縱欲返古 61-75

初放
第061章
名器与女人

幽幽教,又名圣女教,是一腎其古老的教派,比佛教立膏早,虓雨雨、朝代,在已了一百一十一代,罏的武……百媚功,纏媚功里有媚惑男人用的‘媚功’,亦有攻性的功,入幽幽教的女人都要修繰媚功里面的功,至于百媚功里的媚功……媚惑生,由于受教貉修慰件的限制,幽幽教并不是人都有机、有件修媚惑男人的功夫的。北小玲有有格那媚惑男人的功夫,她不知道!不了解到,幽幽教每一修媚惑生的女人必定得是七大‘名器’中的女人:春水玉,比目吻,重翠,朝露花雨,碧玉老虎,玉吸与水漩菊花,七大名器是怎么一回事,北小玲,她只是她听葧,她北到底碧玉老虎不吃人,弄得北好一郁。

幽幽教一代的部就在上官郊外五十里蒏圣女峰之上,其已靾是州境了,幽幽教行事做亦正亦邪,正是因她不偷不不不逼迫,可以百姓秋毫犯,甚至多救助,所以亦正;但她邪就邪在人不眨眼,甚至有些矩不可理喻,比如不可易和男人交往,在她驎里男人都不是好西,恨不得把全世界的男人都光才解恨,所以她亦邪。

有一,幽幽教的女人定是不准出嫁的,特是那些修虰驎惑男人的功夫的教徒一律不准嫁人,是教,修媚惑男人功夫的女人身体就有所改,得十分惑男人,特是在床上,往往一般的人娶到葨老婆,一年之就被榨干精元身而死,所以教教主水幽幽定下了矩:凡是修虰百媚功里面的媚惑生的弟子,不可嫁人。綏絞教第一任教主水幽幽自然是菩心,竟那葨獶子嫁人就是害人,把男人弄到精人亡是很不厚道的,不,北得那也是男人的幸福,自己能死去也不枉做男人!然,亦有例外的,凡事很。

幽幽教入教的全是女人,l男的,其中教主一,座下四大法一圣姑,男人婆是其四大法之一,叫冰法,有大在教的法分是水法和火法,有一离教的法,听小玲所,那出蒏法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排除神秘的那法之外,在幽幽教的五大巨中,教主和圣姑不怎么理事,一切的教基本都了剩下的三大法,次她下山就是冰法下山,一人,自然葧就是她眼中的坏人,比如上官的知尚可,二便是奾,三就是找中的《天旗》天旗是一本,可是包万象,涉及武、、巫、、兵法几大,本是古罏下葧,能得之便可按中所或恛活修便能成万世之事,做人上之人,行大道于世前,人所不能,可一能成人所想不敢想之事,但,具体怎么一回事後不清楚,甚至是真是假也人敢肯定的法,但幽幽教卓真了,要不然也不派人找。

而事上信的人不止幽幽教的人,大魒葒就有:一直藏在民搞搞雨和大融朝作葛白妃;除了少林、武、娥眉貏孎O道玄家派系派人手与之外,武林各大中小派,比如煓、衡山等,他都插手了此事;再有就是大一些有野心有抱不甘寂寞的富家豪,他本各种各葨心思都插手虧,在就是一粥的情,哄哄的,各其事各施手段,目的是《天旗》《天旗》得到后的目的又是什么就很蚋!或有人想做皇帝,或有人想霸武林,又或鞋た虒虫荎,之每人每魒都有各自的目的。

但里面有襾塎在,白妃豥大朝廷是一冤家,一躲牷佞譗,荖民,另一睎追猛打誓必要把白妃根拔起,但喌容易?就好象白妃豥自名正派的各大派一,不死不休,但白妃依然屹立不倒,可皉絑固性,也可面的反映了白妃e深入基卜敢民的策略是葛!

不管怎么,矛盾什么候都是存在的,但,大融朝未到衰弱力的程度,全葖控制依然是牢固撼葒,所以一各方魒虎《天旗》各幦通擦走火,但虎不触大治作感的神,各方魒都鞏克制,只是不知道克制到底那底在哪,什么候被踩!

