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頭鳥

  自從回到這座城市,丹丹是第一次想去舞廳,她知道自己當前最重要的任務

就是找對象。

  24歲的丹丹在鏡子前邊精心地打扮著自己,她發現自己仍然很漂亮,根本就

不用化妝。

  在南方“做生意”的時候,身邊的那些女孩子都管她叫“七仙女”,丹丹卻

不喜歡七仙女這個名字,感覺和自己很不相配,她知道七仙女是中國古代神話中

的美女,可她自己長得卻像外國人。

  她個子很高,超過170 ,她皮膚很白,還有點青,屬於那種青白色。她眼眉

很平,不濃也不淡,眉尾很尖。她眼窩很深,眼睛也很大,她從不喜歡描眉畫眼。

她的鼻子很美,鼻尖是略微的上翹的,她的肩很寬,她的乳房很豐滿,屁股不小

也不大,非常性感而美麗,她的腰肢也是粗細適度。

  她總喜歡穿紮腰帶的衣服,有人說她像新疆人,有人說她像俄羅斯人,還有

人說她像混血人,也有人管她叫二毛子。她接待過的那些有知識的“客人”都說

她長得像電影《複活》�邊的女主人公瑪絲洛娃。

  她也知道自己長的很洋氣,不該管她叫七仙女,可在南方和她一起“打工”

的那些女孩子大多數都是沒有知識的,她們就知道把自己打扮的花枝招展,把自

己描抹得像妖精一樣,然後堆依在門口,用嬌滴滴的聲音招呼著過路的客人“來

吧,進來玩玩吧……”

  然而客人往往總是喜歡選擇打扮樸素的丹丹。大家認爲她最漂亮,就管她叫

“仙女”,發現她沒事兒的時候總是坐在一邊“思凡”,大家就都管她叫“七仙

女”,後來連客人都這樣叫了,她也只好默許了。也省得有人詢問她的真名實性。

她知道幹這種“工作”必須是要隱名瞞性的。

  但她知道現在自己是回到家鄉了,不會再有人叫她七仙女了。

  昨天的一切都像噩夢一樣過去了。她賺了些錢,回到自己的家鄉,在街面買

了房子,開了個影樓,生意還不錯,她相信沒有一個人能知道她的過去,連自己

的父母也不清楚,她必須忘記過去的一切,從頭開始。她必須找一個好對象,開

始自己新的生活。

  然而對象卻不是很容易就能找到的,回來快一年了,還是沒有相當的人選。

相看的不少,追求的也不少,可如意的根本就沒有,於是她決定到舞廳看看。

  第一次去舞廳,她在選擇衣服上卻費了好一些時間,現在是開放的年代,穿

戴太古板了沒有吸引力,最後她還是選擇了性感。她下身穿了一條低腰褲,暴露

著小腹,上身穿了一件半透明的紗料的衣服,�邊也就帶了一個乳罩,隱約能看

到她的肚臍、乳溝、和那渾圓的肩膀。

  她給暗暗的給自己制定了“重新做人”的尺度是:服飾性感,行爲收斂。她

要把自己打扮成一個時髦、性感卻舉止端莊的正派女孩。她知道在當今的社會,

如果不時髦不性感是不會吸引男孩子的,可如果行爲過於放蕩,無拘無束,只能

引來一些社會渣滓和小混混的追逐,那根本就找不到好的對象。她不想選擇遊戲

人生道路。她真的想做一個好人。

  她找對象的標準是:他必須有工作,必須俊美,必須時尚還必須正派。這是

現代青年人的擇偶標準,也是一個很高的很難實現的標準。但她堅信自己是一個

完全夠標準的美女,盡管有著不堪回首的過去,但那完全能夠隱瞞的,不可能有

人知道。

  她不想找大款,她認爲大款不把握,他們總是花天酒地,見異思遷。她也不

想找小商小販,認爲他們收入不穩定,而且素質很差。

  最重要的是她認爲有固定工作的男人不敢隨便胡來,他們知道榮辱,他們有

知識,有素質,他們總要考慮名聲,有單位、有領導組織和那無法抛棄的“鐵飯

碗”的約束,他們會時刻規範自己。而一個女人如果能夠找一個行爲檢點,道德

規範的男人,這將來對孩子的成長對家庭的穩定都是很有利的。

  由於丹丹打扮的時間長了一點,來到舞廳的時候,舞曲已經開始了。幾乎所

有的人都下場了。她推門走進舞場,站到了門口的�邊,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把乳房挺了起來,把頭也略微的上揚了一些,用興奮的眼神環視了一下這個舞廳。

