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圖第五集第三章

 第三章◆雙姝劫至

雪白冰峰上方,茫茫虛空之中,飄浮著一倡容顏清麗的絕美女子,青色衣裙
隨風飄揚。

在她的身體上方有一個玉鐲懸於空中,散發出萬道光芒,化為透明光罩,將
她的身體籠罩在中間。

不速處,伊山近與媚靈也飄在空中,望著昏迷中的美麗仙子,默然無語。

伊山近凝祝著她高聳的酥胸,盈盈一握的纖腰,以及吹彈可破的冰肌玉膚,
心中大為不忿:「奶子為麼大,一手多半握不過來,要是捏在手裡用力一揉,肯
定十分過癮;她皮膚那麼好,腰那麼細,摸一摸手感肯定不錯。還有她裙子底下
……怎麼我就不能去摸一下呢?」

他也曾經試著伸手去摸,結果透明光罩上迸射出閃電,差點把他電成焦炭,
那樣痛苦的滋味他可不想再嘗了。

如果要用法力打破防護罩,以他現在的靈力修為根本就沒法做到。萬一引起
法寶反擊,或者把她吵醒,豈不是偷雞不著蝕把米了嗎?

自從用美人圖把這冰蟾宮仙子收進來之後,玉鐲法寶就一直護著她,而且現
在還有動盪之勢,說不定她很快就會醒來了。

「如果她真的醒來,只怕美人圖就困不住她。就是現在,美人圓也瀕臨崩潰
了!」

媚靈這樣說著,俏臉上帶著一抹憂色:「因為她的修為太高,再加上法寶的
法力,美人圖要困住她很不容易。除非你能增強本身修屬,並增強操控美人圖的
能力,才能保證不出同題。」

「那我該怎麼辦才好?」

媚墓欲言又止,艷美的面鹿微泛紅霞,看上去極為嬌媚動人。

她猶豫了一下,終於下定決心道:「除非你能大量吸取女子內力,轉化為靈
力,並用老主人留下的秘法與美人圖相呼應,將靈力滲入圖中明月裡,才能更熟
練的操控本圖。」

伊山近仰頭望著天上明月,如此皎潔迷人,卻是本空間的核心,一切法力的
根源。

他面露難色,道:「可是趙飛鳳已經沒有內力了啊,她那幾個婢女的內力夠
用嗎?」

媚露見他裝糊塗,好氣又好笑,又拿他沒辦法,只能提示得更明白一些:「
你剛收入圖裡的那兩個女子,內力精純博大,吸取之後暫時夠用了!」

「你是說……」伊山近一臉愕然地看著她,失聲叫道:「怎麼可以起這樣的
心思?她們是玉潔冰清的好姑娘,和我又有這麼大的年齡差距,我怎麼可以為了
自己的私慾,奪取她們寶貴的貞操?」

「從前你欺負文娑霓姊妹和趙飛鳳的時候,也沒見你有這種堅持!」媚靈心
裡大罵,卻也只能滿面堆笑哄著他,柔聲道:「為了能保住這個空間不至於崩潰,
也只能有所取捨了!」

伊山近若有所思,點頭道:「說的也是。她們既然是俠女,當然要有捨己為
人的胸懷,所謂她們不下地獄,誰下地獄?只是我這樣一個清純男孩,要被迫去
壞她們的清白……」

媚靈終於聽得忍耐不住,伸出纖纖玉手,一把揪住他的耳朵,忿然叫道:「
少磨磨蹭蹭的,你到底做是不做?」

伊山近慨然歎息道:「大義所至,怎能推辭?只是我付出這麼重大的犧牲,
不知道可有什麼回報?」

媚靈如玉額頭上隱隱爆起青筋,可是想一想如果美人圖崩潰,或者哪怕是被
迫將這冰蟾宮女修吐出,她也要因此受傷,修為受損,最終還是只能強行嚥下適
口氣,咬緊貝齒問道:「這兩個美女都被你享用了,你還想要什麼回報?」

伊山近搖頭道:「不是這麼回事!和她們做那事,純粹是情勢所逼;要說回
報,除非是你陪我……」

他的目光落到了媚靈露在外面的潔白酥胸上,望著高聳的玉峰暗自吞下口水。

媚靈如此妖嬈美麗、嫵媚迷人,他早就想抱住她痛痛快快地發洩一番,可是
她總以老主人之命為藉口,在他未曾完全掌控美人圖之前,絕不肯讓他佔便宜,
熬得伊山近心火大盛,只能以圖中收入的美女洩火。有時在趙飛風玉體內射精睛,
叫的都是媚靈的名字,趙飛鳳和媚靈聽到了,也只能乾瞪眼沒有只法。