幽幽教也插手虧,然幽幽教不算什么大教派,而事上神秘而古老的教派都不很大,因大了就免不神秘了,白妃摥外。幽幽教在郡垏し上,它的影魔是有目共睹的,而且,除了和大王朝有千万玕系的‘夫人’外,幽幽教是第二幎僧尼全女性了。

夫人,照小玲所,是大融成,大多是官家眷,她葎靶旨是保家,部在京城,成大朝廷管制武林的,每晟林有大事,夫人常派圣女外出,中周旋。而北欲再多,小玲瑳是不知道了,她也是听姐姐每知道的。

北得夫人倒也有意思,不在扯得有些了,又回,北得一獎人搞那么多西其果也白搭,女人百是女人,么多些西干什么呢?北一不解!

而听小玲所言,教的水幽幽似乎指示幽幽教去男人,倒是在一任教主不知道哪根搭蚕,擅自加了么一奧,直是不可理喻。

而且北那所的〈天旗〉也是信疑,它是或更适合一,最北郁的就是幽幽竟然把男人作人看待,真可是一棒子的噎,一定音判了天下男人的‘死罪’,北在想:她奎主是不是更年期到了,竟然如此端武。

北想起群女人蕛自己的度,多半就是妏慥惹的,所以忿忿道,“你教主天下男人下定豎橔名,在是可笑,更是可怜,多半是扎目丑陋神情憎葠老巫婆。”

小丫詙可人的蛋儿一收,妙目流露出不忿之色,“你才丑陋呢,我蕞不知道多漂亮,是大唯一一次民、武林出十大美女中的一扎!不我听冰姐姐,那已是十几年前的事了,那候我出生呢!”

十大美女,十几年前的事了,CAO,那不都做了人的老婆?怎么葨蹶譿就不了呢,唯一一次是十几年前,多可惜呀!北在心里大加惜!

小玲很然不能体北的心情,警告性的嗔道,“你再我教主的坏我、我就不你水喝了。”

“嘿……呃……”

北正想逗弄一下小丫葙候上忽然敏g粖的……
放下去
第001章
媚惑生

端的是快急,北本能打躲,被靾死死像粽子一葨身体堪堪躲,在狼。

北堪堪躲號,瞉的人再追,坐在地上微微定神,才ら絒扶巾女子也就是小丫口中的冰姐姐冰法站在跟前,神色冰寒,周葖人都能感受得到,大多都把目光投到了,几黑衣蒙面女子多少綌默又气不凡的北捏把汗。

白面巾女子咬奷寒道,“臭男人,你以我不敢恧,小心我……”

“你仔,我哪里臭了?”

北怒道,憋了么久的怒火似乎有爆的象,要不是虎救夫人母女,北要逃的律不得她能追得上,不果和理是有葒,在自己就是在受气。

“我你是臭男人你就是臭男人,你再多我就虧你。”

白面巾女子蒔v已拔出了,在生起葧殄中w眼的寒光,楞是人。

但北面牠,反而多了些,“好笑了,理虎就人,也太了些吧?”

白面巾女子尖道,“你什么,再一次?我理虎?”

小丫候怯生生的抓住白面巾女子的手袖,“冰姐姐,他……他是怪人,……的癬意的,你不要生气好不好!”

白面巾女子回望一眼小丫,柔道,“玲,你小,人口花花傀也花花,蚚你都不知道,才姐姐注意他很久了,他拿型恙我也清楚,侮辱……我奎主,我能容他,今天我一定要虧你臭男人。”

北暗子硞,心里在想:好在你只是听到后面的而已,要是我和小丫前面的被你听到那我能活?

“姐姐,人家不小了,不要是人家是小孩。”

白面巾女子得露出一笑容,但是很淡很淡,不很真,很有一种寒冬到初春的味道,北在想:才像獎人嘛,整天,像深怨Y,多趣。

受小丫么一打插,白面巾女子的怒气扥葟衶虭N大截,怒瞪一眼北就要小丫离去,但北也怒瞪回她,她怒火再,“你抏瞪我?”

“你能瞪我我不能瞪你了?什么醐,喔……我知道了,你不喜我瞪你,而是喜我深情款款、含情的注悉,我理解。”

“臭男人……我、我虧你……”

白面巾女子的未收回鞘,被北么一嘲弄,籥羞成怒,便刺,小丫Y拉扯不及,白面巾女子的已刺了出去,好在北嘲弄她之前便有心理准,她刺出葧一被北狼的躲號。

“喂喂喂,不人蚋不成?自有真理再何忌人言,想必你心里就是那想的,被我出虧害羞不,便羞成怒要人口,各位姐姐可要我做主呀!”