她的大眼睛水汪汪的,亮晶晶的,此時的她似乎更像一個電影明星。

  舞廳的燈光不是很亮,但什麽都能看清楚。她的突然出現,一下子就吸引了

舞廳�所有的人,舞池�的男人幾乎是同時都用驚奇的目光掃射著這個年輕的洋

妞一般的姑娘。他們可能都後悔自己下場太早了。如果再晚下場一會兒,就能有

幸摟住這個性感而美麗的大姑娘跳上一曲。

  丹丹感覺自己婀娜多姿亭亭玉立的美女形象已經是征服了舞廳�所有的男人。

她心�暗自高興,那美麗的大眼睛也露出了喜悅的光芒。

  丹丹坐到舞廳一邊的串椅上,她發現還有一個小男人沒有下場,那個男人很

黑,很小,也很醜,估計是沒有女人願意和他跳的緣故,他就一個人像受氣包子

似的坐在那�,丹丹用美麗的眼睛斜視了一下,那個小男人正偷偷的盯著她。

  那個小男人很緊張,他賊眉鼠眼的往丹丹這�觀望著,他的眼睛緊緊盯著丹

丹那高聳的乳房和美麗的肚臍眼,盯著她那洋娃娃一樣的俊美的臉。他在不停的

喘息著,他非常想來請這個美女,可他沒有膽量,他知道連場上的老太太都不愛

和他跳舞,這個剛來的從沒謀面的高傲的風韻逼人的美女,能給他面子嗎,所以

他有心無膽,一直就沒敢來請她。

  丹丹卻很鬼道,她又自己的主意,她知道如果自己和這個小男人下場跳上一

曲,就一定會刺激在場所有的男人。

  於是她就大方的邀請了那個小男人。

  那小男人受寵若驚,興奮的幾乎落淚了。就在他拉著丹丹的手走下舞池的時

候,全場都投來了驚詫的目光,開始互相的交投接耳。

  那小男人像傻子一樣笑嘻嘻地盯著丹丹的臉,他問丹丹多大了,是做什麽的,

有沒有對象,丹丹笑了笑,什麽也沒有回答。

  丹丹開始瘋狂的在舞廳�旋轉起來,她只是讓那小男人給自己做陪襯,她的

眼睛在舞廳�不住的搜尋著年輕英俊的青年。當她的大眼睛不住的斜視的時候,

真像是西方女神的畫像。

  終於,她發現了一個高大健美的青年人,他大概有一米八的個子,頭發略微

卷曲,濃眉大眼,鼻直口方。他穿一件紅色的蝙蝠衫,袒露著豐滿的胸肌,只是

把衣服的下擺在肚子上打了個結,系在了一起,下身穿一條黑色的彈力褲子。

  他不但胸肌發達,而且大腿也特別的健壯,有一種男性的健康美,給人的感

覺他像個王子,又像一個演員,他非常時尚,又非常有氣質,他的打扮讓丹丹想

起了愛爾蘭踢踏舞《大河之魂》�邊的那些身材健美的西方男青年。

  丹丹被那紅衣青年給迷住了,她驚奇的發現那紅衣青年的舞步走的非常的標

準,舞姿非常的潇灑,氣質非常高傲,再加上那健美的體型,簡直就是個美男子

了。

  丹丹帶著那個小男人加大步幅往紅衣青年的身邊運動。

  丹丹每次和那個小男人一起旋轉到那紅衣青年的身邊時,她總是用力的表現

著自己:挺胸收腹,高傲的擡著頭,臉上帶著微笑,盡量把舞步走的非常標準,

她知道自己的容貌和舞姿一定會超過這個舞廳�所有的女人。

  她非常希望自己的表演能夠引起那紅衣青年隊的注意,她感覺這個舞廳�只

有自己能配得上他。

  丹丹發現那紅衣青年真的被她超凡的氣質所吸引了。他開始不停的用眼睛在

舞池�搜尋丹丹的身影。

  丹丹發現這個紅衣青年看她的眼神和別的男人不同,別的男人總是看她的臉,

看她的乳房和肚臍眼,可這個男青年卻總是上下打量,整體的觀察她,包括她的

形體動作,包括她的舞步和神態,還仔細觀察她的節奏和樂感,這讓她想起了自

己的舞蹈老師姚翔。

  舞曲停止了,丹丹的眼睛一直盯著那個紅衣服的男青年,她多麽希望那紅衣

青年來邀請自己共舞一曲。

  那紅衣青年真的就用那雙烏黑發亮的大眼睛看了丹丹一眼,還會心的朝她笑

了一下,露出了潔白的牙齒,他這一個眼神,看得丹丹心�甜滋滋的,他的目光

和丹丹相撞的時候,丹丹開始心跳加速,臉都發熱了。

  下一只曲子開始了,一群女孩子瘋狂的圍上了那個紅衣青年。

  一群男孩子也朝丹丹撲了過來。

  有一個中等身材,眼睛很大,屁股和乳房也都很大而皮膚很黑的胖女孩子首

先霸占了紅衣青年,她已經把他給拉下場了。

  旁邊一個年輕的女人說,那個胖丫真不害臊,剛結婚就做掉了一個孩子,然

後就把老公給甩了,嫌棄那男人太窮。

  丹丹的眼睛一直盯著那個紅衣服的男青年,她發現那個黑胖女孩緊緊的摟著

他,那胖女孩把肥大的乳房一次一次的貼在了他的胸前,那紅衣青年不時的回眼

看著丹丹,一次次的躲避著女孩乳房的襲擊。臉上閃現著無奈的微笑。

  那胖女孩瞪著一雙黑黑的大眼睛直盯著那紅衣青年的臉,她的嘴唇微微的抖

動,很希望那紅衣青年來吻她。可他卻把臉轉到了一邊,求救似的望著丹丹。那

胖女孩一只手放在那青年的肩上,另一只手緊緊摟著他的要,把他摟得緊緊和自

己貼在一起。丹丹知道這女孩的動作在交誼舞中屬於犯規動作。可這畢竟不是比

賽,沒有監督的。

  那女孩的肉乎乎的大肚皮緊緊貼著男青年的身體,那女孩穿的也是低腰的褲

子,上身是吊帶露肩的小衣服,當她把兩臂端起故意擺弄舞姿的時候,她的小腹、

肚臍、腰部和胸部都露了出來。那黑色的肥肉不停的抖動。

  那紅衣青年的胸前是敞開的,衣服在下邊系在了一起,整個胸前是V 字形的,

當他端平兩臂開始旋轉時,肚臍也露了出來,那胖女孩的肚子就和他的肚皮貼在

一起了,丹丹有些嫉妒了,她的表情變得不安起來,故意把頭扭到了一邊,不去

看那個青年了。

  那青年似乎看出了丹丹情緒的變化,就把身子用力的往後移動,很快就離開

了那胖女孩的肚皮,那胖女孩小嘴一撅,不高興了。

  可丹丹這回高興了。還下意識地向那紅衣青年點了點頭。她的兩只大眼睛閃

著亮光。

  這時候有一個中年男子微笑著向丹丹走來,雖然他不如那個紅衣服的青年英

俊潇灑,可丹丹看著感覺也很舒服,她就迎著他站了起來,還下意識地伸出手去。