看到他灼熱的目光,媚靈的玉頰立即羞得如同火燒,飛速掩住胸衣跳到一邊,
尖叫道:「你休想!」

伊山近暗歎一聲,知道自己還是不能迫使她答應自己的要求,只好退而求其
次,溫聲道:「其實只要讓我摸摸就行了,要不然你摸我也行……」

媚霞美目快速向他下身掃了一下,明白他想讓自己替他摸弄下體直至射精,
心裡怦然亂跳,猶豫了一下,終於艱難地道:「只能隔著衣服摸……」

伊山近興奮地向她挺起胯部,等待那纖美玉手隔衣摸上雞雞,卻見媚靈羞紅
著臉扭遇頭去,這才知道自己會錯了意。

不遇能摸到她性感嫵媚的迷人胴體,也是他長久以來的願望,立即伸遇手去,
攬住這高挑美女的纖美腰肢,順勢向著酥胸摸上去。

媚靈嚶哼一聲,羞紅滿頰,纖手無力地阻攔著他,卻終究還是遮擋不住,被
這比自己矮許多的小男孩摸到了胸部。

玉乳一入手掌,伊山近就心中大跳,暗自讚歎起來。

即使隔著絲綢衣衫,他依然能感覺到乳房的溫軟滑膩,輊輕揉弄時,更是享
受到極美妙的手感,讓他興奮莫名,用力揉捏起來。

堅鋌而富有彈性的豐滿玉乳被他捏成各個形狀,媚靈微感疼痛,不由低聲嬌
吟,而伊山近變本加利,乾脆轉到她的身前,雙手各抓住一隻玉乳,狠捏起來。

如畫般的美景之中,一個身材窈窕的美麗女子,身前站著一個年齡幼小的俊
美男孩,雙手握住她的乳房放肆摸弄;艷色美女目光迷離,臉上神情複雜,有些
痛楚,還有些興奮迷茫。

伊山近隔衣摸著乳房越來越興奮,伸手將她摟到自己懷裡,撫摸著她纖美溫
軟腰肢,在柔滑隆臀上狠摸幾把,同時挺起胯部,用大肉棒隔褲頂向富有魅力的
成熟美女修長玉腿中間的位置。

媚靈失聲驚呼,嫩穴隔著衣裙感覺到他肉棒的堅硬粗大,不由大羞。

伊山近一邊用龜頭猛頂她的嫩穴,一邊用力擰了幾把香臀,大呼遇癮,正要
再進一步輕薄,媚靈已經羞得推開他,一溜煙地逃走了。

「呼,她的身材好正點啊!」伊山近肉棒翹得高高的,幾乎頂破褲子,可是
美人已經離去,而剩下的這位美人還被法寶護住,他也只能瞪她幾眼,恨她不肯
醒來讓自己幹,最終無奈地離開了這一空間。

接下來,他撕裂空間,一步踏到了梁雨虹的身邊。

這時梁雨虹正拿著樹枝狠狠抽打著昏迷的兩位俠女,一邊打一邊哭泣咒罵,
為她們殺死自己父親的大仇進行報復。

本空間沒有樹木生長,這樹枝卻是她在與伊山近痛快大干之後,砍下林中樹
枝帶回到了美人圖中。

旁邊的朱月溪正與姊姊抱頭痛哭,仇敵當前,觸起傷心事,自然有所感觸。

伊山近垂頭喪氣地走到梁雨虹身前,深深地歎了口氣。

「怎麼了,是不是出了什麼事情?」梁雨虹果然被他吸引了注意力,急切地
問。

伊山近用傷心的語氣,把剛才與媚靈的話重複了一遍,告訴她,雖然自己很
不想和這兩個惡女人幹那種事,可是為了本圖不至於崩潰又非做不可,現在正在
矛盾猶豫,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梁雨虹微微一呆,隨即興奮地叫了起來:「那還有什麼好猶豫的,快去做啊!」

「可是我這麼正直的人……」

梁雨虹聽得直撇嘴,可是見他這麼裝腔作勢也沒有辦法,只能好言相勸,以
大義相責,仔細闡述幹這兩個女俠的意義所在:首先是屬了本空間的安定,其次
是為了伸強正義,懲罰她們做過的惡行,讓她們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

一說到父仇,梁雨虹就控制不住自己,緊握雙拳,美目含淚叫道:「這些惡
人不得到懲治,天下還有什麼公道可言?」

伊山近微皺眉頭,猶豫道:「你是說,為了天下正義,必須要去幹這兩個俠
女?」

「沒錯,為了正義和公道,你就……勉為其難地去做吧!」

為了增強他的信心,梁雨虹不得不委屈自己,掀裙跪倒在他的胯下,熟練地
解開他的褲帶,掏出雞雞,一口就吞了下去。

她心情激動,把雞雞吃到嘴裡才發現,這是一隻硬雞,顯然早就動了興,只
是裝模作樣不肯答應,弄得她好氣又好笑,狠狠在上面咬了一口,在肉棒上留下
了兩排細碎齒痕。

咬完之後,她又大力吸吮了幾下,讓伊山近爽得叫了起來,又吐出來不讓他
盡興,跳起來牽著雞雞,急切地叫道:「來吧!」

伊山近像頭牛一樣,被她牽住短短硬硬的韁繩,跟著她走到兩個俠女面前,
隨手一揮,解除禁制,那兩個美麗少女就一一甦醒,抬起迷茫的美目,茫然看著
身前的幾個人。

見她們醒了,梁雨虹怒從心起,一個箭步衝過去,抬起玉掌,狠狠幾個耳光
打在她們的俏臉上,啪啪幾聲脆警,兩個美少女的臉上立即浮出幾道指痕。

美少女打美少女耳光的耋面,十分好看,伊山近瞪大眼睛,好奇地盯著遭一
幕,心裡不自覺地湧起虐待的快感。

兩位女俠剛醒過來,渾身還在癱軟就挨了這頓痛打,都驚叫得跳起來,抬手
反擊,掌上帶著強勁內力,挾呼呼鳳聲向梁雨虹的胸口擊落。

梁雨虹酥胸上那封雪兔是伊山近喜歡把玩的珍寶,怎麼可以被別人碰到!伊
山近立即一抬手指,兩道堅韌的繩索憑空現出,將她們的手牢牢縛在身上,兩位
俠女驚呼一聲,幾乎失去平衡摔倒。