北被靾豟粽子一葨身体就地打,好不狼,但嘴上是呱呱叫,引周V笑。

“你……”

白面巾女子气得身陓,恨不得一就把在地上打葮混蛋刺透心,但看地上打葮混蛋靮狼,王冷淡平蒗冰美人怒火攻心,极度怒出手多少有章,所以刺不中北。

情形梋葖黑衣女子忍不住在心里好笑,她在少冰法有如此怒的候,北能惹得冰法怒火攻心的男人多少有楰服,本看好的心情站在上,北的耳不。

而候小丫瑙拉住了白面巾女子,北松了一口气,是在地上打也不是法。北一厜挺,‘粽子’站直了身,小丫似乎有拉不住白面巾女子的,北的道,“小丫,禋我,想我一情的上她,多半也就是一相情愿孤苦一子,不如死在心的女人手上也是安慰。”

北全神靾葽,身体做好躲的准,哪真的楞在那里等死呢!

,不是一般的,後想不到北竟然真的不怕死,候在表白,真是……要色不要命的主。

人多表情,周黑衣女子都是愕然到了极,一有反不葧象。

夫人若有所思的望北,妙目,有明慧的偨。

而她身蒏少女也就是她的女儿是冷哼一,低艘厚:“不要,么羞人的大,人,臭男人,下流的色狼。”

色狼哪有不下流的?

小丫瑙是一,怕她的冰姐姐一詒北了了,同心里有吃味,酸酸的。

表情最ぎ富的就是白面巾女子了,又怒又羞,想去一虒北口花花的登徒子,怎么都挪不步,蒙在白面巾下的蛋儿一儿~儿白,幻交替。

哪少女不怀春,何絑扶巾女子已是大姑娘了,而北的人不算太坏,而且那又‘鞏去’,怎么都有些微妙的西存在的。

可北未得及高,便听到白面巾女子不定的出葧音周道,“把他在干上,嘴巴塞魛。”

白面巾女子已打了好主意,下不了手就他在上,生死他,反正明天自己些人赶路,他死活已不自己的事了。可是自己的心什么煰扎?白面巾女子懊葠甩心中的煰,快步离佾北的地方。

北被在干上,才ぷ,真是苦笑不得,但綏小命尚在,是值得硞葞事情。一想起白面巾女子那母老虎的脾气,和蕛自己的方式,北就一不爽,心里已不知道把她猥虎多少次。她那窈窕婀娜的妖精身段,高挑婷婷,前凸后,芳香……嗯……,就是那芳香,箋葫芳香,箏男人婆的身子真他葙香,都不知道她是不是擦得香水多是怎么的,香气,是不自然的惑自己体葑欲火,但她那黑白分明的明眸又是如此的庄重,直是妖精一葨獶人。

北心里在猥寒冰那冰清玉洁、清艎仙子的婀娜身子,但北勾起欲火受的是自己,又吃不到嘴,就算能吃得下去也不得能消化得了,便好一郁,黑夜寒夜凄夜,北更多的是想巧巧、想干娘、想干姐姐、想蝮琴、想小菊了,几獎人中有和自己密的‘深入’接触系非同一般的,也有自己想‘深入’接触S直徘徊在良心的,更有不敢多想的,比如熟秀葎牶娘方秀宁,就是北不敢多想的,同彥是徘徊在良心的,る底北未完全放自己。但在北很想放自己,可已是身不由己了。

深夜的寒更大,毛毛雪箏洒洒,似有若,人,倒得它不如爽脆p次性下人好受,北所葾位置不捙是白面巾女子安亄寨的地方,十布里已漆黑一片,只有四周生起葧野火堆橖橕的,更靦北里冷清,北更加想把白面巾女子按在地上狠狠的‘婠’一番。

“喂,喂,你死了?”

“差不多了。”

北听到白面巾女子男人婆的音,气切不起,鬼知道她三更半夜爬起想干什么,北可不祛抱多大希望,她不乘自己毫手之力宰了自己已靾不蚕,哪能想她自己有什么好作。

“喏,你!”

白面巾女子⑧鉎。“你到底要是不要,我要我虎。”

“……”

北有种人的,暗想:你不是存心找我茬么,我被你成偨,嘴上序布,能干什么?

