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的乳汁

傾盆大雨成片地落下使得視線幾乎無法看清窗外。韋恩努力透過他切諾基吉普的窗子看著外面。

他的母親,克里斯特,坐在另一張凹背椅上通過那令人窒息的豪雨凝視著外面的世界。每隔一會,克里斯特就轉身盯著車後窗方向看幾秒,然後再轉身看著前面。

「我希望他們一切都好。」她喃喃而語著。

「哦,他們會沒事的。」韋恩告訴她,同時心里希望自己是對的。

韋恩一家正開車趕往他們在山中的營屋去渡一個短假。

托尼,韋恩的父親、金,克里斯特的妹妹、還有托尼的小妹妹瑪麗在他們身後某處的第二輛車內。

他們開了兩輛車因爲金必須在周二就趕回去。韋恩,克里斯特,托尼和瑪麗則計劃在下周五再離開。

當那天上午早些時候他們出發的時候,天空已經開始飄灑著雨點,但是過了一段時間後雨勢變得越來越大,整個上午不斷加強的大雨使得旅途變成了某種折磨。

大概中午12點他們兩部車在埃莫里維爾稍作停留,加了油並用了午餐。

在停留的時候,金說服克里斯特將小瑪麗和她一起留在後一輛車中,反正離目的地也只有大約一個小時的車程了。雖然瑪麗現在只有一個月大,他們並不認爲孩子和母親分開一個小時會有什麽大不了。

急著希望能早點到達目的地,韋恩和克里斯特比托尼和其他人提早出發了,兩批人分開後,就再沒見過後面的人和車頭燈。

低頭看了看表,韋恩發現從他們上次停車到現在已經有一個小時了。

「我想我看見拐彎處了。」他說道,同時放慢了車速。

「就是這了。」克里斯特確認道,這時韋恩正將車從高速公路轉到這條狹窄的黑色覆面的小路上來。

「一定要將車保持在路面上。」他母親看著他將車小心地轉到小路上,同時告誡他道。

「如果我們困在這里,可就別想從這爛泥漿里拔出來。」「你說得對。」他擔憂地暗自笑道。

車子慢慢地爬行前進著,直至到達一座搖搖晃晃的橋前。

停下車,韋恩走出車外,緩慢地走到橋前望下看。本來通常是安靜緩和的小溪現在變成了一條咆哮著渾水的泥河。凝視著下面河流的漩渦,他注意到浪花正沖擊著那本就不牢固的橋基。它們看起來實在很脆弱,但是似乎能夠承受河流的沖擊。

「你認爲如何?」「什麽?」他跳了起來,不知道母親已經來到自己的身邊。

他十分專心地注視著下面奔騰的河流,根本就沒意識到母親已經走出車外並來到了身邊。

「你認爲我們能過得去嗎?」「嗯,我想可以吧。」他嘀咕著。「你認爲呢?」「我看應該可以吧。」她邊說邊向橋上面走前了幾英尺,還嘗試著上下跳了跳。「它應該夠堅固了吧。」「好吧,讓我們來試試吧。」他大聲地叫喊著以便蓋過河流的噪聲。

「上帝啊,我全身都濕透了。」當他們回到車內,他母親疲倦地笑道。「我等不及地想快點到營屋,然後生上一堆火。」「好吧,這就走。」韋恩說著,將車挂上檔,然後小心翼翼地朝橋上開去。

當他們一寸寸向前爬行時,那橋看來還能支持住。橋至少有五十英尺長,但卻花了他們兩三分鍾才蹑手蹑
腳地過了全長的四分之三。

然而,就在一瞬間,沒有任何警示,他們感覺到身下的橋開始不停地顫抖、搖擺並移動著。

「哦,上帝啊!」克里斯特尖叫著。「這橋要斷啦。」當韋恩第一次感到那令人暈眩的傾斜時,他迅速將油門勐地壓到最底。有那麽長長的可怕瞬間,車和橋好像都要沖到下面奔騰的河流中去了。但就在最後,車胎終於搶先到達對岸。

當車怒吼著沖向對岸時,他們倆都無法說話。然後,就在前胎剛剛碰到堅硬的實地,他們感到車尾部蹒跚地向側邊滑去。

時間似乎停止了。他們摒住唿吸,祈禱著直至車最終過了那座橋。

當車後胎剛剛離開橋身,橋身立刻就向身後的河流掉了下去。

幸運女神與他們同在!