這兩個美少女是他憑真本事擊敗後抓進美人圖的,按照規則,他獲得了在她
們身上施加禁制的權力,以此作為封他的獎勵。

繩索自動收緊,將她們雙臂纏繞,阻止了她們活動的能力。

梁雨虹悲憤至極,揪住於芷瓊的胸部,一把捏住裡面的乳房,狠狠兩個耳光
扇去,痛得於芷瓊尖叫起來,清澈美目中淚光盈盈,看得伊山近大為心疼:「她
打你的胸部是不封,可是她的胸部也該是我來摸吧?」

林晴也被她照樣辦理,玉指隔衣捏緊乳頭狠抽了兩耳光,梁雨虹才怒氣稍減,
回身揪過伊山近,叫道:「過來,上了這兩個壞女人,讓她們痛死才好:」

兩個少女看到她身後的小小男孩,此時卻赤著下體,粗大的肉棒昂然挺立,
碩大脹紅的龜頭讓她們看得眼前暈眩,目瞪口呆地望著那裡,甚至忘了將眼睛轉
開。

伊山近好奇地盯著她們驚訝微張的櫻桃小嘴,心裡琢磨:「要不要趁機插進
去,感受女俠純潔小嘴裡的滋味?」

他踏上一步,正要趁機挺腰插進美妙小嘴裡面,於芷瓊卻已經尖叫起來,奮
力將俏臉扭到一邊,羞得眼淚都流出來了。

「居然看到了那樣的髒東西,我是不是已經不再是一個純潔女孩了?」於芷
瓊越想越是難過,晶瑩美目中淚水奔湧,滑過玉頰,一滴滴地灑落在隆起的酥胸
上。

林晴卻怒視著伊山近,驚怒地倒吸涼氣,半晌才咬牙問道:「你說你欺負了
我二姊,這話是不是真的?」

伊山近挺腰晃了晃粗大肉棒,悲歎道:「為了世界的公道與正義,我這也是
沒有辦法的事……」

「小鬼頭!」林晴怒火中燒,嘶聲叫道:「你如果真的幹了這種事,一定要
把你按淫賊處置,千刀萬剮處死!」

她本來不相信這麼小的男孩有行淫的能力,可是現在親眼看到了證據,由不
得她不信,心中隱約升起一絲恐懼:「要是二姊真的被他淫污了,那該怎麼辦才
好?」於芷瓊也驚愕地看向這邊,偷偷瞧著小孩子胯下粗大肉棒,心中嚇得發抖
:「這就是行淫的陽具?怎麼會這麼大,要是插進下體裡面去,會痛死人的!」
面對林晴的威脅,梁雨虹一個耳光打過去,嬌叱道:「你自己都保不住了,還說
剮人?下一個就該剛你了!」

她扭頭面對伊山近,叫道:「別跟她多說,現在就去懲罰她吧!」

伊山近猶豫著走到林晴面前,還沒有說話,梁雨虹就已經興奮地從後面抓住
他的衣服,強行脫下,將他健美纖細的男性裸體暴露在兩位美麗俠女的面前。

美少女們驚叫一聲,羞得轉過頭去,陽光少女閉著眼睛大罵,痛斥道:「淫
賤、無恥!你們這對無恥賤人,在光天化日之下就幹這種淫賤勾當!」

「無恥賤人是你們才對!」梁雨虹氣得淚光盈盈,一把揪住她的酥胸,悲憤
叫道:「害死我父親的不是你們嗎?」

林晴被她捏扁嬌嫩乳頭,痛得額頭冒汗,卻強忍痛楚叫道:「這樣欺壓百姓
的貪官污吏,死不足惜!你運氣好,被這小賊救了出來,等下次被抓到,就沒這
麼幸運了!」

「胡說!我父親是個勤政愛民的好官……」梁雨虹流著淚水,奮力撕扯她的
衣服,嗤的一下將綢衫撕裂,一對雪白椒乳跳了出來,上下晃動顫抖。

「你做什麼!」陽光少女羞得轉過身去,卻看到伊山近兩眼放光,正緊盯著
她的胸部,已經看到了那對鮮艷櫻桃,胯下肉棒也因此翹得更高,讓她羞得紅泛
雙頰,純潔的心靈受到了極大的打擊。