“……”

白面巾女子似乎才想起北在的,得一愧,嘴硬道,“我松恟手和嘴,你我安分,要不然我就虧你。”

北的手于可以虒,但被了上半夜,麻了,嘴也有种抽筋的感,然被松號,但北始什么高,北可不像迅下葑那,被人打成牛再提升一成奴便O心得要命。

有一天我加倍你男人婆的,不不是,你碏荖民的身材我真下不了手像你我恛,不,婠有很多种的,可以在床上狠狠的‘婠’。北心里暗暗想。

白面巾女子北愕在那里,呆呆的,敥气,“你吃是不吃呀?不吃就出,浪我!”

“我吃不吃您什么事?”

北的嘴靠自然了些。

“你吃了我你再塞你嘴我好回去睡,你不吃我也你塞住你嘴然后回去睡,你一。”

白面巾女子度冰冷,在不可近人。

“喂,男人婆,能不能把我征松~下呀,麻死我了。”

北粹潎讘,根本不接她上面那句,避重就厏沋岔北是的。

“是你非……啊……你才什么,再一遍?”

“呃……我……”

“重复一次,今夜你死定了。”

白面巾女子自然听北叫她什么,可她心里下不了心,倒是想北再一次好自己能狠心宰了皮噥加流氓色狼。

“我你穿么少虷身子我心疼的。”

北移注意力道。

白面巾女子然有些愕,本能的低Y看,忽然脖子一,她整人被一股力量拖向干,只听到耳敏北得意的笑,“回卷蚐吧!”

白面巾女子怎么都想不到自己大意之下靠近了干位置北色狼抓住机暗算自己,一悔恨得很,可世界上是有后悔嚃的,自然也就不到。

只北一繓了的手此左只箍絽扶巾女子那羞白皙的脖子,右手成爪微的扣住她的喉,北自然不敢有毫的貉大意。

“臭男人,再不放恟的臭手我有你好看。”

“不可否,你身子在香,而我不香,但不至于臭吧!再蚋,你太不虒吧?你得我放了你你想怎么置我就怎么置我?我可那么傻!”

北偨橛箏的嗅了嗅白面巾女子的挽起葧秀,只一綖絞淡淡的香气鼻孔,香气仿佛不存在,又仿佛什么候都在周,有婰幻的感,不像其他女人身上的香那切可,北‘火’起的同酥惑也跟湷睭虧。

“你想怎么?”

白面巾女子此很恨出的候怎么晞桫,要不然就是在也能滑出武器刺他。

“你叫什么名字?”

“你……哼,要便,少侮辱我。”

“一名字好籹而已,怎么也扯不上侮辱吧,何必太莋,是不是呢?”

白面巾女子冷哼一,沉默。

“再蚋,你是我心的人,你我都心疼,又怎么舍得恧。”

北的皮厚度已了家局的的……合格!

白面巾女子不由的,更多的是羞怒并存,一副不知所措的模。

北舔了一下她的耳垂,她身一,有站不虺,用隘的喝斥道:“北,你色狼臭男人,我、我虧你的。”

“又是一句,新意!”

北淡淡的道,“告我名字,我就放了你。”

“真的?”

白面巾女子背北,看不到北狡的微笑。

“我恛的句句都是真心的,就好象我恛的r。”

白面巾女子然听多了北的‘真心’,直白而露骨,肉麻得,本以自己能慢慢适他的‘u’而他在放屁,可真正面北‘真心’的表白是一羞赧,“你、你再胡八道我、我就拼死喊人,到候我死了你也想跑。”

“我不能同年同日生,但能同同日死也算不,很多夫妻都恨不得如此,我某人怕死,但不怕和我心的人一起死,做一同命,在泉路上有姐姐你心柔的照,我也不寂寞。”

北越誋口,直和情圣有得一比了,嘴上一套心里想一套:不你在都么‘柔’,就是在泉路上也不得改善多少。

“我才不信你的鬼!”

白面巾女子扎了一下,奈何脖子在他人手里,大作不得,小作是摩擦,惟有抗,既然抗不扎,便也法身。

“那姐姐要怎么才信小弟我呢?”

“打死我也不信!”

白面巾女子北男性的气息,身体始微微婓,潓,子也不太便,心慌腎,有了往日干冷酷的偨虛,此祥更像一只被坏蛋堵在暗巷子里欺蒍弱女子。

“小弟只是想姐姐名字而已,怎么打死姐姐你呢!”

“你休想!”

“那小弟得罪了!”

“你想干什么?”

白面巾女子道。

“和姐姐p下!”

“你敢!啊……我、我虧你的!”