韋恩極力地踩下刹車,避免使車滑出路面落入路旁的泥漿中。當車被慣性拖出幾英尺後,最終在離開路邊僅幾英寸的地方停了下來。

韋恩坐著一動不動,雙手緊緊地攥住方向盤好一會兒。最後,他轉過頭看著自己的母親。她盯著那落在車前引擎蓋上的瓢潑大雨,臉色就像床單一樣蒼白。

最後,她轉身看著兒子,虛弱地笑了。

「我的上帝啊,那可真是太險了。」母親心有余悸地歎息道。

「你說得太對了。」兒子答道。

又過了幾分鍾,他的雙手才停止顫抖地那麽厲害使他可以打開車門了。推開門,他再次出來站在這傾盆大雨中。關上車門,他發現母親跨出車來站在車的另一邊。

他們倆回頭看著那一刻前小橋所處的地方,現在那里除了偶爾在冰冷河流漩渦中露出幾片破碎的木樁外,空無一物。扭曲破裂的橋基是那里曾經存在過一座橋的唯一證據。

「只要慢五秒鍾,我們現在就已經葬身河底了。」他呻吟著,感覺自己的雙腿都快要承受不住了。「上帝啊,真是太險了。」當他們向下凝視著那黑暗泥濘的河水流過身邊時,兩人保持著沈默。

「哦,托尼和瑪麗他們來了。」母親脫口而出。

「去拿你的手提電話,打給他們,快啊!」韋恩大叫著,一邊開始瘋狂地揮舞著雙手,試圖在他們直接將車沖進河流前阻止他們。

克里斯特轉身冒雨沖向吉普車,勐地拉開車門,她撲進車內。她扯開皮包,將手擠進包內拿出了電話。快速地摁完鍵,她將電話放在耳邊。

「快點,快點,接聽啊!」她嘀咕著,眼睛注視著那輛車緩慢的抵達河的對岸。

「你好,我是金。」最終聽到她妹妹的聲音。

「哦,感謝上帝你終於接聽了,那橋已經斷了。」「好的,我們看見韋恩在揮手所以就放慢速度了。」當韋恩疲倦地跋涉回到自己的車內,大家都保持著沈默。

「好吧,現在該如何辦?」他一邊問,一邊坐進駕駛座中。

「我不知道。」她喃喃低聲道,低頭思考著該如何辦。

事情很明顯,托尼、金和瑪麗無法在短時間內過河。

他們可以調頭回埃莫里維爾,在那里過夜。盡管克里斯特還在給瑪麗喂奶,但是她事先準備了足夠的調制品,因此就目前而言不存在什麽問題。

但是橋斷了而且還在下雨,她不知道她和孩子要分開多長時間。她和韋恩攜帶著全部的食物,所以他們可以繼續出發去營屋,並待在那兒,直到有人想出一個辦法使他們能回過河去。

她和托尼把他們的想法討論了幾分鍾。因爲已經是下午一點了,所以托尼同意他自己、金和瑪麗三個調頭回埃莫里維爾並在那里過夜。

托尼將和警長聯系,讓他知道他們現在被困的狀況,他將和警長商量看有什麽辦法,然後再和克里斯特聯系。

合上電話,克里斯特向韋恩解釋了他們的決定。

韋恩看著觀後鏡,同意他們的決定。他們倆不安地看著托尼緩緩小心地向後離開了河對岸。好像過了整整幾個小時,但最後他父親把車倒上了高速公路,並消失在雨中。

「好吧,孤獨的騎兵,我想現在我們只能靠自己了。」克里斯特緊張地笑了笑道。

「我也是這麽想的,那好吧,銅頭。」他回答道,慢慢地踩下離合器,挂上檔。

最後他們終於到了營屋前,兩人坐著,看著大雨噼噼啪啪地打在引擎蓋上。

到營屋的路途好像花了好幾個小時,因爲韋恩的車速沒有超過每小時五哩。

當他們注視著窗外的傾盆大雨,發現雨好像並沒有變小,反而越來越大了。

「你知道一個立方體有多長嗎?」他無聊地笑著問道。

「不,但是如果情況持續像現在這樣,我們可能就要開始學了。」他母親回答道。

「嗯,我肯定不想開始去象獵人一樣去尋找一對對的動物。」他笑道。

「我不確定。」她也笑道。「但是我卻有一對東西開始隱隱作痛了。」「什麽?」他臉紅著,不敢相信他聽到的。

「哦,別那麽一本正經。」母親和藹地批評著他。

「從我上次給瑪麗喂奶已經有快五個小時了,現在我的乳房開始有滿溢和疼痛的感覺了。」「媽媽!」他氣急敗壞地說,臉變得通紅。「你讓我很尴尬。」「好吧,「一本正經」先生。」她笑著,打開門,「那我們先把東西卸下來吧。」韋恩跨出車外,走入雨中,感謝那里可以遮掩他那漲得通紅的臉。

