我以前的老相好叫蘭姐我以前的心得裡有提到過不過當時說得很簡單這次我說詳細一點

蘭姐是我在一家大型的桑那城外碰到的,那時她在對面開了一個按摩店。她在外面送客。一般溫州人開的按摩店,我不太願意光顧。因為很多都沒有大活,最多只有吹簫和飛機。溫州人做生意精明,在上海混得很小心。一般我沒看到極品女人是不會進去的。我在對面馬路看到她,她疏了一個少婦頭,身材很高挑,楊柳腰,水汪汪的大眼睛,看得我一愣一愣的我在她店門口裝模做樣來回走了3趟,她看到我來回走,就又從裡面站起來,招手讓我進去她店裡原來有2個小姐,那天只有一個我看到那個小姐長相一般就說要蘭姐那個小姐很不高興,那也沒有辦法蘭姐很熱情主動倒水送茶把我引入裡屋她的店很簡單,只有內外兩間房一看就知道沒大活的但我興趣不在這上面,關鍵是這個女人能不能上手我找女人很重面相,並不是好看的都要蘭姐生就一付淫婦相。讓我想起水滸裡的潘金蓮。正是我喜歡的這樣的女人多花點功夫也願意的不過蘭姐說雖然沒有大活,但可以打飛機,還可以摸奶她幫我褪下褲子,雙手撩起衣襟,扯開胸罩給我摸然後雙手把弄我的話兒撩得我淫心大發她的乳房不大,但很玲瓏,一看就知道奶過孩子 我摸得她也很舒服,開始呻吟起來我另一隻手有意無意的摸她的下身她原來說好是不可以摸下身的,這是她這時自己也顧不了了把裙子翻起,隔著薄薄的紅色內褲就讓我摸那條短褲雖然不透明,但是能立刻呈現出她裡面茂密的陰毛而且濕了一大片散發出少婦特有的騷味那時正是下午2點左右,她的店門口人來人往也很多,而我們就在裡面,門也沒鎖風險非常高,但是她也顧不得那麼許多急忙把內褲褪到膝蓋處用她的騷陰在我的臉上蹭來蹭去她的陰部是我一生中玩到過最喜歡的一大蓬黑黑的雜亂的陰毛佈滿她的下身她的陰毛是我見過最多的我還沒摸進去,裡面就已經氾濫成災了騷水一直流到她的腿上期間她還趴在我身上給我吹簫,這都是她店裡的服務都沒有的我們就這樣摸來摸去,又搞了半個小時,我終於忍不住了, 一瀉千里 她還幫我按摩了有一個小時

我弄得她很舒服,她說她很喜歡我要我常去給我打折這店是她開的小姐都是同鄉她的店有點貴一般飛機都是50但她要150 說有按摩她的按摩稍微比別家時間長一些只是用點按摩油按摩一下還比較舒服,但比不上專業的,時間大約15分鐘溫州人就是這樣,喜歡講價錢,只是我意不在按摩,而是這個淫婦所以也就沒還價她說今天這樣做,她心裡也很擔心但是真的很喜歡我她已經離婚了,平時沒什麼時間找男朋友,就一直在店裡來上海有3年了她的店裡我家不遠,我一直去找她她生意不忙的時候,就和我聊天我也給她買點東西吃後來就發展到性關係了晚上我在她關門之前去接她回家住只要有時間,我常去她店裡,是她的大主顧她的店其實生意不太好,因為價錢太貴但因另外還有個小姐也不錯,就勉強維持下來她找的小姐都比較小20歲左右一般客人喜歡年紀小的她比我大2歲有個孩子在老家

蘭姐的性格很獨立,也喜歡孩子,所以她不想再嫁就想靠自己掙錢,養大孩子所以就沒找男朋友但是一個人總是很寂寞想要的時候有時只能靠自己解決她從來沒有和其他客人做過,主要是害怕那時我開店的時候,我去找她幫忙,她生意不太好,就把店賣了把另外一個長得漂亮的小姐帶過來,做了我的店長我在上海關係牢靠,店面也很安全所以她們也在裡面做大活她帶來的那個小姐一直在我店裡做,是個吹簫的好手能很快把男人的精液吸出來是個小妖精一樣的女孩

就這樣我這家迎春閣的基本核心人物都到位了。兩位店長,小春和蘭姐。店長是看店的。比較辛苦。要記賬,收錢。管理客人和小姐。兩個人輪替。小琴是公關部主任。原來我是要讓她做店長的,但她外向,知道的花樣多。又能歌善舞,技術全面,對客人特別耐心。對姐妹也照顧很周到。沒有人不喜歡她的。但她不怎麼喜歡家務事。理財管家都是她的弱項。而小春和蘭姐這方面正好互補。店長的活,都是有報酬的。每月2千基本工資。不需要接客。不過蘭姐和小春有性需要的話就會接客,主要滿足個人的生理要求。還可以賺點錢。她們兩個從客人那裡拿的錢是不需要交到店裡的。她們對自己的位子也很滿意。

萍姐是替補的店長。她們兩個要出遠門回家的時候,她就坐鎮。她晚上沒活就住我家。平時早上她會去店裡看看有沒有客人點她。一般客人進店門都看年輕漂亮的小姐,比如小琴,小春之類的。萍姐年齡偏大,點她的人比較少,老年客人偏多。其他普通的客人都要年輕漂亮一些的,他們不知道萍姐有觀音坐蓮的絕活,只有和我近的朋友才知道她有這一手。試過的都說好。

這就是我店裡的雛形。也都是些骨幹分子。剩下的就是招小姐。我立刻想到了那群福建的小姐妹。我已經有一陣子沒去看她們了。我抽了一天時間,去了她們店裡,她們的店幾乎都要倒閉了。老半天都沒個客人。我一進去,她們就把我給圍起來了。老公長,老公短。裡面的女孩我都上過。都過來給我這親親,那摸摸。都說想死我了。她們的店因為沒有大活,生意一天不如一天,那兩姐妹都快愁死了。如果我晚過去一個星期,她們就要解散了。那個姐姐叫小美,妹妹叫小芹。我那時沒開店的時候曾經和她們在出租屋裡同居了有3個星期。還有她們的嫂子。但是她們的嫂子後來去別的店裡做了。她和小美姐妹倆有一些小矛盾。我和她們同居的時候還帶她們去逛上海灘。7,8個小姐由我帶領著去老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