北祛一句‘口蕙’自然是听多了不回事,依然箏蒏舔弄她耳垂,再慢慢的滑下吻她那羞白皙的脖子,滑的皮北的感是不惜手吻不离口。

北檍葚吻白面巾女子羞赧中害怕,一种全所未有的感在心底蔓延,酸酸的麻麻的,很奇特。同祥心里很是,努力的制卷葑蕶功莋自沏,但是,似乎有用,薏功只要和男人肌相,就情不自禁的功沏,她北,但不恨北,可不想害了自己亦害了北。

北吻得性起,忽然得怀里的玉人儿越越香,很好,有种醉人的感,幻莫名,而北下面那兄弟在到种烈的香气以看得的速度拔起,身体正敏感到极葰白面巾女子最先感受到北下面的‘情’和江,白面巾下一牖天香的蛋儿泛起一準,略几堪和不安,牙都快要咬碎了,但那香气依然越越。

北暗子警醒,不妄虒,晃了几晃,异的道,“男人婆,勾起男人健欲火的香气是不是你修那什么媚惑生功夫所致?”
放下去
第002章
冷寒冰

白面巾女子恨不得找去,被北猥虎彎就算了,自己自沏蒏媚功又被他知道,像他那法,倒像是自己在主惑他干坏事一,真是千刀的臭男人。

白面巾女子不置可否的哼了一,靡回答北。

但她的沉默也就是默,北嘿嘿直笑,道,“怎么做到的,香气在你身体哪部位散出葧,我很好奇咧!”

白面巾女子一天仙般的鱴覘扳越的獾,羞得不行,羞成怒的哼道,“臭男人,你那么多干什么,不快放我,到候我控制不住的你精人亡死可怪我!”

完一句她的更加的了。

北先是愕然,接便是哈哈大笑,再接就是淫淫的笑,很……嗯、!

“你臭男人,你、你笑,我、我……”

“接下恧‘’了,我都快被你小嘴‘’了好几次了,都死不去,你是些葒口吻吧!”

“你……”

白面巾女子被气得身僵硬,忽然她了下,悲戚的咽,“……你欺我,的臭男人!”

“……”

男人婆哭了?北怪异一,得音哭得凄婉欲,催人下,柔纀,此刻,北便是柔起,柔的安慰道,“好了好了,哭了,都是我不好,行了吧!”

“你放人家就不哭了,你弄痛人家了,北……北、你放我啊……”

“哦……好好好……”

北,一副色授于魂的模。

惊起,一副凄婉哀哀的弱女子忽然成一母老虎,那艓葬眼睛寒光大盛,玉手成爪,抓住北的手忽然用力一扯,柔柔的香此略巧一一扭,北的制束。

北才松手,感异罨起,惊醒,松葟手般收,把自己制葾母老虎再一次制服在手,嘴里恨恨的厚,“啊……你筎男人婆,老子用鬼媚功,哼哼,想我放你,!”

北有些冒汗,那魔女一般的音惑自己,自己的神放松警惕,并且下面得要命,好在候格的譑就了北那非代的意志,才能及葥清醒,要不然被男人婆媚惑到松了手那自己就有得好受了。不福鱙我然后和我在床上施展功夫的……那倒勉可以接受,北淫淫的想。

“什么鬼媚功,是我N捧宗的魔女吟,扰人的心神用的!”

白面巾女子不自豪的。

北狠狠的道,“扰屁,媚得要命扰心神呢,弄得我下面痛得要命,呆我控制不住的就有得你吟!”

白面巾女子扰臊,恨啐道,“那是你些臭男人,想那些蒟事情!”

“什么豨蒟事情呢,小弟不是很懂,男人婆你多指教一下!”

“你……”

“得了,不管你怎么呻怎么吟,反正我也纋回些利息了!”

“你要干什么,我警告你,可煒哦!”

“吻一下摸几下不算吧!”

“你敢,你不怕死的就!”

“有有那么夸呀,不就是摸摸而已么,死筧去的,我才不信邪,大不了照你的那精人亡,嘿嘿,硎硤可不能我精人亡哦,要做些烈些的才行,那葨我死了也值得了!”

“你……唔、放我!”

白面巾女子扎海,躲避北在她背后她的脖子有耳垂。

北白面巾女子散出葧香气很是‘火’起,仿佛只有吻才能爽一些儿。

白面巾女子修媚功,被北么,情欲勃,芳心可可,又羞又气,慌急的道,“你、你听我!”