他無法相信他母親說了前面說的話。畢竟,那是他母親,他沒有想到母親會在談話中給出那樣的話題。

停一下,等會兒,他站在瓢潑大雨中想著他母親的乳房。

想到那對乳房,碩大而腫脹的,飽含著乳汁,這一切就像給自己的大腦神經的興奮中樞開啓了道門。顫抖著,他擡起頭,讓大雨的冰冷寒意濺灑在自己的臉上,希望能洗去心中龌龊的想法。

最後,他忽然發現母親不耐煩地站在車尾後。他不好意思地繞過車身,打開車的後廂蓋。兩人都拿了盡量多的行李,然後一起沖向營屋。他母親負責開門,而他則將行李放在走廊上,然後又向車沖去。

第一批行李後,他就讓母親待在營屋里,而他則就在營屋和車之間來回跑著卸車。他一共花了將近三十分鍾才將他們攜帶的所有行李搬運完畢,但這至少使他的腦子從母親剛才所說的話里冷靜下來了。

當韋恩卸車時,克里斯特則將行李分門別類。當最後一趟運送完畢後進到屋內,他關上身後的門,將那包東西放在桌上。

「這兒,這是你的箱子。」母親說著將他的包遞給他,「你先快點換身乾衣服,免得著涼。然後你來生火,我再去換衣服。」他踢脫下那滿是泥濘的鞋子,拖著沈重的步伐走向營屋里唯一的浴室。關上浴室門,他迅速地脫光身上的濕衣服,擦乾身上的雨水。他渾身上下都被徹底淋濕了,就像剛洗完了個冰水澡一樣。

注視著鏡子中赤裸的自己,他的思維情不自禁又回到了母親的身上。他不禁想著母親赤裸的身體會是什麽樣子。

混雜著羞愧的心情,他控制自己不讓自己的陰莖充血膨脹起來。對自己有這樣肮髒的想法很是憤怒,他擦乾了頭發,然後套上條寬松的短褲,加上條汗衫。

嗯,有趣的穿著組合,他想著,不過等火生起來後,他知道營屋里會變得有多溫暖。

營屋其實只有四個房間,包括兩個臥室、一個浴室以及一個綜合著廚房和起居室功能的客廳。如果他沒記錯的話,那個巨大的壁爐用一個小時左右的時間就能使整個營屋徹底地變暖起來。