梁雨虹悲憤又興奮地喘息著,雙手上下飛舞,將她的衣裙扯得粉碎,玲瓏有
致的少女嬌軀很快就暴露在伊山近的面前,讓他忍不住大吞口水,臉上的表情卻
更加正經和沉重。

梁雨虹怒視著美麗俠女的窈窕胴體,用力擰著她的纖腰,含淚叫道:「別以
為你們行兇的時候蒙了面我就認不出來,就你們這身材,我一眼就認得出,怎麼
也忘不了!」

伊山近好奇地盯著林晴的裸體猛瞧,果然看到身材纖美窈窕,比不練武的人
更健美一些,而梁雨虹一向傾慕俠女,從前又曾見過她們一面,也難怪她記得這
麼清楚了。

林晴羞得縮成一團,下意識地顫聲叫道:「不要看!」

伊山近卻變本加厲地走到她身前,蹲下去入神地盯著她美腿中間的方寸之地。

林晴羞得眼淚都忍不住要流下來,咬緊櫻唇痛罵道:「小賊,把賊眼轉開!
要敢多看,就挖了你的眼睛!」

伊山近充耳不聞,甚至還出手撥弄,用指尖輕觸卷毛掩映下的柔嫩花瓣,捏
住它向外一揪開。

「啊!」林晴羞憤大叫起來:「臭小鬼,你在摸哪裡啊!」

伊山近抬起清澈雙眸,很無辜地看著她,真誠地道:「我只是想看看俠女的
下體和普通女孩有什麼不同。」

「當然不會有什麼不同!」林晴都快氣昏了,感覺到他在和自己說話時仍揪
著陰唇,羞得死去活來,顫聲叫道:「快放開!」

梁雨虹跳過來,性急地叫道:「別鬧了,快點懲罰她們吧!」

她跪下去抓住伊山近的肉棒,柔滑素手用力套弄,向俠女們得意地叫道:「
看到了吧?就是這個東西插進你們二姊趙飛鳳的下體裡面,幹得她哭哭啼啼的呢!」

雙妹都為之變色,顫聲問:「你真的欺負了我二姊?這麼說,你上次說的都
是真的?」

「不光欺負趙飛鳳,還要欺負你們呢!」梁雨虹奮力分開林晴修長有力的美
腿,抓住大肉棒向這邊湊過來,頂上少女嫩穴。

林晴尖叫一聲,拚命掙扎,可是地下突然伸出幾條碧綠的籐蔓,將她的腿牢
牢捆在地上,無法動彈。

伊山近向前一挺腰,龜頭碰觸到乾燥潔淨的嫩穴花瓣,猶豫道:「這麼乾燥,
會插不進去的!」

梁雨虹一心想要為父報仇,急得跪伏在地上,一口吞下了大肉棒,用力舔弄
吮吸,青絲飄動,散落在林晴的嫩穴上,隨著蠔首上下晃動,髮梢弄得嫩穴癢酥
酥的。

兩位俠女大吃一驚,張口結舌地看著這一幕。以她們貧乏的性知識,對於這
種事簡直是觀之駭然,驚愕於和自己差不多大的漂亮少女竟然能做出這麼淫蕩的
事來。

林晴年齡稍大,身體也要成熟一些,看得面紅耳赤,嫩穴被髮梢不停地拂過,
不由自主地湧起熱流,雪白大腿也輕顫起來。

梁雨虹在肉棒上面舔吮一遍,到處都沾上了她的香津甜唾,隨後吐出來,抓
住肉棒向著嫩穴湊去。

脹大的龜頭碰觸到嬌嫩花瓣,頂開它們向裡面探入,磨擦著嬌嫩穴肉,一點
點地插進了嫩穴裡面,漸漸頂上了處女膜。

林晴臉色雪白,體味著肉棒插入自己嫩穴的每一分細微感受,瞪大美目盯著
伊山近的臉和身體,不敢相信自己的第一次性接觸竟然是和這個還沒長大的小孩
子。

江湖俠女深受武林中人和普通百姓崇拜,自然心高氣傲,也曾想過將來是和
哪位名重天下的大俠喜結連理、雙宿雙飛,可是現實卻給了她殘酷的打擊,她的
第一次卻給了這個根本不被她們看在眼中的小小孩童!

伊山近一臉難色,很為難地看著少女慘白的美麗容顏,傷心地說:「我這也
是沒辦法,為了天地間的正義,為了世間的公理長存,我只能插進去,你先忍著
點痛…

:」

「少說廢話啦!」粱雨虹忿忿地叫道,一手捏著肉棒把握好方向,一手按住
他的屁股,狠命一推!

「啊呀!」少女撕心裂肺的慘叫聲震天響起,小男孩的那根粗大肉棒撕裂了
純潔嫩穴,撞碎了珍貴的處女膜,向著裡面狠插進去。

純潔的鮮血從嫩穴口處迸流出來,染紅了肉棒,與知府千金的香津甜唾混在
一起,正是水乳交融,無法分開。

藉著口水與處女鮮血的潤滑作用,伊山近的肉棒插進了乾燥的俠女嫩穴,感
覺到她的嫩穴如此緊窄,緊緊地箍住肉棒前端,爽得他齜牙咧嘴直歎氣。

而且被撕裂的嫩穴裡,強健有力的肌肉還在大力收縮,壓搾著粗大肉棒,帶
來的快感讓他爽得都快飛起來了。

「果然是俠女啊,夾得真緊……」伊山近真心誠意地稱讚她,可是美麗俠女
卻不領情,恨恨地瞪了他一眼,美目中殺機暴射,就像她從前殺人時的眼神一樣。

「你還敢瞪眼!」梁雨虹憤怒地尖叫著,跪到伊山近的身後,玉手緊抓住他
的屁股,拚盡力氣,搏命向前一推!