  可那個男人還沒有到她身邊,丹丹就感覺自己的手被別人給拉住了。她低頭

一看,那個黑黑的矮矮的小男人早已經在她的面前鞠躬了。他已經搶前一步用自

己矮小的身子擋住了那個中年男人。

  那小男人用一只手急忙抓住了丹丹本來想伸給那中年男人的手,那小男人還

用另一只手往舞池方向一伸,做了一個高雅的紳士風度的邀請動作,還用一雙小

眼睛賊溜溜地盯著她的乳房。

  丹丹感覺他的動作和表情很不搭配,非常滑稽,簡直就像個馬戲團�的小醜。

  小男人連拖帶拽得把丹丹拉下了場,他還用手來摟丹丹的腰,丹丹無奈的苦

笑了一下,用眷戀的目光看了那紅衣青年一眼,只好又和那個小男人跳了起來。

  她現在開始討厭這個小男人了。她跳的一點也不好,卻總是笑眯眯的盯著她

的臉,盯著她那豐滿的乳房。

  小男人把丹丹摟得非常的緊,總是往她身上貼,總想用他那幹癟的前胸來貼

丹丹那挺美的乳房,丹丹越是躲避,那小男人就越往上貼,由於個字矮,他就往

起橋腳,他的嘴幾乎就對著了丹丹的嘴唇,讓丹丹聞到了一股討厭的煙草味,同

時丹丹還聞到了他身上有一股腥膻的狐臭味兒,她感覺有些惡心了。

  每到旋轉邁步的時候,那小男人的大腿是過分的往丹丹的兩腿中間插,故意

用大腿來碰丹丹的陰部。

  丹丹的陰阜很豐滿,很肥大,那陰戶就在她自己那緊身的褲子中間鼓了一個

包,就是這個陰部的大包,強烈的吸引著那個小男人的神經,他的大腿每邁動一

次,都要故意的往丹丹陰部碰一次,這每一次撞擊,都給那小男人帶來了無限的

快感。他的小雞巴都快要硬了。

  小男人心理暗暗的想著老百姓說的話:最美不過饅頭逼,摸上一把笑嘻嘻,

操上一回甜如蜜,永生永世難忘記。

  他還聽別人說:凡是有著饅頭逼的女人都很騷,性欲特別強烈。能和這種大

逼的女人幹上一回,那是男人最大的願望。

  這個小男人感覺自己眼福不淺,就憑自己這個卑索的形象,一般像樣的老太

太都不會喜歡他,今天他竟然摟到了一個大美女,還是個饅頭逼。他興奮的有些

發狂了。

  他感覺丹丹的手很柔軟,他感覺丹丹的腰很挺拔,他不時的把扶著丹丹後腰

的右手往下滑,開始一次次的去觸摸丹丹的屁股。

  他知道自己和這個俊美的女人是不成對比的,想操她一次也是不可能的,既

然現在能把她摟在懷�,那就不能錯過機會,盡量摸個夠,等她不讓了在說。即

使她發怒了把自己趕走了。那也夠本兒了。

  小男人慢慢的把手放在丹丹的屁股上,他感覺丹丹的屁股非常的豐滿,非常

的光滑,手感相當的不錯,每摸一次這個美女的屁股,他都會覺得自己渾身麻酥

酥的。

  當的手觸摸到丹丹的股溝時,丹丹瞪了他一眼,他急忙把手放回到她的腰部,

同時卻故意的又用前胸碰了一下她的乳房,發現丹丹的乳房非常的飽滿,富有彈

性,那兩堆柔軟的肉團把他給迷的神魂顛倒。他像狼發現羊一樣,他的眼睛死死

地盯著丹丹那美麗的乳溝。

  由於丹丹的精力都集中在那紅衣青年的身上,幾乎就沒有注意那小男人那猥

亵的動作。

  閃爍的霓虹燈突然的滅掉了,舞廳�邊一片黑暗,伸手不見五指,丹丹知道

這是“黑四”了。

  所謂的“黑四”,就是在跳慢四舞曲的時候,管燈光的人員突然把所有的場

內電燈都關掉,好讓那些欲望男女盡情的往一起摟抱、觸摸、親吻。

  這個時候凡是心有靈犀的男女舞伴就拼命的往一起摟抱,女人會把乳房貼到

男人胸前,男人會把肉棍子頂在女人的陰部或肚皮上,雖然間隔一層褲子,可那

種感覺也是很刺激的。雙方都得到了片刻的享受和生理上的滿足。

  這時候很多的男人就會從女人的背後把手伸到褲子�,去摸女人的屁股,如

果手臂很長,就能從屁股溝再往�伸,直至摸到女人的陰毛和陰唇,有的還一邊

摸著一邊吻著,也有的男人會把手指頭伸進女人的陰道�,輕輕的摳動著,傾聽

著女人低沈的呻吟。

  丹丹聽著周圍那些女人越來越大而無所顧忌的呻吟聲,她突然感覺到陣焦躁

不安,她想到那個胖女孩此時一定把那紅衣青年摟得很緊,兩個人的肚皮一定是

貼在一起了。那胖女孩肥大的乳房一定是貼到了那青年人豐滿的胸肌上,說不定

他們的嘴已經吻到一起了。那胖女孩的呻吟聲一定會讓那紅衣青年失去控制的,

他肯定會去撫摸她的大屁股,去摸她的大奶子,也許已經把手伸進了胖丫的陰道

�……

  如果他對那個胖女孩産生了欲望,如果他品嘗到了胖女孩那大豆腐般的肉體

的誘惑,那丹丹自己就沒有什麽希望了。如果那紅衣男孩爲了得到魚水之歡,要

求和那胖女孩去開房,估計那胖女孩也不會反對的……

  丹丹感覺自己渾身發熱,緊張的有些喘不過氣來。原來是那個小男人已經把

身子緊緊地貼到了她的乳房上,小男人的雞巴早已經硬了,就緊緊地頂在了丹丹

的陰部,他把丹丹摟得死死的,已經全身貼了上來。他的呼吸已經急促了,他已

經渾身顫抖了。

  那小男人的屁股開始隨著舞曲的節奏前後翹動,那硬硬的小雞巴一次次的往

丹丹那豐滿的陰阜上頂,他恨不得把丹丹的褲子給捅破。

  他的小雞巴像一只啄木鳥的尖嘴在不停的敲擊大樹的軀幹,焦急的尋找蟲穴。

他的肚子一次次的撞擊著丹丹的小腹和陰部,丹丹感覺有一個木頭棍子在自己的

身下亂紮。

  丹丹非常擔心,一旦這個小男人的雞巴冒出水來,會弄濕自己的褲子,她就

用力往外推那個小男人,而且把自己的屁股使勁往後拱,想讓自己的陰部離開那

小男人褲裆�那硬硬的東西。

  可小男人死死的抱著她的大屁股不放松,而且把臉就埋在了丹丹那兩個豐滿

的乳房中間,竟然用嘴來舔丹丹的乳溝,還把手從後邊伸到了丹丹的褲子�來摸

她的屁股溝。

  丹丹再也無法忍受了,她用盡全身的力氣把那個小男人推開了,那小男人踉

踉跄跄地往後退了幾步,不知撞到了誰的身上,被人罵了一句:你想找死咋地!

