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販賣少婦全程記錄】

01.

  我坐在別克商務車內,雙手緊緊地握住方向盤。雖然4 月份的北方城市剛剛

經過寒流,還有些冷,可我卻不停地冒汗。

  太緊張了!

  我下意識地摸了摸耳朵上戴著的藍牙耳機,確保手機通話可以接通。這時耳

機里傳來了五哥的聲音:" 小七,準備,發動汽車!" " 是,汽車已經發動!"

汽車發動后,我立刻回話。

  我死死盯著右前方,距離我10米處,就是和我說話的五哥。五哥同樣戴著藍

牙耳機,穿得西裝筆挺,由于太正規,反倒是有點像是傳銷的。

  " 注意,注意,和尚通知,肉貨已經進入陷阱,準備好!" 五哥看了看手機,

說道。

  不到一分鍾的時間,我們所在的小路上,出現了一個美女。據我們估計,25-30

歲之間的樣子,時髦性感,留著燙成波浪的長發。她右手挽著黑色LV坤包,穿著

棕色牛皮短夾克上衣,里面是黑色高領打底衫,緊身的底衫可以看出兩顆高聳的

肉峰,腿上是緊身的鉛筆型黑色牛仔褲,勾勒出迷人的美腿線條,腳上穿著黑色

高跟鞋,露出的腳背可以看出穿著黑色的絲襪。

  她就是我們的目標!

  當美女走過五哥身邊時,五哥叫住了她。五哥拿著自己的手機,我知道,他

是故意在向美女問路。美女身后,一個帶著墨鏡的光頭男子悄悄走了過來,趁美

女伸手指路時,用白色毛巾捂住了美女的口鼻!

  他就是五哥說的和尚!

  當和尚一手捂住美女的口鼻時,另一只手摟住了美女的脖子。這是典型的擒

拿技巧,美女立刻感到呼吸困難,不得不雙手去用力掰和尚的手,同時被迫張嘴

用力呼吸。毛巾上是高濃度的乙醚,美女很快就昏昏沈沈了。

  五哥也沒有閑著,趕忙將美女的雙腿擡了起來,和和尚架著懸空的美女來到

我坐的商務車前。我回身打開了車門,五哥和和尚架著美女進了車,關緊車門。

我開車離開了街道。這是冷僻的小巷子,整個過程,沒有一個人。沒有人知道這

條路上,一個美女的遭遇。

  上車后,原本還掙扎幾下的美女,已經完全昏迷過去。在后排車座上,五哥

和和尚把昏迷的女人夾在中間。我按照計劃,將車速開得不快不慢,而且盡量走

人少僻靜的小路。這是我們幾天來計劃好的路線,確保安全第一。車速不快,路

上很安全,我通過后視鏡看著五哥對付這美女的全過程。

  和尚是五哥的副手,看著五哥拿出了注射器,知道這是要給女人打一針,防

止女人半路醒過來壞事。就自行打開了女人的手袋,里面有女人的錢包。和尚從

錢包里找到了身份證。

  " 原來叫蔣雪啊,不錯的女人!年齡也好,上個月的生日,剛滿28!" 和尚

看著身份證,笑著說道。

  " 蔣雪,不錯的名字……好了,這一針下去,沒有8 個小時醒不過來。現在

把她衣服脫了,先驗驗貨!" 五哥拔出了針頭,吩咐道。

  和尚和我一聽到驗貨,都不由得一陣沖動。可惜我手抓著方向盤,只能看不

能做!