「啊啊啊啊——」更為慘烈的尖叫聲劇烈響起,幾乎把做愛中的伊山近耳膜
震破,肉棒都差點被她嚇軟。

粗大肉棒藉著口水和處女鮮血的潤滑作用,瘋狂地衝入從未有人開墾的艱澀
蜜道深處,直插到底,龜頭緊緊地戮在子宮上面,頂得林晴美目翻白,悲憤欲死。

她純潔的花徑在這樣粗暴的插入方式下受了重創,被撕裂出巨大創口,鮮血
狂湧,將睪丸和肉棒整個染紅。

「五姊!」旁邊的於芷瓊痛哭失聲,雖然想過來幫忙,卻被地下湧出的綠色
籐蔓綁得結結實實,只能以頭撞地,光潔額頭撞在地面上,發出砰砰的震響。

林晴臉色慘白,仰天躺在地上,目光呆滯,幾乎被這樣的殘酷打擊震暈過去。

苦守了多年的貞操就這樣被一個小孩子強行奪走,小孩子的巨大肉棒正深深
地插在她乾淨的身體裡面,她甚至能感覺到肉棒的脈搏跳動。

伊山近跪在她的修長美腿中間,苦著臉看她慘白的美麗容顏,胯部緊貼染血
玉臀,卻不晃動抽插。

看到殺父仇人痛苦的模樣,梁雨虹高興地放聲大笑,掩口笑了半天,才注意
到他的異狀,奇怪地問:「怎麼了?」

「軟了。」

在這樣簡潔的對話之後,梁雨虹得知伊山近的肉棒被俠女一聲尖叫嚇軟,立
即撲上來從後面抱住他,乳房緊貼他的裸背,用力磨擦,興奮立起的乳頭硬硬地
磨在他的後背上。

纖手伸下去,撫摸捏弄睪丸和肉棒根部,見它還沒有起色,美少女一狠心,
索性伏下身去,伸出顫抖香舌,激烈地舔上了男孩的菊花。

伊山近感覺到屁股被纖手掰開,後庭菊花裡面插入柔滑濕潤的舌尖,興奮起
來,肉棒也跟著膨脹,撐大嫩穴蜜道,直直地頂住少女子宮,開始緩緩抽插。

肉棒磨擦嬌嫩肉壁的觸感,讓美-麗俠女漸漸回魂,茫然美目盯著自己身上
的男孩,射出了悲憤至極的凌厲目光。

伊山近被她看得很不好意思,只能低聲咕噥:「為了正義……」然後心安理
得地繼續抽插,享受著被武功高強的美麗俠女緊窄有力的蜜道狠夾的暢美感覺。

他眼觀六路耳聽八方,突然感覺到身後溫暖櫻唇離開了後庭菊花,立即回手
按住梁雨虹的頭,囑咐道:「用力吸,不然軟下去就沒辦法插了!」

梁雨虹輕哼一聲,為父報仇的心願佔了上風,抱住他的下身用力舔吮起來。

一邊舔,她一邊還伸手到前面撫摸睪丸和肉棒根部,用力捏扁俠女陰蒂,聽
著她痛楚的慘叫聲,心裡充滿了復仇的快感。

她越舔越是興奮,甚至將纖美蔥指也貼著肉棒,藉著它前插的勢頭,強行插
進處女嫩穴裡面,將蜜道撕出更大的裂口,感覺到處女鮮血灑在手上,興奮得美
目連連閃光。

狂喜之下,她吸吮得更是賣力,美妙櫻唇緊貼住菊花,大力瘋狂吸吮,舌尖
拚命頂住菊穴一點點地探進去,勾起來用力舔弄菊道內壁,讓伊山近爽得六神無
主,在女俠嫩穴中抽插起來更是賣力。

林晴痛得玉體劇顫,平生沒有想過會有這樣殘酷的苦刑。即使在戰鬥中受了
重傷,也無法與嬌嫩肉壁被撕裂的痛楚相比。

這小小男孩的肉棒本來就大得超乎她的想像,再加上一根手指,蜜道幾乎被
活活撐破,還要承受劇烈的磨擦帶來的痛苦,可憐的俠女被折磨得痛苦至極,恨
不得死去才好。

緊窄有力的蜜道痛苦痙攣,大力擠壓著伊山近的肉棒,再加上美少女玉指磨
擦捏弄肉棒的美妙觸感,和她狂吮後庭菊花的強烈刺激,伊山近一時忍耐不住,
精關大開,肉棒帶著玉指一起狂烈跳動,將大股精液激射到美麗俠女的嫩穴深處。

「嗯啊啊啊!」林晴痛苦嬌吟著,感覺到滾燙的精液射進純潔的子宮裡面,
悲憤至極,灼熱淚水狂湧而出,幾乎要暈厥過去。

「射了嗎?」梁雨虹興奮地問,玉指從嫩穴中費力地抽出,放到面前用舌尖
輕舔,品嚐上面精液與處女鮮血混合的味道,美目快樂得閃閃發光。

於芷瓊在一邊悲憤哭泣,顫抖悲呼:「五姊!」想到她的五姊從此就不再是
完璧之身,被賊人淫污了潔淨的身子,讓她傷心得死去活來。

林晴絕美玉顏上流淌著清澈淚水,櫻唇微啟,發出一聲幽幽歎息。

雖然悲憤絕望,但能夠從那劇烈的痛苦中擺脫還是讓她鬆了一口氣,不由喃
喃說道:「總算結束了……」

這聲音雖然輕微,但在梁雨虹耳中卻如雷霆一般,憤怒地向她的嫩穴啐了一
口,怒道:「還早得很呢。」

她撲到伊山近身上,大力舔吮,將乳頭舔吮數遍,又在他身體上到處舔弄,
努力刺激著他的性慾,希望他能早點雄風再起,狠狠地懲罰這可惡的女俠。

她抱住伊山近的屁股,在臀肉上面連咬帶舔,順著大腿舔下去,一直舔到腳
心,橫下心含住腳趾,用力吮吸舔弄,就像一隻小狗一樣。

看到高傲美麗的官府千金露出如此淫蕩的一面,伊山近興奮起來,軟綿綿的
肉棒也充血變硬,在美少女的嫩穴蜜道中膨脹起來。

「啊!」林晴失聲嬌呼,慘白著臉瞪著他稚嫩可愛的面龐,感覺到他的大肉
棒深插在自己珍貴隱秘的花徑裡,和自己進行著最親密的接觸,不由悲憤交加,
可是身體被綁住無法反抗,只能閉上眼睛任由他蹂躪。