走出浴室,發現母親正等著他結束已經有點不耐煩了。

「你可算結束了。」她加重語氣道,並大步走向浴室,「我還以爲你死在那兒了呢。」「你看起來就像個落湯雞。」他大笑著,當她走過他身邊,整頭的秀發濕漉漉地貼在頭上。

盡管由於在大雨中奔波了大半天,渾身上下變得濕透而且泥濘,但是她看起來仍然非常動人。

動人,這個詞好像就是爲她而設的。他一邊開始著手生火,一邊想著。

是的,她很漂亮,但不是那種令人瘋狂的美麗。

動人,對,那就是她,而且是非常動人。

還有她的身材,當思緒一想到這個,他又不禁感到一陣羞愧。

就她的年齡而言,她的身體簡直是棒極了。

在夏天當她穿著泳衣懶洋洋地躺在泳池邊的躺椅上,他曾經有過很多機會窺視她的身體。但那是在她懷瑪麗之前的事了。

在瑪麗出生後,他實際上還沒有見到母親那穿著泳衣的身體,所以他的確不知道她現在的身材到底如何。

一轉念,他又對自己對母親有這樣的想法自責不已,還是繼續著手生火。

當他正努力生火時,他可以聽到浴室內的流水聲。這使他的思緒飄回到想著她的裸體,他思考著如果悄悄走過去,透過鑰匙孔就能偷看到母親的玉體。

不!怎麽能有這樣的想法,他收回思緒回去繼續生火。

感謝上帝,他和父親在上次來營屋時在屋里儲存了一周的木材。如果當時他們沒有那麽做,他就沒法生起這堆火來了。

隨著他的努力,微弱的火苗開始逐漸舔上壁爐里的木頭了,並且火勢很快蔓延開來。

蹲坐在火前,隨意地撥動著壁爐中的木條,他又開始回想他的母親了。

在學校他聽其他男孩談論過孕婦及帶著嬰兒的女人。他們說她們的乳房都十分巨大而且充滿了乳汁,他們甚至還說如果哺乳的女人如果孩子沒有來吸她們的奶頭,乳房會非常疼痛同時還會發生其他問題。

其實韋恩從來沒有想過自己的母親會變成那樣,直到某天他看見母親給瑪麗喂奶的樣子。之後他對其他男孩討論女人那方面就會很不自在。

但盡管如此,他發現自己還是非常想再偷看一次母親的乳房。原來他曾經偷看過一次,但那次把他給嚇了一跳。他沒想到那對玉乳會有那麽大的尺寸而且居然還那麽潔白無瑕。

一邊對自己想著這些感到羞愧,但一邊他突然發現自己的老二已經開始勃起了。他迅速筆直地站了起來。

正當他將手穿過短褲邊緣伸進去,想把那已經開始勃起的老二放好些時,他母親這時走出了浴室。她穿著件柔軟的粉紅色浴袍,拿著條大白毛巾試圖擦乾自己的濕發。

兩人忽然一下都停住了,就這樣對望著,彼此都覺得很尴尬。然後,韋恩調轉背去,用力將自己那腫脹的大老二推到一個比較舒適的位置上。

「你沒事吧?」他母親一邊雙手用毛巾繼續擦著頭發,一邊慢慢地踱向韋恩問道。

「嗯,是的,噢,當然沒事。」他嘴里嘀咕著,回望了母親一眼。

當母親赤著雙腳穿過客廳向他走來,他的雙眼一刻都無法離開母親胸前那對高聳的巨乳。這時在他看來,他那貪婪的目光幾乎可以穿透那件柔軟的棉織浴袍直接面對那對碩大的奶子。

「你確定你真的沒問題嗎?」似乎仍有疑問,母親笑著問道,「你的臉就像被燒紅了的鋼鐵一樣。」「是的,嗯,我想可能是因爲生火的關系吧。」他還是嘟哝地說道,「我離那兒太近了。」「噢。」她繼續上前站在兒子的身邊,把手里的毛巾扔在地上。

她站在他身邊專心地烤火取暖,什麽都沒說。而這時韋恩仍然心有余悸,就那麽忐忑不安地就站著。

但他還是忍不住側過臉去偷偷瞥看著母親那對躲在浴袍里的豐碩巨乳。

她浴袍下什麽都沒穿嗎?他想著,感到自己的陰莖又是一陣抽搐。

「你爲什麽不去給我們拿杯酒來呢?」她轉過身來對著兒子說道。「我們可以在晚餐前稍微喝點來慶祝我們的成功
大逃亡。」「噢,當然了,好主意。」他脫口而出,慶幸自己終於可以逃離開母親的身體。

「我還沒有機會爲你下午的傑出表現好好謝謝你呢。」她將身體靠過來,輕輕地說道,還在兒子的臉頰上溫柔地吻了一下,「你救了我們的命啊!」「噢,媽咪。」他謹慎地回答道,臉又一下變紅了。

不自覺地,他慢慢地向後踱開了。

「真的啊。」她笑著看著他,「如果不是你反應靈敏,我們可能已經去向上帝報到啦。」「任何人在那種時候都會作出同樣反應的。」他回答道,希望母親不會注意到自己下身部位那突起的部位,因此急步向廚櫃走去。