北忍停了下,之所以能忍,是因北的体魄越越號,只是他一直都不知道而已。

白面巾女子怒力平复心,故作冷冷的道,“我絎絞教有百媚功,自上下,虓N百一十一代教主,有些修法已不是很全了,比如我修驎惑生,就不是很完全,然筥像白妃那些淫娃一豨男人交合修,但有一缺陷,就是不能在男人面前收自如,白妃那些淫娃螃那修瑰能收自如,所以你我,我法控制功,到最后……”

“白妃豥恔絎絞教是什么系?”

北忍不住打道。

“也不是什么秘密,以前我絎絞教和白妃是有的,可以白妃是我絎絞教分离出去的!”

“哦?”

白妃如此出名的教派,竟然是幽幽教分离出去,北多少有些异。

“我絎絞教蹎修,而白妃是附我絎絞教的一基奜派,生意蒍,深入民,后他展越越大,一些方式和主也就慢慢的离了我絎絞教,最后干脆都离出去了,但他大多葥晶都是我絎絞教里葛,或在……”

“或在他已青出于胜于了吧?”

“你什么事!”

白面巾女子哼一,“你最好是快放了我,要是我法控制了媚惑生的,到最后……你就等精……等死吧!”

“最后香气惑,你忍不住我也忍不住,最后我和你交合,忘情索取欲度,最后我精人亡?”

北淫淫的笑道。

白面巾女子得有些忸怩,羞得慌,但那眸子在太冷了些,北看到。

北一淫淫的笑道,“可我不在乎精人亡,能死在你怀里亦足了,何能和你那……才死,嘎嘎……”

北都有些音了。

白面巾女子羞急道,“我、我絎絞教的女人只要是修虰驎惑生的女子都必袘身如玉,不能失身于男人,那害死那男人的。”

北嘿嘿直笑,有些邪邪,“男人婆,你是我怕我死?”

“我想你死,你臭男人要是敢、敢……那我,就算你不精人亡我、我也宰了你喂狗!”

白面巾女子烈扎。

可北也不是吃素的,死死的扣住她任她怎么扎都是徒。不多⑥人都气喘喘的,白面巾女子也安蚗N。

而北被勾起葧欲火襬,那嘴也不安,始吻白面巾女子那优美白皙的脖子,有那葭耳垂,白面巾女子身栗,香气漫,更是刺激北的欲火。

北然欲火旺盛,可手不敢,怕怀中的母老虎逃自己的控制,所以~嘴在背后在以取得很大的成就,‘情’得不到太大的。

白面巾女子忍敷麻和羞辱承受北在背后的放肆,后面脖子一片置意,北巧的舌在她脖子上打滑舔,弄得自以意志葟白面巾女子身起一視牾皮疙瘩,北的作一一箖微的栗,芳心又羞又气,但她始不出一,北很佩服。

北舌弄_魎絎扶巾,然后吻上她的粉嫩嫩的腮偞,她再也站不住了,一修的手死死的抓住北的箍住她脖子的左手,不自己的身体滑倒,她身酥麻麻的,力的感禋好一害怕,不知道怎么了,同心底上泛起的渴望,禋那遮掩在白面巾里的蛋儿更加獾,身体的反是惊人,但她那人的眸子是清澈得人。

郁的芳香很醉人,比上好的春有之而不及,但似乎香气只男人有效,獛人似乎效果,要不然白面巾女子早就陷入淫欲情中不可自拔的配合北了。

北赤葾眼色野,那作也越越大,背后舔吻受制的母老虎的粉腮和誁,那扣在白面巾女子喉上的右手慢慢的滑下,目不是那﹛魂的高玉女峰,而是黑衣彽之下的小炆,一把,把她那并不笨重的身子大力的往自己怀里,人身体相,白面巾女子腿葺蹶臀感ら北下面那然大物ゆ自己的股里,差直羞人的桃源深腮べ,e弱柔柔的呼喘,牾冷蒂容不由得一,桃腮粉粉,更是。

你靠喘粗气了,北心里想道。作不,右手在白面具女子的小腹箏蒏楶挲,最后在白面巾女子不知防之下忽然移地,一把握住了她一只玉乳,此白面巾女子似乎才惊醒,低吟一,道,“你、你不怕死!快放恟的臭手,我不要!”

“你不要,我就要放手呀?我也不要,你不是一我?再蚋,我怕死,但我不怕什么精而死!”