  丹丹摸索著來到一邊,因爲屋子�太暗,什麽也看不到,她感覺是摸到了牆

壁,下邊就該是椅子了,她的氣還沒有消,就一屁股坐了下去。

  丹丹突然感覺是坐到了一個身材魁梧的男人懷�,因爲她感覺自己那豐滿的

屁股已經觸及到了那個男人的兩腿中間那一堆肉乎乎的東西上了。

  她急忙說對不起,忽地一下站了起來,她真擔心那男人會在黑暗中一下子抱

住她。

  她感覺那男人很高大,如果他死死地抱著她不放,再把一根大雞巴頂到自己

的屁股上,那就可怕了。因爲畢竟她是自己在黑暗中坐到人家懷�去的。

  這時候丹丹就聽到一個渾厚的男中音的聲音說到:沒有什麽,都不是故意的,

你就做在這�吧。

  她感覺那男人用手把她拉到他的身邊坐下了。她坐在那男人的身邊,似乎感

覺到了他的體溫,似乎聽到了他的呼吸。她下意識地碰了一下那男人的肩膀,他

的肩膀真結實,肌肉特別發達。

  她不知他是誰,她很想離開他的身邊,她伸手一摸,自己已經是坐在椅子的

邊緣了。如果再挪動一下就會坐到地下,那就丟人了。她只好就挨著他坐著,那

男人感覺到了她的緊張和不安,就往一邊動了動身子,和她拉開了點距離,然後

用溫和的口氣問她:你怎麽不跳了?

  丹丹說:我不習慣兩個人摟得太緊。這哪是跳舞,簡直是在尋找刺激。

  她又問那個男人:你怎麽也不跳了?

  那個男人說:我不喜歡這個曲子。

  丹丹忽然感覺這個男人比自己有頭腦,說話不得罪人。

  丹丹就這樣挨著他坐著,她想,如果那個男人和他動手動腳,她馬上就走,

如果他是個好人,下一只曲就請他跳,不管他是老頭還是小孩子。

  “黑四”舞曲終於停了,霓虹燈亮了,丹丹驚奇的發現身邊坐著的竟然是那

個紅衣服的青年,她們兩個幾乎是異口同聲地說:怎麽是你?

  丹丹的心砰砰的跳了起來,她從看到他的第一眼起,就喜歡上他了。多麽希

望能和他跳一曲,現在居然和他坐到了一起,真實緣分啊。

  丹丹望著他那張英俊的臉和他那發達的胸肌,她更加緊張了。她第一次露出

了女孩子的嬌羞和扭捏。

  舞曲又響了起來,幾個姑娘瘋狂的向那個紅衣男子撲去,幾個小夥子爭搶著

來請丹丹下場,就在他們來到丹丹和那紅衣青年的身邊時,突然把腳步停住了,

伸出的手也縮了回去,身體開始往後退。

  丹丹吃驚的瞪著眼睛望著那個紅衣服的青年問:他們是怎麽了?怎麽都回去

了?

  紅衣青年微笑了一下子說:現在播放的是“快三舞曲”,她們和他們都不會

跳,一旦下場,害怕丟人。這�很少有人會跳快三的。

  那紅衣青年突然問丹丹說:你會嗎?

  丹丹盯著他的臉,幸福的點了點頭。丹丹發現這個男孩子很像電影演員寇振

海,就是比寇振海年輕多了,他也就在二十四五歲。

  那個紅衣男孩站起身來拉著丹丹的手挺著胸走進舞池,丹丹也讓自己的身子

挺拔起來,她的乳房特別的突出,她同時還把臉也仰了起來。四周的人都向他們

投來了羨慕的眼光,還不時的發出了贊歎聲:啊,太般配了,天生的一對啊。

  那紅衣青年用左手托起丹丹的右手,把他的右手扶在了丹丹的後背上,丹丹

感覺這是一個非常專業的動作,她知道不會跳舞的男人總喜歡用手來摟女人的腰,

然後就用力把女人攬在懷�。而專業的選手總是用手輕輕的扶著女人的後背。

  丹丹就急忙的把自己的左手輕輕的放在了他的肩上,丹丹感覺他肩頭的肌肉

非常的發達。像石頭一樣堅硬。

  兩個人很自然的把上身往後仰,把身體中間緊緊地貼到了一起,這時候兩個

人就形成了一個整體的Y 字。

  就在丹丹的身體中部和那男青年的身體中間貼緊的時候,丹丹感覺他更專業

了。如果是普通的舞者,他會把自己的小腹和雞巴緊緊頂在女人的小腹和陰部,

以圖個快活,且不管是舞姿和舞步是否標準,而這個男青年和她相靠緊的是身體

的四分之一,也就是說兩個人的身體位置是錯開了的,只是把胯骨貼在了一起。

  因爲男女兩個人只有把身體的這個部位貼在一起才能快速旋轉,這是快三舞

步最基本的要求,就在兩個人身體中間相接觸的一刹那,兩個人都會心的笑了,

感覺都很在行。那紅衣青年人喊了一聲:一二三,然後兩人就風馳電掣般地旋轉

起來。

  俗話說“會轉移條線,不會轉一大片”,那些不會跳的男女就總是在原地轉

圈,而他們兩個人卻是一邊旋轉一邊按照舞廳邊緣直線沖擊,他們姿勢優美,她

們舞步靈活,他們節奏準確,他們氣宇軒昂,四周的觀衆突然爆發出了熱烈的掌

聲。

  丹丹發現那個紅衣男孩的身體素質非常的好,他們就這樣飛速旋轉了好幾分

鍾,他卻一點也沒有變化,真是面不改色心不跳。

  丹丹可有點招架不住了,她開始上喘了,她必然是好幾年沒有跳舞了。那男

孩子似乎看出她體力不行了。就把她引領到了舞廳的中間,丹丹知道這就是離開

了跑道,要變換花樣了。

  那男孩子突然停住腳步把丹丹推了出去,丹丹心領神會急忙用一個“平轉”