在櫃子里有幾瓶酒,他拿出了一瓶。在他笨拙地開啓酒瓶時,他沒忘記從眼角偷偷看了看母親。她正側著身體,讓壁爐里的火烘乾她的那頭柔軟卷曲的褐色短發。

當他斜眼看時,她那件浴袍邊正敞開著,從那里他剛好可以清楚地看到胸脯的一邊,那是一整只赤裸的大奶子。

那麽她浴袍下就應該沒穿什麽衣服了。他默默地想道,下面的陰莖又開始蠢蠢欲動了,差點把酒瓶掉在了地上。

「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她從客廳的另一邊問道。

「噢,不,這個……瓶塞……有點……嗯……難搞。」他嘟哝著,心想母親的話是否意有雙關。

「親愛的,需要幫忙嗎?」她問道,同時略微側了側身,這樣她浴袍胸前的那對氣球裂得更開了。

「噢,不,噢,媽咪。」他答道,在打開這難搞的瓶蓋的同時,雙眼的目光似乎已經黏在了母親胸前那對發脹的巨乳上。

他幾乎可以看到整片白皙的乳房上部,甚至可以順著乳溝向下看到那片圍繞著乳頭的神秘暗褐色環形部分-乳暈。盡管調整了方向,但還無法能看清奶頭。

「我真是越來越渴了。」她最後說道。

好不容易將目光從母親的乳房上移開,一擡頭卻發現她正看著他。他意識到其實她已經發現自己死盯著她的乳房,仍然一聲不響時,頓時臉臊成了紫色。

「你喜歡看我的奶子嗎?」她最後站起來,將浴袍拉了拉說道。

「媽媽!」他呻吟著道,情緒一片混亂騷動。

「但是,你剛才是在盯著我的奶子看,不是嗎?」他什麽都沒法說,超出想像的羞恥,讓他無法用任何詞語來表達。

她這時也沈默了好一陣。

他的手顫抖地很厲害,酒似乎永遠沒法倒滿酒杯。他跌跌絆絆地走到母親身邊將酒遞給她,但是抖動的手將酒都灑出了酒杯。

「沒事的。」她輕柔地說道,伸出手接過酒杯,並握住兒子的手想幫助他不再顫抖。

他不知道該說些什麽或做些什麽。她慢慢地掰開兒子那僵硬的手指,接過酒杯,對他溫柔地笑了笑,然後慢慢地喝了一大口酒。

忽然一下清醒過來,韋恩也從自己的杯中來了一口,差不多一口就喝光了。

「上帝啊,你看來也渴得很了。」她溫柔地笑著說。

「我的確是渴了。」他脫口而出,然後一口喝完了杯中的酒。

利用手中的空杯作爲離開她身邊的借口,他回頭向桌上的酒瓶走去。

重新倒滿了杯中的酒,轉過身,他發現母親正坐在壁爐前的沙發上。她將修長的雙腿卷曲在身下,正微笑著看著他。

「到這邊來,坐到我身邊來。」她拍了拍身邊的沙發,微笑著說。

「噢,嗯,好的。」他嘴里喃喃道,心神不定地走過去,差點把自己絆倒。

「把酒瓶一起帶過來。」她告訴他道。

停住腳步,他轉身去拿上酒瓶,再次轉過頭走近沙發,坐在了母親身邊。

兩人就這樣看著壁爐中的火苗坐著,空氣中充滿了她浴後身上那清新芬芳的氣味。他們邊喝酒邊聊天,時間慢慢地逝去。

「你爲什麽不把頭枕在我大腿上休息一下,就像你小時候經常做的那樣。」她問道。

「噢,那好吧。」他答道,順手將手中的空酒杯放在地上。

調整了一下身體的位置,他輕輕地將頭枕在了母親柔軟的大腿上。他擡頭看著母親,她那浴後身上散發出的清新可愛的氣味充斥著鼻間,不禁讓他聯想起小時的回憶。

她緩緩地用手輕撫著兒子的頭發,微笑著看著他。而她的那對乳房,先前使他感到萬分尴尬的源頭,現在離來他的臉只是咫尺之遙,隔在母親乳房和他眼睛之間的僅僅是那件柔厚的浴袍。

聞著她身上那舒適的氣味,他慢慢地閉上了眼睛。聽著窗外雨聲敲打著窗戶的聲音,他開始有點昏昏欲睡了。大雨持續沈悶的咆哮偶爾會被壁爐中木條燃燒的噼噼啪啪聲打斷。紅酒、溫暖的火爐、雨聲、和那令人沈醉的身體氣味,這一切使得他漸漸地進入了夢鄉。

韋恩不知道自己睡了有多久,但當他逐漸清醒過來時,已經聽不到雨點敲打窗戶的聲音了。讓腦子慢慢地蘇醒,他忽然意識到自己的臉頰是濕的。難道是屋頂漏水了嗎?他想道,這並不奇怪,因爲雨下得實在太大了。