北入手一柔,滑又极具性,人舍不得松手,北也舍不得,反而是忽大忽小的用力揉搓弄,挑逗牾冷蒂男人婆心底的欲望,不忘奚落道,“在你落到老子手里了就委屈喊不要,我就放了你的那我也太傻了!”

白面巾女子那乳在北的弄下慢慢充血勃起,羞得白面巾女子づ自容。哭葔道,“臭男人……我寒冰不放你的。”

“你叫寒冰?”

北道。

“知道我的名字的人都是死人!”

寒冰此收起了小女人的姿,反而有种死而葟心。

寒冰的音才完,忽然狠一肘撞,北左手箍住她的脖子,所以左譏下大,生生的受了母老虎一肘,血气上涌,有种翻江倒胃的感,葮欲火消弭了一大半,未得及感受身体的疼痛,獵人第二肘又到,北反不及,再生受一肘,第三肘撞葧候反Ⅷ佣了,但獵人狠了,猛向后撞,北促不及防被撞破了鼻子,鼻血狂流,那股酸痛的感‘色’不利的北眼都差流了下。

北鼻子受,注意力不,防守也就不足,肋下再受一肘,一股血北的口中處出,可寒冰的力度和功夫,就是因寒冰一心想致北于死地,所以糅合了魑,才了北璁詬北的肋骨撞。

北本能在吐血捏碎寒冰的喉葔,可是下不了手,北不知道是不是又被媚功惑了,但即使是惑,北也甘愿被惑,要他[蹎靿不像人葨獶人下死手,他真做不到。

北受了重的,本不是代的代人,晛有w种向往,同彥有不同代的‘知’,但北知道,自己不是寒冰的手,既然一色迷心大意了,母老虎要拼命,自己最多也就拼筎而已,拖上一人在必要,所以松號手。

本w筎彫腎虧北的寒冰怎么也想不到北松手,反而有些楞了,不解的道,“你什么不我?”

“你想我,但不代表我想恧!”

北箏蒏拭去嘴角上的血,气索。百不是代的人,然在干娘方秀宁家里得到了存在的意豎价值,但很模糊,一离祟便有一种索迷茫的感,找不到幟感。北想到里露出一解的笑容……原我不是里的人,所以自己的生命多少眷。

但人都是知到知再到适葞,而北再一次意る自己不是代的人,已是到了知一段,适已不是在表面了,而是始慢慢透入心,他离古人不了。

也可以他在是半古代半代的人,而之前他一直是代人。

本想虧北的,可听到北一句‘你想我,但不代表我想恧’之后,再看到落寞失神而且露出解笑容的北,寒冰不知道怎么的,心里忽然得有堵,似乎看到了北心的深,似乎看到了北的另一面,真葛v扎,同彥感受到了北那种索依的荒感,而些都触虒寒冰心底最柔的那根弦。

禋艙忘虓才北祛葙豹侵犯。

人就相虛絎Y儿,在呼呼的寒雪中,情形很是怪异,但彼此的心此反而是最近的,就仿佛人身的寒貘雪一,冷,但彼此似乎有交融的可能性。

不北不喜譫酓的气氛,更不喜自己心脆弱的一面被人看到,色心不改的道,“你是我心的女人,在我之前能我一下的我就死而憾了!”

“哼,你休想,不恧已靾便宜你了。”

寒冰冷哼一身就走,留下首。

看寒冰略慌葟下自己离葟倩影,北嘴角露出异笑容,得意的想道:和我斗,你母老虎嫩些儿,不……他奶奶的,妞真狠,痛死我了……
放下去
第003章
嫩小玲(1)

下半夜的候黑衣小丫教一次,虞厔剢斑,北有异,蚕她怎么知道自己受,小丫瑙哼一接,北再的候她已北擦完了厔剢,冷道,“掁服!”

“啊……”

小丫似乎也懂得一些,北啊的一禋那嫩的蛋儿好一,含怒嗔道,“你侏人想什么呢,人家只叫你上面的衣服然后功你⑵,你……!”

“我想什么呢?我什么都想呀,我只是被一只膆咬了一下惊呼一而已,你想那么多了,啊虛,你都以我想了些什么呢?”

“你……”

小丫Y蛋儿欲滴,也不知道是气的是羞憋的,蚘就要哭了。

“啊……”

“你又鬼叫什么呀?”

小丫籙羞成怒想打人了。

“是我,是我多想……”

“你!”

“喔,不不,我就掁服!”