離開他的身子,,與他的身子平拉開,用一只手拉著他的手,把另一只手打開,

做了一個展翅的動作,緊接著那男孩又把她往回拉,她急忙像卷白菜一樣卷回到

了那個紅衣青年的懷�。

  她的身子挨到了那青年胸部發達的肌肉塊上,她感覺他的胸部非常寬大,非

常的飽滿,非常的結實,她産生了一種從沒有過的幸福感。她清楚的知道這個動

作叫“倒卷簾”,兩個人必須如此卷到一起,他不會認爲那男孩子放蕩,男孩子

也不會認爲丹丹輕浮,這是彼此都心領神會的固定動作。

  丹丹順勢把手一揚,把頭一甩,把腰往後一彎,把自己的身子向後傾斜下去,

自己放棄了重心,像是要故意摔倒的樣子。此時她的心�掠過一絲恐懼,她想,

如果那男青年不是內行,不能及時把她那傾斜的身子摟抱在懷�,自己就會倒在

地上,那就慘了,就丟人現眼了。

  那青年反應真快,他迅速的向丹丹身下跨了一步,形成弓箭步,及時的用右

手摟住了她的腰,他把那空閑的左胳膊向斜上方伸出,就像大鵬展翅。兩個人的

面孔相對了。兩個人的胸部貼到了一起,而頭部都是往後仰的。

  丹丹知道這個亮相動作很像芭蕾舞《天鵝湖》中王子和天鵝的動作,感覺就

是她在幾乎要摔到那一瞬間,在身子完全傾斜失去重心的一瞬間,男青年猛然抱

住了她,她幸福的倒在了他的懷�。

  他的右手在她的身下扶著她的腰,他的身子幾乎就壓到了她的身上,她是往

上看,他是往下看,此時那青年的發達的胸肌完全壓到了丹丹那豐滿的乳房上,

她知道這是必須的接觸了。這會給觀衆一種略帶一點刺激的美感。他們的目光對

視了一下,彼此都感覺這一瞬間非常美好,他們真希望把這美好的瞬間定格成爲

永遠。

  這時候舞廳又爆發出了一陣熱烈的掌聲。大家似乎體味到了男女真情的碰撞,

仿佛看到了人體優美的組合。

  丹丹感覺那男子的力氣好大,他突然站起身子,那抱著丹丹腰肢的手也沒有

放松,而是順勢把她給抱了起來,丹丹感覺自己的腳是離開了地面,他知道那男

人要抱著她淩空旋轉了。

  那青年已經把自己的胯骨“給”了出來,丹丹急忙把自己那豐滿的屁股坐到

了他的胯骨上,又急忙把自己的兩腿前後分開,把手伸向斜上方,自己擺出了一

個淩空飛躍的姿勢,果然那男子摟著她的腰把她在空中輪轉了兩周,才把她放下

來。

  四周又響起了一陣更激烈的掌聲,還伴隨著呐喊聲和口號聲。他們兩個人的

臉都有些微紅了,這顯得兩個青年人的眼睛更黑更亮了,他們互相對視著,品味

著這突如其來的幸福。

  大家的喊聲是:高手,行家,受過專業訓練,太棒了。服了。

  快三舞曲結束後,休憩片刻,自然就是慢三舞曲,四周的青年男女幾乎就被

他們兩個的表演給驚呆了。都不敢來請他們兩個人了。他們兩個人趁機下場又表

演了一番,他們兩個人的“大慢三”配合的也相當的好,優美的“紡織步”自然

融合,讓人們想到了申雪和趙宏博的冰上芭蕾舞。

  曲中休息時,兩個人很自然的就坐到了一起,丹丹瞪著一雙美麗的大眼睛吃

驚的望著他問到:你叫什麽名字?

  紅衣青年回答:夢軍。

  丹丹又問:你的身體咋這麽棒,你是做什麽工作的?

  夢軍:在中學當體育老師。

  丹丹:你的舞咋跳的這麽標準?

  夢軍:我在體育學院學上學的時候參加過體育舞蹈比賽,還獲過獎。我們是

經過專業訓練的。

  丹丹:你上班多久了?

  夢軍:我剛剛分配。現在該我問你了。

  丹丹:我是個體業戶,自己在街面有一個影樓。還顧了兩個員工。規模不算

很大,收入還算可以。

  夢軍:你的交際舞是和誰學的,好像受過專業訓練?

  丹丹吱吱唔唔的說:我從小喜歡跳舞,經常上台演出,這交誼舞是自己跟碟

子學的。

  丹丹害怕夢軍繼續追問,就急忙反問夢軍說:你怎麽沒把女朋友領來呀?

  夢軍笑著說:我還沒有女朋友呢。

  丹丹說:我可不相信,像你這有工作的美男子還能沒有對象,在大學就得有

女同學追。

  夢軍說:有道是有,可是搞體育的女孩子有幾個好看的呢?再說了,我們體

育系的女生都是男性化了,抽煙、喝酒、說粗話,還打架,罵人,我可受不了。

  丹丹又問:那現在你工作的學校不是也有很多的年輕的女老師嗎?

  夢軍說:年輕的女老師到是不少,可我喜歡的女孩子已經是“名花有主”,

喜歡我的女孩子那是“慘不忍睹”。

  丹丹笑了笑了說:看你說的,也太能埋汰人了,那你找對象的標準是什麽樣

的啊?

  夢軍說:我喜歡漂亮的,洋氣的,個子高的,時尚的,性感的,但必須是本

分的。

  丹丹急忙又問;你對女人的工作有什麽特殊的要求嗎?

  夢軍說:如果其它的條件都好,工作無所謂,個體也行。說著她看了丹丹一

眼。

  丹丹感覺他仿佛是在向自己表白,她真的有些緊張了。

  夢軍突然問:你看過電影《複活》嗎?