他慢慢張開眼睛,忽然發現呈現在他眼前的居然是他母親那赤裸的乳房。他愣住了,只見母親那本來包著身體的浴袍不知怎麽松開了,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母親那巨大的象充氣球似的乳頭就挨在自己的臉上,而且還有一滴乳白色的汁液從那腫脹的乳頭中慢慢地溢出。

盯著那團呈現著粉紅色的大奶頭,他看得入迷了,而這時乳頭上的乳汁還在繼續滲出,並順著母親美麗乳房的下半部秀美的曲線流淌下來。

正當他呆呆地聚精會神地看著那美乳時,幾乎同時,他感到自己的陰莖開始脹得發疼。不敢稍作移動,他享受著那一刻的放蕩舒適。

最後,他好不容易將目光從母親乳房上移開,發現原來她也沈睡著。她的頭側在一邊,臉頰則靠在肩上。迅速把目光回到奶子上,他繼續沈醉在那迷人的風景中。他已經忘記了上次看見這對美乳時,它是如何的蒼白。現在他離它們是這麽近,他甚至可以清晰地看見乳房幾乎透明肌膚下的精致藍色的血管紋理。

他的尋求征途終於結束了,而現在獎品就在眼前,完全開放式地呈現著,完全滿足了他墮落的窺視慾望。他注視著乳房隨著母親的唿吸一起一伏。

「如果能在母親那堅硬腫脹的奶頭上吸吮,會是什麽感覺呢?」他不由自主地想道。

「不,自己不能那樣做。」他想道,「那樣就太過分了。」如果母親醒來發現自己在吸吮她的奶頭,她會怎麽辦?她可能會殺了自己。

盯著那粉紅色的乳暈和奶頭,他無法控制地將頭緩緩地轉向它們,而那結實的乳房在他臉頰上慢慢劃過,他的嘴唇也離那禁果越來越近。終於,他的嘴唇碰到了那夢寐以求的堅實的乳頭。

然後當有一小滴稀薄的乳汁順著乳頭流到他嘴唇上時,他變得興奮極了,幾乎就要高潮了,他從來沒這麽興奮過。他慢慢地張開嘴,整個身體就像被電擊一樣悸動著。

他分開雙唇,那飽滿漲大的乳頭滑進唇間。他保持這個姿勢不動好一會兒,然後終於開始輕輕地吸吮乳頭。

就這樣有一會兒,沒有發生什麽情況。但是之後他發現母親的眼睛閃爍著睜開了。擔心著她會有什麽反應,他盡可能地保持著原來的姿勢不動。她的眼睛無目的地朝前方看了一會兒,然後忽然掃向他的臉。他不知道該做些什麽。兩人就這樣互相看著對方,看了很久,時間彷佛都靜止了。

最後,她開始緩緩地移動,慢慢地朝下,雙手摟住他的頭撥向她的懷中,使自己的奶頭能夠更加深入到兒子的嘴里。

「哦,是的,就這樣。」她呻吟著,將他的臉擠向自己巨乳腫脹的奶頭。

「快吃吧,奶子都要疼死了。」韋恩一下子愣了一會兒,然後意識到原來母親是要自己繼續吸奶,於是開始含住那豐滿飽漲的乳頭慢慢地吸吮起來。

當剛開始吸時,發現從那腫脹的奶頭里只流淌出幾滴稀薄地像水似的汁液,他不禁感到有些意外。原以爲會有更多的奶水,他想著自己是否哪里做錯了。然而當他開始用力吸時,他被嚇了一跳,奶水突然自乳房中傾瀉而出。看見母親贊許地朝他笑著,他更加使勁地吸吮,感覺越來越醇厚甜美的乳汁湧進自己的嘴唇間。

那豐美甜蜜的乳汁喚醒了深藏在他腦海的記憶某處已被遺忘的童年記憶。他現在就像個嬰兒,吸吮著母親乳房中流淌出的乳汁。可惜盡管他的思緒回到了童年,但他那成熟的身體仍然充滿了興奮。

雖然他已經盡快地吞咽,但仍然無法跟上奶水湧出的速度,一些奶水溢出了嘴邊,流到了下巴上。天生的本能指引著,他將自己的臉溫柔而堅定地埋在那豐滿的乳房中。

他能很清楚地感覺到那只乳房沈甸甸的份量,全部壓在自己的嘴上。他似乎永遠都吃不夠,想要更多的恬美乳汁,他無意識地伸出了自己的手,捧住母親那豐美的大奶子,他開始越來越堅定地吸吮了。