伊山近雙手抓住女俠纖細健美的腰肢,感覺柔滑如酥油般,心中大動,奮力
向前挺動腰部,大幹起來。

林晴雖然閉目不語,只想當自己死了一樣,可是肉棒磨擦嬌嫩肉壁帶來的痛
楚和快感不停地湧來,幾乎要讓她瘋掉。

她咬緊櫻唇,一動不動地裝死,希望他能覺得無趣,放開手不再玩弄自己的
身體。

可是下體突然傳來奇異的感覺,丹田中的內力不知為何突然澎湃起來,自行
湧出丹田,向著子宮方向的經脈流去。

她驚訝地瞪大美目,已經顧不得裝死。這些經脈她都沒有練過,內力也從未
進入過這些經脈,為什麼今天會出現如此異象?

內力流入子宮,順著蜜道中的經脈流過,在嬌嫩肉壁中突然迸發出來,突破
肉壁與軀體的障礙,直接流進粗大肉棒,源源不絕地向著伊山近的身體裡面流去。

「這是怎麼回事?」林晴失聲叫道,瞪眼看著與自己親密交合的男孩,直覺
地感到這是他在搗鬼。

伊山近很羞澀地笑了一下,小聲說:「小弟弟需要一點內力,你不會太吝嗇
吧?

為了本空間的和平與正義!,」

「胡說!你這臭小鬼竟然練這種邪門妖術,還不快停下來!」

「不能停!」梁雨虹見她生氣害怕,心裡就高興快活,立即爬過來阻止伊山
近聽她的話:「不多吸些本空間會崩潰的!不管她,快吸、快吸!」

伊山近被她強迫,只能無奈地挺起肉棒,插到美麗俠女花徑最深處,大吸特
吸,讓內力不斷湧入自己身體,化為靈力,補充到自己的經脈之中。

林晴被吸得花容慘淡,櫻唇顫抖地叫道:「你、你竟然廢我武功……」

這個打擊並不比失去貞操來得小。與生俱來的處女膜被肉棒刺破,以後再也
沒有了,那是沒辦法的事;但她的內力是她多年修練,不知吃了多少苦才練成現
在這一身內力,如果就這樣被吸乾,那和廢了武功也沒什麼分別。

對武林中人來說,廢除武功是比死還可怕的事情。林晴悲怒懼怕,用力挺起
纖腰雪臀想要躲開插在裡面的大肉棒,用力掙扎了兩下,一口氣上不來,頭一歪
暈了過去。

伊山近吸得正上癮,不管她暈不暈,還是大肆狂吸,直到最後一滴內力也流
入肉棒,他才意猶未盡地咂咂嘴,轉而吸起她的元陰來。

為了幹得爽,他心念微動,地上的籐蔓就都縮了回去,讓女俠重獲自由。但
她已經失去內力,就算想做什麼也是有心無力。

伊山近翻身躺在地上,舒舒服服地將一絲不掛的美麗俠女抱在懷中,肉棒上
挺,用力插進流血花徑最深處,龜頭頂住子宮,開始大力吸取元陰。

林晴悶哼一聲,即使在昏迷中也感覺到極大的快感,美麗面龐上現出誘人紅
霞,嬌艷至極。

梁雨虹看到她失去武功,正快活地微笑,突然看到她臉上也現出淫媚笑意,
不由大怒,揪住伊山近的耳朵叫道:「你在幹什麼?怎麼她好像很快活的樣子?」

「吸元陰的時候當然會快活,你當初不是也很快活嗎?」

梁雨虹怒道:「豈有此理!怎麼能讓她高興,這不是本末倒置了嗎?」

她憤然抓過樹枝,用劍削出一根小棍,狠狠地戳著女俠的後庭菊花,忿忿地
叫道:「讓你幹壞事,讓你害人!人刁天非戳死你不可!」

伊山近仰躺著吸取元陰,林晴就趴在他懷裡,玉臀向上,菊花露出,讓她戳
得十分順手,越刺越是起勁。

「等一下,別弄了!」伊山近趕快叫道,一急之下把心裡話都說出來了:「
要用棍子的話,還不如用我這根來戳她!」

梁雨虹一怔,俏臉露出恍然大悟的喜悅神色。而林晴也嚶嚀一聲從昏迷中醒
來,滿臉都是興奮的紅暈,櫻唇中也忍不住發出快樂的嬌吟聲。

她睜開美目,突然看到自己趴在伊山近懷裡爽得淫叫,不由羞紅滿面,掙扎
著要從他的懷裡脫開。

可是失去內力讓她渾身酸軟無力,掙扎了兩下,感覺到武功被廢,心靈大受
打擊,撲倒在伊山近懷裡放聲痛哭起來。

她本是剛強至極的俠女,有道是「女俠有淚不輕彈」,可是現在武功被廢,
她的力氣比普通的女子還要不如,只覺從高高在上的神壇上跌落下來,再不能像
以往那樣意氣風發地行俠仗義,一時萬念俱灰,柔腸百轉,寸寸斷折。