  和尚負責脫蔣雪的上衣,五哥則是褪蔣雪的褲子。兩人熟練地脫下了蔣雪的

外套和緊身牛仔褲。

  " 呵呵,里面還穿著踩腳褲呢,爲了讓腿更美吧!" 脫下了蔣雪的牛仔褲,

五哥看到蔣雪的腿上還穿著萊卡材質的黑色緊身踩腳褲,露出腳上的黑絲襪,不

禁贊歎一句。

  " 這麽愛美,才是良家騷貨嘛?弄回去別浪費了,一周后才交貨,咱們得好

好玩玩。" 和尚也是很性奮,摸了摸蔣雪踩腳褲包裹的美腿。

  兩人說了幾句,沒有閑著,繼續動手脫女人的衣服。已經是春天了,女人穿

的衣服不多,脫下了打底衫和黑色踩腳褲,就是三點式的內衣了,肉色的胸罩和

肉色的三角褲,都是帶有蕾絲花邊的性感內衣,還有腳上的黑色短絲襪。這兩個

人已經迫不及待,三兩下把胸罩、內褲、絲襪脫了下來。

  蔣雪赤裸裸地躺在兩人之間,如同白嫩的玩具,任由兩人從上到下摸來摸去。

五哥和和尚,一左一右,一邊摸一邊聞,給昏迷的蔣雪做全身檢查。

  " 好,身上沒有太重的汗味,體香誘人。" " 好,沒有狐臭,腋毛也不旺。

" " 嗯,不錯,腳上也沒有重的味道,不是汗腳,小腳挺嫩。" " 很好,下面挺

干淨,沒有病,皮膚也好,聞著味也不算腥臊,倒是下面的毛可夠密的!" " 毛

多性欲強啊,到時候我幾刀下去,就讓她下面成白虎,一根毛不剩。" " 翻過來

看看,不錯……可以……后面這個洞也干淨,可能洗過澡了吧,沒有臭味,好,

沒有痔瘡。" " 全身上下干干淨淨,沒有病,絕對是好價錢。" " 那是,到時候

價格提兩成,不加錢,這個貨就不出手,絕對能買上好價錢的!" 聽到后面兩人

說話,看著他們把蔣雪抱過來翻過去,摸上摸下,陰戶和菊門都要撥開檢查,我

的小弟弟硬了半天根本軟不下來,難受急了。偏偏我還要開車,不敢分神,說不

出的痛苦。

  五哥看到我臉紅的樣子,開起了玩笑:" 小七,忍著點,小心開車呀。等到

了地方,這個女人先讓你好好玩一夜。不過你小子可要注意身體,射干了,虛了

不能怪我們啊!" 讓蔣雪就這麽裸體躺在車上也不安全,碰上檢查的就麻煩了。

五哥開過玩笑就把開始用白色的麻繩捆綁起蔣雪來。蔣雪的雙手被擰到身后,手

腕交叉緊緊捆綁后,成了一個倒拜觀音式,手腕捆得緊緊地,連緊貼的小臂部位

都被繩子纏繞捆綁過,休想分開。

  捆綁好雙手的蔣雪被五哥和和尚重新扶好坐在座位上。和尚把蔣雪的黑色內

褲團成一團,塞到原先的黑色短絲襪里,擰成一個球形,塞進了蔣雪的嘴里,然

后再用另一條黑絲襪勒住蔣雪的嘴,腦后打結,防止她把嘴里的絲襪內褲吐出來。

五哥拿出了事先準備好的黑色長筒絲襪。這是他綁肉貨必備的工具!

  一條黑色長筒襪攤開蒙住蔣雪的嘴,來回纏上幾圈后,腦后打結,這樣緊緊

封住蔣雪的小嘴,和勒嘴的黑絲襪形成雙保險。接著,五哥用黑色眼罩封住了蔣

雪的雙眼,這樣保證蔣雪醒來后看不到我們的臉。另一條黑色長筒襪被撐開,套

在蔣雪的頭上,黑絲襪抱住了昏迷少婦的臉,讓少婦有了一種朦胧的美。我很奇

怪五哥爲什麽要用絲襪蒙住女人的臉,五哥說這樣還是爲了保證女人掙脫堵嘴和

蒙眼的束縛。不過,我覺得,五哥還是對絲襪包裹女人有著極大的性趣,才會這

麽做。

  看到蔣雪頭部的束縛完成后,和尚拿起了女人先前穿著的黑色踩腳褲,對五

哥說:" 把這個給這娘們穿上吧,上面的奶子不怕凍,可是這天還是有點冷,把

這個給她穿上吧!" 五哥笑了笑,點點頭:" 你小子就好這口,給女人套上褲襪

再玩。也好,給她穿上在踩腳褲,也不浪費這褲襪了!" 蔣雪的黑色踩腳褲,屬

于厚萊卡褲襪材質,比絲襪要厚,不透肉,但也比緊身褲柔軟,更有質感。不但

和尚喜歡,我也喜歡女人穿著這種瘦腿的褲襪,讓腿看著更細更美。

  沒有給穿內褲,蔣雪的雙腿重新穿上了黑色踩腳褲,白皙的小腳從踩腳的褲

襪帶中露出來,一根根玲珑的腳趾,和尚不禁在腳背上親了一口。五哥笑罵道:

" 你個淫和尚,急個鳥,先把這娘們捆好,一會就要到城鄉結合部了,路口有查

車的,還得把這娘們裝袋子里呢!" 和尚沒有再摸蔣雪的美腿,而是雙手抓住蔣

雪的小腳,並攏了她的雙腿。五哥熟練地在蔣雪的腳踝處了捆綁結實,又在大腿

處捆綁好,捆綁住了雙腿后,將蔣雪的小腿向后折,將雙手的捆綁處和雙腳的捆

綁處用繩子連了起來,把昏迷的少婦捆成了驷馬倒躜蹄。

  現在的蔣雪如同看不出手腳的肉團,昏迷中被五哥和和尚裝入了彩條混紡布

行李袋中。蔣雪的衣服和高跟鞋則裝入了五哥帶來的行李包里。這時,我開著車

也已經到了市郊,沿著國道很快就會有一個檢查站。在路邊我停下了車,和尚下

車后打開了后車廂的車門。行李廂里有我們早就準備好的大紙箱,和尚力氣大,

把裝著蔣雪的編織袋扛了出來,裝進了紙箱。

  關閉車門,我們繼續前進,路過檢查站時,也只不過是普通地檢查了一下身

份證和駕照而已。五哥和和尚都是老手,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我可是第一次,

雖然這幾天天天經過這個檢查站,可是心髒還是噗噗直跳。萬幸檢查站的天天見

過,算是熟識,也沒有多問什麽就放行了。

  " 小七,你可真慫,怎麽過個檢查站臉都白了!" 和尚笑話我。

  五哥替我說話了:" 你的賊禿,別說我小七兄弟了。想當年,你小子跟我干

第一票時,連話都說不利索。還笑話別人,小七算是不錯了,夠冷靜,就是缺乏

鍛煉而已,以后肯定是好手!" 就這樣,我開車到了目的地……