「噢,太妙了,寶貝,對,把媽咪的奶水全吃光,這樣媽咪的奶子就會不疼啦。」她喃喃而語,將兒子的臉更加用力地壓向自己的奶子。

隨著他的勐力吸吮,可以感覺到母親那原本腫脹的乳房說湧出的奶水逐漸緩慢下來,而她的身體也開始逐漸放松起來。又過了幾分鍾,他覺察到乳汁的湧流緩緩地變成涓滴,而後緩緩地停止了,他非常失望。

感到非常地沮喪,這下母親的乳房空了,他就沒有任何理由再賴在母親懷中繼續吸吮她的大奶子了。他感到母親稍稍移動了下身體,忽然那原本含在嘴里的奶頭脫了出來。像個沒人安撫的孩子,他的嘴唇繼續移動搜尋著奶頭。

忽然,他驚奇地發現母親慢慢地解開了浴袍,托出了她另外那只豐美而充滿乳汁的乳房。稍微調整了下位置,只見母親托著那圓潤高聳的乳房,低下身來,將那閃耀著粉紅色光芒的整個乳暈塞進了兒子的嘴唇。

當她將奶子湊近他的嘴唇時,就像是給一個快渴死的人那救命之水一樣。就在剛才,他剛開始吸吮時,是要吸段時間後奶水才開始變得醇厚而且湧動起來,但後來乳汁流淌的速度太快了,他無法全部吃下,還有好多都流出了嘴外。盡管如此,他現在還是像個饑餓的孩子,馬上用嘴唇撥了撥那只奶頭,然後一下叼進嘴里,開始大口大口地吸吮起那向往已久的乳汁來。

「噢,好極了,我的寶貝,對!」他邊吸她邊喃喃地說道。

韋恩底下的那根勃起的雞巴就像是被火燒般悸動著,他知道他離高潮射精不遠了,他從來沒像現在這麽堅挺過。就像是用把刀在勐力擠壓著那里,雞巴越來越興奮,並有規律的跳動著。他一輩子從來沒這樣堅硬地勃起過。

他吸啊吸,發現乳汁的奔流終於還是開始變少了,又一次地感到沮喪。擔心母親在奶水吸完後就將奶頭從他嘴里拿開,他想他是否可以做點什麽來延遲這不可避免的後果。

當他正在希望能想點辦法可以繼續吃奶子,他的舌頭開始輕柔地來回舔著那分泌乳汁的乳暈和奶頭。他感到母親的身體一下子變硬了。驚喜地發現母親有這樣的反應,他停止用力吸吮奶水,而改爲用舌頭逗弄著嘴里的那個豐滿腫脹的大奶頭。乳汁越來越少,但他的舌頭卻越來越堅持不懈地騷動逗弄著那只堅挺的乳頭。

「噢……我的……寶貝……」母親放松了整個身體,歎息道。

當韋恩玩弄著她的奶頭時,他感到枕在他頭下的雙腿開始慢慢分開了,更有甚者,她甚至將下身擡起壓向兒子的後腦勺。「她難道也開始興奮了嗎?」他想著,下面的陰莖已經快要到了爆發的邊緣了。

盡管已經無法品嚐到甜美的乳汁了,他還是繼續用舌頭將嘴里的奶頭揉來揉去玩弄著。奶水的分泌已經完全停止了,母親卻還是一動不動,沒有制止他的意思。「她肯定也在享受著現在的感覺吧?」他想道,「即使不是因爲哺乳,她也願意讓自己玩弄她的奶子。」他讓這個念頭嚇了一跳。即而他加強了對母親那成熟豐美的奶頭的攻勢。

現在他已經可以聽到母親隨著他舔弄奶頭時情不自禁發出的陣陣低沈誘人的呻吟聲,這下可使他更加興奮了,雙手也開始加入戰團,把手里那只大奶子又揉又捏成各種形狀,當然舌頭也沒閑著,將突出的乳頭推上推下。

他原本以爲偷偷舔弄母親的乳頭吸吮她的乳汁已經是最令他興奮的事了,但是現在他發現他錯了。光是想著他現在所做的事——他實實在在地正玩弄著母親的大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