伊山近挺著肉棒在她嫩穴中抽插,安慰道:「不哭不哭,你已經很努力了!」

磨擦肉壁的快感讓她忍不住嬌吟出聲,卻立即停下,羞得面紅耳赤,心中悔
恨:「我怎麼會如此淫賤,就像旁邊那個下賤女孩一樣了!」那邊的下賤女孩雖
然聽不到她的心聲,卻因為她爽歪歪的表情而大怒,上前一把抓住她光溜溜的屁
股和纖腰,強行從伊山近身上拉開,龜頭從嫩穴中拔出時,發出啵的一聲輕響,
大量精液、蜜汁和落紅從裡面流出,染在潔白修長的玉腿上面。

伊山近元陰還沒有吸完,心裡大覺可惜,也只能安慰自己道:「下次再吸好
了,反正元陰存在那裡又不會長腿跑掉!」

梁雨虹咬牙將美麗女俠臉朝下按倒在地上,扳著她的玉臀高高聳起,以母狗
般的屈辱姿勢示人,回頭向伊山近叫道:「快來,用你的棍子狠狠戳她!」

林晴羞憤至極,死也不肯擺出這樣屈辱的姿態,拚命掙扎。可是她內力被吸
去,而梁雨虹體內的內力雖然遠不及她,但畢竟還保留著,輕易地制止了她的反
抗,反而將雪白粉臀抬得更高,分開雙腿露出精緻菊花,直接面對伊山近的臉。

伊山近嚥了一口唾沫,只覺那菊花如此粉嫩誘人,向自己發出強烈的召喚,
讓他沒法拒絕,只能走過去將肉棒貼上嫩臀,同時開口安慰俠女道:「為了正義,
你就犧牲一點吧!

林晴才不管他說什麼,只是突然感覺到後庭菊蕾處有濕熱堅硬的東西頂上來,
尖端頂開菊花向裡面插進了一點,微感痛楚。

她羞憤地尖叫一聲,已經從破處的經驗中知道了那是什麼,而且還知道那濕
濕的感覺中還包括她的處女鮮血。

就像她想的那樣,伊山近將染血的肉棒頂住嫩菊,正在猶豫下一步該怎麼做,
屁股後面突然被柔滑玉手拚力一推,肉棒頂開菊蕾,兇猛地向裡面插進去!

美麗俠女連聲慘叫,細緻的美妙菊蕾被粗大肉棒插入,撕出了巨大裂口,鮮
血噴射而出,將正興致勃勃貼近觀看的梁雨虹噴得滿臉都是。

血珠順著梁雨虹玉頰滴落,卻仍興奮地歡笑著,雙手緊抓住他們的身體,向
一處擠壓。

她右手按住伊山近的臀部,左手伸到俠女平坦小腹下面,抵住小腹向上狠頂,
蔥指甚至還探入流血蜜穴之中,狠樞狠擰,給她增加額外的刺激。

伊山近的肉棒插進美一麗女俠的後庭菊道裡面被她緊緊夾住,爽得魂都快要
飛了。

「女俠的後庭果然不一樣啊,好緊……」伊山近顫聲呻吟道,這話傳到林晴
的耳中,更讓她羞憤欲死,一頭撞在地面上,恨不得撞死才好。

但在這個空間,只要伊山近不同意,她連受傷都辦不到。地面柔軟,根本不
能碰傷額頭。

高傲女俠高聳玉臀,菊蕾中插入粗大肉棒,藉著精液和落紅、蜜汁的潤滑作
用,奮力向裡面插去。膨脹的巨大龜頭碰觸到菊道內壁,痛得林晴顫抖悲嘶,珠
淚滾滾,滴滴灑落地面。

梁雨虹奮力擠壓他們兩人的身體,終於在伊山近的協助下把肉棒插到最深處,
抬眼看到細緻的菊蕾被粗大肉棒撕裂得鮮血長流,讓她心中大喜,興奮地叫道:
「快干,大干快干啊!」

「嗯!」伊山近點頭應命,雙手抓住柔滑嬌嫩的纖腰豐臀,挺起腰部開始在
嫩菊中抽插起來。

每一下抽動,肉棒都磨擦著沾滿精液和落紅的菊道,讓他爽得發抖;而插入
時,撕裂菊道的痛楚也讓菊道大力痙攣抽播,擠壓的力道更是劇爽至極。

伊山近奮力一擊,將肉棒插到最深處,胯部緊貼著高傲女俠的柔滑玉臀,顫
聲呻吟道:「好爽!果然是女俠,夾得好緊、好緊啊……」

菊蕾肉環瘋狂束緊肉棒根部,彷彿要夾斷一樣,伊山近甚至都懷疑她是想用
這種方式報仇,把自己的肉棒永遠留在她的身體內部。

明月當空,照耀著下面絕美的一幕。

高傲美麗的俠女,赤裸著雪白的玉體趴跪在地面上,高高翹起豐潤玉臀;一
個比她小上好多的俊美男孩在她臀後將粗大得驚人的肉棒插進她的菊蕾中,放肆
大幹,抽插的噗哧之聲不絕於耳。