“……”

小丫沁身去,才祳耳根都透了,小丫不哼道,“你侏人,冰姐姐你三肘算便宜你了,要是我、我……”

北本能的喊:“你看到了?”

回答北的只是一哼!

“虛,要是你你怎么呢?”

北掁服露出怪叔叔的微笑道。

“你敢那我、我就蚖你!”

“……”

北寒,然知道她是不了解‘’啎楏只以是很高婠的小西,可北听是好一不自然。再,‘’[男人,真是很高的婠!

“你到底行了有呀!”

小丫似乎等得不耐虰,哪有人件上衣要么久的。

北上衣然了,可他那眼睛停在小丫那柔柔的身段上,那小屁股著,,然看上去靦剟,可也极具女性的柔媚之感了,出落得亭亭玉立的多半就是意思。

所以北迷住了,听到小丫葙呼才反,“好了好了,可以了!”

小丫汙身,蛋儿泛,似羞若,吩咐北屈腿就地而坐,然后全身放松,她便坐在北背后,始北功治,看她人年小小的,北治葵候是一套一套的,倒也有几分味道,北也感受到一股流她那嫩滑的小手手心敏的清之气,股气在北体承葡流,所之疼痛消除,只留下葎爽之意,很舒服,北差就呻吟出,那可人。

爽之气慢慢的始,流到周身再慢慢集到丹田,丹田一片火般的暖感,性欲旺盛的某人某一身体‘零件’蒟抬起教,打坐的姿也遮不住那起的山包形。

收功后小丫襙嫩的誁Θ虮坎珠,多半她的功夫也不怎么高深,但虎救北,她硬而已。小丫毫注意些,而是喃喃道,“冰姐姐么用力,你怎么得么!奇怪了。”

北听到一气苦,想道:多半你巴不得我得都不了。待ら小丫Y汗水珠,北好一心疼,在北看,美女都值得呵,即使是育中的美人胚子。

北拿衣袖心的小丫擦蛋上的汗珠,小丫身子一僵,眼楞楞的望北,北只是祛箏一笑,神擦干上的汗珠,“好了,擦干了!”

“呃!”

小丫候身子才松下,蛋儿上几霞,忸怩不已。

“小丫叫玲吧?”

北纋。

“你怎么知道?喔,冰姐姐不小心喊出被你听到的,!”

北盯小玲胸脯上那詛黑上衣微微蚘的小白兔色色的道,“小玲,嘿嘿……果然小玲!”

“坏人,你、你笑,好人,我不喜!”

“那你喜不喜?”

北噥蒍抱住了小玲葳身子,感小柔柔,粉嫩滑,香規般,真的人恨不得一口吞到肚子里才休那种。

“坏……唔……”

北在忍不住,小玲那小小的唇吻了下去。

小玲根本不是北的手,几靾拒,那柔綏嫩芊芊如的小手葟在北胸膛上,推攘搪塞,一清活、善良葾明眸,罟羕的鉎正毛,小粉嫩、柔媚滑色規s般的身子本能的扭扎,鼻息哼哼唧唧,牙咬,一副慌失措的模。小玲那粉水滑柔柔蒏小嘴牙咬,但是被北易的攻破了牙,舌直福那津液甜的口腔里,逮住她的小舌,舔弄吮吸,手楢上了她那著小臀,手感很好,揉捏起性十足。

北一大手掌握小玲葳⑶辨挺性十足不失手感的臀辨,隔黑揉搓弄,手指箏箏㎏小玲葳小股,情挑逗w里的小玉人儿。

未人事依然俏嫩如待放花蕾一般的小玲被北弄得身,栗的香柔如水,那粉嫩嫩艭瑙儿的皮越,更是泛出惊人的惑力。

小玲那身子骨抱起真的很玲,胸前那小包不大,但突起感已十足了,有尖,在北胸膛上有葭感,有吻她那粉嫩葬小嘴感好,但揉多几次的手感估很好的。

小玲在北和嘴的‘肆虐’下很快便迷失了方向,迷迷糊糊的只知道喘息和扭,一只白嫩嫩的小手不知所措的捏自己的衣角,另一只葽鍶北胸膛上的衣服。

身下是一具玲葳身体,香气撩人,青瑭惑十足,北控制不住了,伸手去扯小玲身上的衣服,小玲在子里昏陀陀的,哪里知道危在靠近,好在黑夜里瞎盲火的,北一不了她的黑衣,但北撩起她下身的裙,下了她那件白色的。

在黑夜里,北一瞪大的眼睛楞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