  丹丹說:我沒有看過那部電影,可我看過托爾斯泰的小說,我知道你說我的

容貌很像是《複活》�的女主人公——瑪絲洛娃。

  夢軍微笑著點了點頭然後突然問到:你明天還來嗎?

  丹丹瞪眼望著他然後點了點頭。她的眼神�充滿了溫馨和渴望。

  他們戀戀不舍的分手了。如果此時說是去開房間,估計都不能反對,但兩個

人彼此都不想那樣做,都是想證實自己是一個本分的青年。如果想選擇天長地久,

那就不會在乎一朝擁有。

  丹丹回到自己的影樓,小玉急忙迎了過來。小玉是丹丹影樓�雇傭來的一個

專門負責盤頭化妝的小女孩,才18歲,個子不高,但很好看。

  小玉上下打量著丹丹問道:丹丹姐今天咋這麽高興。我從來就沒見你這麽高

興過。

  丹丹捧著小玉那粉紅的小臉蛋兒狠狠地親了一口說;現在保密,過幾天你就

知道了。你趕緊回去吧,不許出去亂跑,看回去太晚了你爸爸又該罵你了。

  小玉騎上自己的大摩托,一溜煙的走了。

  丹丹一個人坐在她的老板台前,把手住著香腮,反複回味著夢軍說的話,她

感覺那些擇偶的條件幾乎就是給自己定的,覺得自己非常符合他的要求,如果自

己的過去不讓她知道,那將來的幸福就指日可待了。她反複的想了很久,覺得自

己幹的很隱蔽,不會有任何人知道自己的過去的。將來如果真的能和他結婚,自

己一定做一個好妻子,

  她興奮了,怎麽也不想睡覺,也不想看電視,她就拿出筆來在紙上亂畫,這

  丹丹有一個最拿手的絕活,就是一筆就能畫出一個回頭鳥,而且畫的非常的

逼真,那是小時候她媽媽教給她的。

  她朦朦胧胧的聽一些人說媽媽年輕的時候非常漂亮,追求者很多,而且和很

多的男人發生過兩性關系,可到找了對象的時候就麻煩了。都知道她媽媽的做風

不好,誰也不要她,但是由於媽媽特殊的漂亮,特殊的聰明,而且非常的能幹,

終於找到了一個容貌不錯但非常老實的工人結婚了。

  那工人說:我不管你以前啥樣,只要結婚後你能一心一意和我過日子就行。

媽媽也真的信守諾言了。婚後再也沒有出軌,但是爸爸空有一副俊美的洋人一樣

的軀殼,他的生存能力非常有限,又死死的管著媽媽不讓媽媽出去做事,這就使

得家�的生活非常貧困。

  丹丹到了高中,爸爸又下崗了。連學費都沒有著落了。爸爸什麽也不想幹,

就知道喝酒、玩鳥、打麻將。媽媽只好帶上一個大口罩出去掃大街了。

  年輕的女孩子都喜歡攀比,可丹丹感覺自己家庭的現狀讓她恥辱,她一賭氣

就離家出走了。

  她大膽的給自己制定了青春三部曲:第一步,出去到外地打工賺一筆錢,第

二步,回回到家鄉,在臨街買房子開一個影樓,第三步,找一個英俊、潇灑而且

時尚的有固定工作的風流而不下流的白馬王子和他結婚,給他生一個孩子,一輩

子扶持他,相夫教子。

  丹丹的媽媽暗地�支持丹丹,把家�所有的積蓄都偷偷地拿給她做路費了。

丹丹走了。她是一個人走的,沒有人知道她去了哪�。

  丹丹一個人悄然的來到了南方的大都市,這�到處是車水馬龍,這�到處是

霓虹閃爍,招收女工的牌子隨處可見,她高興極了,沒有想到外面工作這麽好找。

  她胡亂的闖進了一個舞廳,那�的接待人員說:我們這�現在有兩種工作,

一種是搞衛生,挨累賺錢少,另一種是陪客人跳舞,輕松而且賺錢多。

  那人還說:像你這樣漂亮的有氣質而且個子高的女孩子如果學會了跳舞,將

來幹什工作都能用得著,在哪�都能吃的開,無論到了哪個單位,如果陪領導跳

上一曲,他會非常的喜歡你,會給你紅包。

  丹丹活心了,就選擇了跳舞,她和另外的一些女孩子一起開始接受了短期的

培訓。

  舞廳的老板姓金。金老板給她們請來了一個舞蹈教師,這個舞蹈教師叫姚翔,

是金老板的好朋友,他的舞蹈級別是國家銅牌。這個舞蹈老師是金老板請來教她

們貼面舞和豔舞的,丹丹從小喜歡舞蹈,經常登台演出,所以非常的機靈,也就

兩三天的功夫就把豔舞和貼面舞學會了。

  姚翔認爲丹丹身體的先天條件非常好,而且特殊聰明,他對丹丹也特別有好

感,他就勸丹丹學習舞廳舞和國標舞,他說像丹丹這樣的女孩子如果學會了舞廳

舞和國標,將來就能打入上層社會。

  丹丹動心了。就同意和他學習高雅舞蹈。那個舞蹈老師把金老板叫到�屋和

他商量了一陣子,然後就把丹丹領走了。

  姚翔三十多歲,是個單身,個子不高,而且非常的瘦,但給人的印象是非常