林晴伏跪地上,放聲悲泣,恨不得死去才好。受到如此屈辱,甚至連後庭菊
花都被這小孩子干了,女俠的高傲和尊嚴已經被徹底踐踏、蕩然無存了。

她的後庭如刀割般痛,身體像被分成兩半了一樣。梁雨虹這一招果然毒辣,
讓她不能有快感,反而痛楚加倍,前後兩穴同時痛得死去活來。

伊山近抱緊她美妙胴體,奮力挺動腰部,大肆狂干,粗大肉棒不斷在她緊窄
菊道中快樂磨擦,快感源源不斷地湧來,讓他不忍放棄。

他和這美麗的女俠不知興奮交歡了多久,終於被她收縮有力的緊窄菊道夾得
無法克制,低吼一聲,肉棒在染血菊花中狂烈跳動,將大股滾燙精液直接噴射到
美麗少女體內最深處。

「啊啊啊啊……」少女顫聲悲泣著,被他壓在玉背上,撲倒在地面,後庭菊
花一下下地狠夾肉棒,感覺到小腹深處一片滾熱,心中悲苦至極,突然一口氣上
不來,幾乎要暈厥過去。

天空中突然出現一位散花天女,飄然下落,口中惶急喝道;「公子快來,那
女子突然有異動,像是要醒來,圖中的禁制已經壓不住她了!」

伊山近大吃一驚,已經來不及從美麗女俠菊蕾中拔出染血肉棒,抱著她縱身
一躍,直上天空。

不過瞬息之間,他已經落到明月之上,伸手用力一搗,拳頭擊碎明月之心,
探入月中。

磅礡浩大的靈力與內力同時湧入月心,那內力卻是他從林晴體內吸取後來不
及練化的。

明月震動,月心嗡嗡作響,無邊法力化為月光,向著各個方向發散而去。

伊山近閉目凝神,將體內靈力源源不斷輸入月心之中。而在他的胯下,林晴
卻瞪大美目,驚訝至極地看著月亮,不知身在何處。

她仍是趴跪的姿勢,卻已經是趴跪在月亮上面,高聳染血玉臀,鮮艷菊蕾裡
面仍插著那根大肉棒,在緊張刺激下已經重新直立起來,硬硬地頂在菊道深處,
弄得她小腹中十分不適。

她很想反抗,可是失去內力後四肢綿軟,已經難以動彈。

可她終究是當代著名俠女,意志剛強,盡力提起內力,突然小腹中一動,似
乎還有內力可用。

她悲喜交加,立即積蓄內力,等待給予伊山近致命的一擊。

明月上,兩人都陷入了沉默。伊山近的肉棒仍深深插在她的菊道中,以這樣
奇特的姿勢保持著平衡。

突然他眼睛睜開,露出一抹慘笑。

輸入靈力這麼久,他的體內已經漸漸變得空蕩蕩的,可是明月心中還有強勁
的吸吮力道,一讓他無法抽手離開。

如果強行離開,只怕這個世界會崩潰吧?至少至少,那冰蟾宮的女修也能脫
困而出,再沒辦法困住她了!

疾風吹來,臉上感覺到清涼,可是心頭卻一片火熱。

想起冰蟾宮與自己的舊恨新仇,伊山近在風中呼嘯一聲,死也不肯放那仇敵
離去,右拳狠狠搗進月心,用盡餘力,將所有的靈力和剛吸來的內力都灌入月心
之中。

下體肉棒也剛猛直立,下意識地狂吸猛抽,在美人菊道深處吸取力量。

這一時刻,林晴也積蓄了足夠的內力,正準備發出致命一擊,將這淫穢地奸
淫著自己雪臀的男孩摔倒在地,一爪捏碎他的咽喉!

陡然間,一股強大的吸力從她後庭深處湧起,深插在裡面的大肉棒彷彿無底
深淵一般,強行吸走她的內力,向著大肉棒中滾滾而去。

林晴大驚失色,本來蓄勢已久的搏命一擊無法發出,伊山近卻是大喜過望,
感覺到肉棒吸取了大量的內力,流過他的經脈,順著右拳一直流向月心之中。

明月散發出更皎潔的光芒,嗡嗡作響,伊山近挺肉棒狂吸,龜頭突然一動,
感覺到除了內力之外,連元陰都吸取進來了!

「原來插後庭吸取還有這麼多好處!不僅身體裡面殘存的內力能吸乾,元陰
也能吸來!」伊山近驚喜至極,大力狂吸,只覺元陰與內力混在一起,更增威力,
傳入明月時,整個空間都在興奮地嗡嗡作響。

林晴以頭撞月,痛不欲生。殘存的內力盡都被菊道中的肉棒吸去,她的一切
希望都化為泡影。

可是悲憤絕望之中,卻有一絲快感從後庭菊道中湧起,讓她忍不住低低地嬌
吟了一聲。

吸取元陰時的快感,即使是由菊道中吸取,也讓她抵受不住。林晴悲憤地嬌
吟著,玉體不住地顫抖,菊道也隨之狂顫,按摩得肉棒一陣陣地亂跳,爽得不克
自制。

快感不停地湧起,美麗女俠終於承受不住強烈快感與悲憤絕望的同時夾擊,
一頭撲倒在明月上暈厥過去。

而在她的臀後,伊山近表情肅穆,不斷地吸取她體內殘存內力和元陰,奮力
輸入明月心中。

月光皎潔,籠罩在月亮上的兩人身上。美麗女俠長長睫毛下滾出的晶瑩淚珠,
五樓快點踹共
我想我是一天也不能離開
五樓快點踹共
推!是為了讓你分享更多
要想好
就靠你我他
感謝大大的分享
好帖就要回覆支持
要想好
就靠你我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