精明。而且很帥氣。他把丹丹領到了他居住的樓房�,她給丹丹換了一套寬松的

很薄的練功服,就開始對她進行訓練了。他讓她挺胸,收複,擡頭,下巴微翹,

兩臂端平,腰往前塌,告訴她必須像一個高傲的不可一世的公主。

  大約一個月的時間,丹丹就學會了舞廳舞,國標舞和拉丁舞。姚翔誇贊她是

絕頂的聰明,還把她抱在懷�親了一口,她感覺自己非常的幸福。

  白天,姚翔就帶著她到各個單位去搞交際舞輔導,讓她做舞伴,協助輔導。

當然丹丹什麽也不用說,什麽也不用講,只要姚翔一招手,她馬上就走過去和他

搭上架子樓在一起,然後開始表演各種舞步和舞姿,讓男女學員們觀看,姚翔則

是邊舞邊講。

  晚上他就和姚翔睡在一起,姚翔就像一個大哥哥看護小妹妹那樣摟著她,她

依偎在姚翔的懷�,感覺已經很舒服了。她很喜歡姚翔身上那股男人的氣味。和

他那溫和的性格。

  姚翔摟著她,給她放影碟,和她一起觀看國外的一些舞蹈大賽,給她講解各

種體育舞蹈的要領。開始是國標舞,然後是舞廳舞,後來是拉丁舞。

  丹丹不明白外國女人跳拉丁舞爲什穿的那麽少,也就是幾塊小布條就權當衣

服了。全身大部分裸露。她們那豐滿的乳房在劇烈的跳動中不時的滾動出來。那

大腿的大起大落,幾乎把陰唇都暴露出來。

  丹丹問姚翔的第一個問題是:她們爲什麽穿得那麽少?

  姚翔說:在男人的眼睛�,女人的身體是最美麗的景色,那美麗勝過一切,

女人暴露的越多,男人越愛看,越喜歡,越沖動,金錢和美麗女人的身體是男人

生存的唯一樂趣。

  丹丹問姚的第二個問題是:國外的女人爲什麽都沒有腋毛?

  姚翔說:跳舞的女孩和搞體操的女孩子一樣,在上場表演前總是要刮毛的,

包括腋毛和陰毛,你看她們在劈腿的時候,那小小的三角褲已經勒進肉�了。那

陰唇已經分開兩半的暴露出來,卻看不到一根陰毛,那都是用剃刀給刮的。

  讓他這一講,丹丹有些心跳了。渾身發熱了。仿佛産生了一種欲望,她想要

幹什麽,自己也說不清,她用手抱住了姚翔的身體。把頭埋在了他的懷�,她雖

然知道姚翔很瘦,可胸部全居然還有肌肉塊。男人都是喜歡女人的身體,可男人

的身體也會讓女人動容。

  姚翔又說:你再往下看,這就是脫衣舞,我開始教給你們的只是基本動作,

真正表演的時候必須是一邊跳一邊脫衣服,一件一件的脫,最後一絲不挂,還要

把乳房,屁股,陰部等地方暴露出來。

  丹丹看著電視�那些女孩子在光著身子瘋狂的扭動著臀部,自己揉搓著乳房,

還用手自己撫摸陰部。她就對姚翔說:那多難爲情啊,下邊還有觀衆。

  姚翔說:女人身體的那些地方總是喜歡深藏不露的,但是一旦暴露給男人,

他們就會興奮、就會發瘋,發狂,就會忘乎所以,就會給女人很多的錢,如果在

場男人控制不住了。就脫光了衣服上去和女人一起跳,這就是貼面舞了,你看下

邊就是了。

  丹丹的心跳的更厲害了。她渾身都在發熱,她的眼睛死死地盯著電視機,她

發現一個身材高大的男人脫光了衣服上台就把那個裸體的女人摟住了。兩個人臉

貼著臉,胸貼著胸,那女人的乳房已經被擠扁了,他們兩個的小腹也緊貼在一起。

他們兩個緊緊的摟抱著一起扭動著身子,晃動著屁股。

  丹丹目不轉睛地盯著電視屏幕,她感覺這是一個新鮮的世界,所有這些真讓

她開眼了,電視�兩個人跳了一會兒,就開始互相撫摸,女人摸男人的雞巴,男

人摸女人的乳房和屁股,男人把手伸進了女人的陰部。

  女人開始把身子不停的扭動,屁股開始不停的晃動,那女人突然跪下身子用

嘴含住了男人的雞巴,只見那男人的雞巴在女人的嘴�伸進去又拔出來。女人不

時地擡眼望著男人,男人不時的用手撩著女人的頭發。

  這時候男人的大雞巴已經很粗很壯了。那個女人突然仰臉朝天的躺在了台子

上,把兩腿分開,那男人就跪在女人的兩腿中間用舌頭去舔那女人的陰部,那女

人高聲的喊叫著,身子不停的蠕動著,終於那男人把自己那個很粗很大的雞巴對

準女人的陰部插了進去。

  然後那男人就趴到了那女人的身上緊緊的抱著了她的身子,那女人“啊”了

一聲,緊緊抱住了男人的屁股,兩個人的嘴互相狂吻起來,那男人的屁股一上一

下的翹動著,那中間的大雞巴一進一出的抽插著,女人在喊叫,男人也在喊叫,

丹丹看的渾身滾燙,四肢麻木,陰部一陣陣的瘙癢,感覺身子一震顫抖,陰部有

水流淌了。

  丹丹聲音顫抖的問:老師……他們這……這……這是幹什麽呀?

  姚翔說:這是性交表演,這是男女兩人表演的最高境界。這也是男女兩人最

幸福時刻,這時刻會讓我們忘記所有的痛苦和煩惱,完全沈浸在快樂當中……

  一個女孩子哪能經得起如此的誘惑,此時丹丹已經是渾身滾燙,她熱血沸騰,

她欲火焚燒,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就下意識地用手碰了一下姚翔的雞巴,發

現他的雞巴已經是硬邦邦的了,就在她那顫抖的小手碰到姚翔的雞巴那一瞬間,

姚翔突然緊緊地摟住了她

  他在她的嘴上瘋狂的親吻起來,讓他這一親,丹丹真的就受不了了。她不顧

一起的把手伸進了姚翔的褲子�,緊緊抓住了他的特硬的大雞巴,她真沒有想到

這個子不高,身材瘦小的非常靈巧的姚老師的雞巴竟然非常龐大。

  姚翔很快就把手伸進了丹丹的懷�開始撫摸她的乳房,丹丹剛剛發育,乳房

不是很大,但非常細膩,非常光滑,那是圓圓的緊蹬蹬地,向上挺起的,那小乳

頭已經是直挺挺、硬梆梆的了。

  姚翔的手是輕柔的溫和的,丹丹她已經沒有一點點反抗能力了。她在享受著

他的撫摸,她感覺是一種陶醉。

  姚翔的手在她的小腹停留了一會很快就伸向她的陰部,她感覺姚翔的手指頭

在輕輕的撫摸她陰道口的上端,那�有一個小肉包,他的手在她的小肉包上來回

的撫摸,一陣麻酥酥的快感像電流一樣傳遍了她的全身。她的身子開始抖動了,

發麻了。

  就感覺自己的陰道�奇癢難忍,她一把就抓住了姚翔的手指頭把他拉向了自

己的陰部,姚翔就把手指頭伸到了丹丹的陰道�,他感覺丹丹的小穴�又濕,又

熱,又嫩,又軟,緊蹬蹬,肉乎乎,滑溜溜,已經開始流水了。

  姚翔的手指頭在她的陰道�輕輕的轉動著。摩擦著她的陰壁,丹丹突然喊了

起來:姚老師,我不行了,你快來,我想要電視那樣,我求你了,老師……

  此時的丹丹恨不的馬上就讓姚老師把他那個粗大的雞巴插到自己的小穴�。

姚翔快速的脫光了丹丹的衣服,其實丹丹自己也在配合。姚老師又很快的脫光了

自己的衣服,丹丹也給他幫忙了。兩個人都脫光了,丹丹學著電視�那女人的樣

子把兩腿分開了,姚老師的雞巴已經向上挺起來。他對著丹丹的陰道就插了進去。

  丹丹啊的一聲,感覺下體非常的疼痛,可姚老師一下子就把雞巴全都插了進

去,然後全身趴到了丹丹的肉體上,緊緊地抱住了她,她雖然感覺下邊很痛,但

是看著電視的錄像,望著身上的老師,感覺著一個男人趴在自己身上的味道,那

了下體的微微疼痛。

  姚老師就這樣在她身上趴了好一會,她感覺不痛了。而且很爽了,她看了一

眼電視,那個男人還在那女人的身上不停的抽插著,那女人不斷的發出幸福的呻

吟,她的欲望更強烈了,她多麽希望姚老師也動一下自己的屁股。

  她下意識地摸了摸姚老師的屁股,姚老師很快就感覺到了她的需要,就把屁

股上下翹動,那雞巴就在丹丹的小逼�開始抽插了。丹丹感覺非常的舒服,非常

的爽快,她也幸福的呻吟起來,她發現這一呻吟更舒服更爽了。

  姚老師真瘦,但身體非常的好,他用雙手支撐著上體,就在丹丹身上做俯臥

撐了。大約做了一個來小時,他的肚皮在不停的敲擊著丹丹的肚皮,發出來啪啪

的聲響,他的雞巴越來越粗,越來越大,越來越滑。

  雖然丹丹的小穴很緊,姚老師的雞巴很粗很壯,雞巴和小穴直接已經是沒有

一點縫隙了,可由於丹丹的小逼�在不停的往外流水,不停的潤滑,這就給兩人

人都帶來了無限的順暢和幸福。

  丹丹已經喊叫了四次,泄了四次,姚翔還在用力的幹著丹丹,還在重重的插

入拔出。丹丹終於說:老師,我不行了……受不了了……我不想再來了……

  這時候姚翔才猛烈的沖擊了二十次,然後大喊一聲趴在丹丹的身上不動了。

  丹丹已經渾身是汗了。姚老師也出汗了。丹丹抱著姚翔輕輕的說:我幸福死

了,真的很幸福,這是一種什麽滋味啊,真好受啊,太爽了。我是第一次品嘗到

這種快感。

  姚老師說:這就是性交,也叫操逼,也叫做愛,這是世界上男女之間最幸福

最高尚的最偉大的娛樂。但是它必須是建立在感情之上,沒有感情的性交是蒼白

的,低俗的,就和動物一樣了。那是沒有意思的。如果你來到這�的第一天我就

和這樣做,你會快樂嗎?

  丹丹感覺自己非常幸福。白天陪老師輔導,晚上陪老師睡覺,有空陪老師出

去逛街,包括朋友聚會姚翔也帶著她。姚翔的那些朋友也都誇贊丹丹人長得漂亮,

舞跳的好,說丹丹超過了姚翔以前所有的舞伴,丹丹聽了也非常高興。

  她不愁吃,不愁穿,她感覺自己很幸福。而幸福的時光總顯得很短暫,她也

記不清自己在老師身邊呆了多久。

  有一天老師帶她去參加一個朋友聚會,在酒桌上,她突然發現了一個很熟悉

的面孔,她一下子就想起來是那個舞廳的金老板。

  他們一邊吃,一邊喝,一邊唱歌一邊跳舞,那個舞廳的金老板特地請丹丹跳

了一曲,他誇贊丹丹的舞跳得好,說是得到了姚老師的真傳。就在姚老師去廁所

的時候,金老板輕聲的問丹丹:你現在賺多少錢了?

  丹丹愣住了,她忙問:賺什麽錢?

  金老板說:你出來打工是爲了什麽,不是爲了賺錢嗎,你現在賺到了嗎?你

難道就這樣陪他一輩子嗎?他能娶你做老婆嗎?他的舞伴是要經常更換的。哪個

女孩子也別想和他結婚。你趕緊回到我那去賺錢吧,一天就能賺上千元,賺差不

多了就回家,神不知鬼不覺,找個好丈夫悄悄的結婚,誰也不知道,你把青春消

耗在他這�犯不上啊,等老了誰還能要你。

  丹丹如夢方醒,她呆住了。

  沒等姚老師回來,金老板就沒事似的坐回到了座位上。

  丹丹很精明,裝作若無其事地樣子,一點也她沒有聲張,仍然和大家一起說

笑著……

  又過了幾天,大約人們把聚會的事情都望了,丹丹突然向姚翔說:姚老師,

我喜歡上你了,我非常的愛你,我想和你結婚,我不想回家了,你就娶我做老婆

吧。

  老師愣住了:你說什麽啊,爲什麽要結婚啊,我們這樣吃吃喝喝,玩玩樂樂

不是很好嗎,結了婚有了家,有了孩子,多沒意思啊,多俗氣啊,天天的柴米油

鹽醬醋茶,孩子哭,大人吵,煩死了。我可不想結婚。

  第二天丹丹就走了。她給姚翔扔了一個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